恶犬 4


04

“阿拉屋里某得侬多被头……”

周泽楷站在驿站二楼客房的床边,听着底下草棚里给马匹喂草料的老妇人这样对自己的女儿说。

老妇人操着一口吴侬软语,望向孙女的眼神中是劝哄,亦是无奈。

离京已有半月余,路雨磅礴,使团队伍行进的也格外的慢。眼下困在这驿站已有两日,往前还有十里到武进县,往后到贾甯城也足有三十里。

雨天路险,随行的会同馆大夫出于安全考虑,建议使团队伍在驿站暂避风雨。

雨势凶猛,裹挟着浓重的寒气。入夜便需升火炉盖锦被,八九月的天竟如寒冬腊月般了。

那小女孩儿跟祖母一同睡在马厩旁的草棚子里,怪不得会冻得直哭了。

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敛下了自己眸子,叫人提来开水,在窗边的软塌泡...

恶犬 3

03


千机阁人才辈出。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坐在叶修的卧室里心想。

在新帝陶轩离开后,叶修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一个能人,趴在茶桌上边把弄着手头上的玲珑锁,边胡乱地“嗯嗯啊啊”地哼着。

着实辣眼睛。

尽管周泽楷知晓这时为了欺过那隔墙的耳目。

这般想着,周泽楷转头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躺在浴桶里用毛巾盖住脸貌似是睡着了的叶修。

对方这几日显然是被折腾得狠了,一身的伤不提,今夜似乎还被新帝设计下了猛药。此刻泡在特殊设计的浴桶里,浴桶底隔了一层厚厚的玉石板,再往下还有赤红的银丝炭在静静地燃烧着。

药温正适宜,男人靠着浴桶昏昏欲睡。

周泽楷抱着书卷坐得离茶桌远远的,但房间就这么大,离茶桌远...

哪个小机灵鬼建议我把恶犬改名为我的夫人掏出来比我还大????我叶不要面子啊???你敢匿名来有本事脱马啊,看我不替我老叶削死你!

恶犬 2

02

千机阁内部曲折如迷宫。

白日被叶修一路带进来尚不觉得,到了晚间夜幕降临后,周泽楷才发现,这府内的一草一木皆是玄机,一石一水都是窍门。

不难猜测贸然闯入千机阁的宵小之辈的下场。简而言之,外界要与周泽楷联络,难如上青天。更何谈暗害他这位西宁候府的遗孤,只除了这个人是,叶修。

周泽楷在叶修的院子住下了。

房间就在叶修那栋独门小竹楼的左侧,窗台前正好有一株高大的梨树,日头转动时,整个院子形似一个巨大的日晷,这梨树是晷针,以庭院为晷盘,如同经年的智者,踱量着这世间所发生的一切。

光影摆动,梨树的影子兢兢业业地指正着方向。子丑寅卯,少年垂下眼眸,不动声色地掐算着。他对五行盾术尚算不得精通...

恶犬 1


又是一片瞎瘠薄短篇,总字数6w左右(越修越长,自暴自弃)

全架空,莫考究,当我瞎扯,bug当我傻逼,谢谢(

完结短篇,安心跳坑,完结于17年9月,当时没放出来大抵是因为想要做点什么牛逼轰轰的小料什么的,然而流产了()

现在就修一修给大家看个乐子吧,吧唧嘴

01

“府尊,您请!”牢门被打开,大吏的腰几乎躬成了直角,他殷勤地为谁提着衣摆。“这地儿污秽,您派人来知会一声,小的让下头把这群小子洗刷洗刷再带到府衙给您挑拣多好,您何苦在寒冬腊月里跑这一趟呐?”

大吏谄媚的笑容像是一朵大波斯菊,让瑟缩在牢房内,扯着茅草避寒的瘦小孩子们愈发胆寒。不知道下一秒,对方又会使出什么样的手段,来找自己泄...

儿子 @花楚酒霖 元旦那天帮我从评论里抽俩小可爱送东西。

今年啥总结没有,人也心态崩了不码字处于放羊状态。

希望来年心态平和、万事顺遂、精气神充足一晚上能日八个叶修,有力气填完围困,实在不济开个七八个五六个新坑(???)

幻肢 6 (END)

06

叶修按时赴约。

他刚出地铁站,就看到了游乐园前,穿着长风衣的俊美青年。

周围路过的小姑娘都在有意无意地瞥着这位英俊不凡的Alpha,有些着实胆大的想要上前搭讪,也被Alpha身上全然排外的气息给阻挡回来了。她们不禁想去看,对方等待的,到底是怎样的Omega,值得这般皎皎如月的Alpha殷勤等待。

不多时,地铁站那头就走出了一个男人。

怎么不是Omega呢?不是娇柔的、或是温婉的Omega呢?

悄悄围观的小姑娘们都有些失望。

叶修自然不知何时聚集了这么多观众,他自然地迎着向了周泽楷,把手里那杯还剩下大半的热可可递给了对方:“等多久了?”他本意只是想让周泽楷暖暖手,但没想到青年...

