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几天陆续收到了各位收到头条本子的私信和评论。在此做出统一回复,没有海报的情况我会和代理沟通,目前什么情况我也不得而知。其次,对于本子撞角等质量问题,烦请去和客服先沟通。
我最近真的太忙了,有些消息看到的时候没来得及回复,我一会儿就想不起来了。所以统一回复一下。
以及,余本有没有不知道,我现在除了准