幻肢 5

05


叶修从未想过自己会面对这样强势而直白的示爱。

他有些手足无措,明明理智告诉自己,这个时候离开会更为合适,可叶修就是鬼使神差的挪不开步伐:“你……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

周泽楷原本因得不到回应而低落的心情迅速地飞扬了起来,目光炯炯地望向叶修,先是摇了摇头,而后是僵硬的、几不可查地又点了点。

叶修被青年这明目张胆的改口逗笑了:“要不,我等你观察期过了之后再走?”

话音落,周泽楷脸上便露出了明媚的笑容,如同小孩子吃到了甜蜜的饴糖,就像期盼已久的宝物来到了身边。

叶修被周泽楷的情绪感染,总算是找回了平日里和对方相处的正常模式:“你冰箱里该有的都有吧?我去给你弄点反应抑制剂。”年...

幻肢 4

不是肉但被吞

附院说大不大,各个科室基本都有交流,但说小也不小,上下三千员工日流量两万病属,足够两个不愿见面的人日日擦肩而过。

七个日夜不算长,对他们这种忙起来就不知年月的职业来说,仿佛就是腰酸了仰头伸个懒腰的功夫。

叶修结束了又是一日腰酸背痛的忙碌后,突然想起来今日已经是隔离期的最后一日。

互相标记后的AO若想解除标记,在做剥离手术之前,双方需得在最后一次交合后避免过密接触七日,以解除对对方信息素的心瘾。不然剥离手术会对双方的身体都造成一定的影响。

掏出手机,再次确认了备忘录后,叶修给周泽楷拨出了电话,回答叶修的,是一阵忙音。

叶修心想,青年怕是还在手术室没得下台。于是便调转了脚...

幻肢 3


03

发情期的长短因人而异,长则七天,短则三天。

在缓解的第一波爆潮,恢复了自主行动能力之后,周泽楷就将叶修带回了自己的家。涉及到心爱的Omega,Alpha的专独性总能令所有生物学家赞叹。

叶修在这间中有过清醒,内里一丝不挂,只套了件白衬衣在在周泽楷的家里乱晃。信息素的完美交融,使得叶修对他的Alpha充满的好奇心与不设防。

又一次被压倒在书房,叶修坐在周泽楷的劲腰上,伸出舌尖去勾青年下颌上滑落的汗滴。

“我刚看到你的相册里有跟我的合照,”叶修说道,“什么时候拍的?我怎么没什么印象了?”

周泽楷看着对方探出又缩回的殷红舌尖,陡然间呼吸都粗重了几分,“好久之前的了。”

叶修还想...

幻肢 2

戳这里


叶修睡得酣甜。

他梦到了十六岁那年,性别分化时学校给做的体检。

当时还挺轰动的。

叶修记得。

因为叶家的双胞胎,一个分化成了Alpha,一个分化成了Omega,这个是概率非常低的。若不是叶家本身就有头有脸,没准还有基金会重金利诱叶家双子参与各种人体试验。

叶修对第二性别并不在意。Alpha不错,Omega还行,Beta就更好了。抱着这样的心态,再去看待体检说自己腺体发育不完全,信息素水平无限趋近于Beta,也就这么回事儿吧。

当时的体检报告被叶修团吧团吧地塞进了书柜里,这之后他自在逍遥了许多年,没被发情期困扰过,也没被本能支配过。

当时老妈还不放心,给自己请了大牌专...

幻肢 1

刚在整理硬盘,发现了好多黑历史_(:зゝ∠)_

ABO、鬼故事……什么瘠薄短篇我居然写了一堆( 还是没有公开过的(

现在想起来,当时真的是为爱发电啊,恨不得一天天跟打字机似的……

但是也太特么羞耻了,几年前我的写法居然是那样的吗???难为你们了(猛虎落地道歉

我打算挑几篇勉强能看的鬼东西出来修一修(

发给大家看

已完结,放心蹦进来,今晚只能修这么点了


1


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叶修被周泽楷压在玄关亲吻的时候想,以后可怎么办,大家都一个医院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过了今晚是不是俩人就得老死不相往来?

脑子是清醒的,可身体已经被迷惑了。

叶修顺从...

绝美爱情,在线结婚

[周叶]围困 34


   

   34


   一定是近来的日子太过惬意,周泽楷才会忘了,过去曾有多少冰冷的日夜。

   周奚鹏的忽然出现,像是戳破了周泽楷这段时日温暖又踏实的生活的表象,露出了恶化流脓的内里,伤口叫嚣着不甘和疼痛。让周泽楷无法避免地回想起了母亲,那个可怜又柔弱的女人。

   向澜真的很好看,是那种让人一见就倾心的样貌。

   她的身上糅合了少女的天真以及幼兽般的纯良。或许上天让她二十七岁前衣食无忧和天真烂漫,就是为了补偿她往后余生的无尽痛苦。她短暂的一生中,遭受过最大的挫折,都来源于周奚鹏。

   年少无知时...

[周叶]围困 33


   新书房码字真的爽(


   33.


   郭明宇其实还给周泽楷带了个见面礼。

   ——是一对精致的左轮手枪。

   这玩意儿在国内可难得,而且用来当小朋友的见面礼也刚好。

   只是郭明宇怎么也没想到,预想中的小表弟变成了“弟妹”,他心情有些复杂。叶修哪里知道郭明宇脑袋里的弯弯绕,临了要分别的时候,还大大咧咧地问郭明宇要周泽楷的见面礼。郭明宇这人排场没有,江湖匪气倒是一箩筐,不给第一次见面的小辈准备见面礼那是不可能的。

   叶修多了解啊。

   “喏!”郭明宇凶巴巴地提起了一早收在...

[周叶]围困 32


   搬新家了,享受我的新书桌,来一更嘿嘿嘿

   顺便大家的评论和私信我都看到了,那天发了lo就卸载了,今天用电脑上直接就卡死了,你们厉害,社会社会。

   围困我还是会更的,答应了一个很重要的人要尽力写完,不过可能有点慢(

   32.

   海瑟薇的车库里有无数名车,叶修选了一辆有上个世纪风格的老爷车,他从管家手里接过钥匙,冲周泽楷按了按喇叭。“上车。”叶修今日穿了一件衣领繁复的古典衬衣,再叼着庄园特供的雪茄,活脱脱就是精致又多情的英伦贵公子。

   大抵这世间所有的喜爱都是藏不住的。

   一向冷情的周...

尽管有些难受,我还是想要说出来。


我决定将同人写作放一放了,发完这篇通告我就会把lof客户端卸载。没填完的坑对不起了,除了围困,其他的都不可能填了,围困或许也填不完。我写一章发一章,不要期待。


我知道这样很不负责任,但我还是要说。这一年兼顾学习、工作还有爱好实在是有些辛苦。当然这也是我的借口,因为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同人有时候会让我觉得不痛快。


因为各人对角色的见解不同,而产生争论;因为笔下的角色不是我的,但又是我爱的,而不舍得亦或是不适合;


这几年我处理过许多争议,我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我始终介怀。抄袭我的没有道歉,随口质疑我模仿或者借梗的人,在我解释后没有答复,反而还觉得...

[周叶]围困 31

   我知道我好久没更了,骂就随便你们骂,但是评论还是要给我留的(

   我要看书看书考试嘛,现在明白没希望了不就跑来码字了吗(突然难过


   31.


   夜晚,这两个字组成太多暧昧。

   晚饭前男人骑了一小会儿马,此刻安逸地趴在床上,有些许酸疼的腰肢被骑在身上的青年握在手里,力道忽大忽小地按捏着。

   “还疼吗?”青年的声音像是被高浓度的朗姆酒浸泡过,又像是被用高目数的砂纸细细打磨过,现在听来竟然充满了令人心醉的沙哑。

   叶修的脸半埋在雪白柔软的天鹅绒枕头里,随着青年的动作发出让人浮想联翩...

[周叶]故纵-11(END)

周叶only


11

审讯室的门被拉上,隔绝了莫双彦近似癫狂的嚎叫。

叶修和周泽楷相视一笑,两人拿着手中的几张画了图案的白纸,匆匆地赶回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正在吃泡面的方明华见周叶二人去而复返,忙着三两口啃完手中的泡面拍档,囫囵地问:“队长、老叶,怎么样?有收获吗?”

叶修扬了扬手上的纸张:“大收获。老方你申请到搜查令了吗?”

方明华就着裤子抹了抹手上的油,伸手去接叶修拿着的纸张,不忘说到:“刚批了。叶神这什么来的?”

“刚对莫双彦做的一些心理测试。”叶修简单的一句带过,“现在我有八成的把握,她家里藏有东西。我们可以召集人手出发了。”

待众人接到传唤,齐聚在莫双彦家楼下的...

[周叶]故纵-10

周叶only


10


刘桥法官的案子一下子被莫双彦放到了台面上。技术科那边也从现场获取的牙齿中提取到了莫双彦本人的DNA,再根据刘桥法官的家人口供,刘法官失踪前曾提出自己是要去城南孤儿院,加之莫双彦本人的供认不讳,这便算坐实了莫双彦杀人犯罪的事实。

“可恶,她除了刘桥法官的案子之外,一个都不承认!”孙翔恨得直捶桌。

与法律打交道多年的他们都知道,莫双彦抢先获得了这个自首的身份,对于他们来说是多被动的事情。现在他们找不到更多的莫双彦犯罪的证据,单凭刘桥法官的案子,莫双彦十有八九会被从轻判处,要不了几年这个可怕的女人又会重见天日。

一想到这样的结果,谁都无法接受。

“我早该想...

© 一颗糯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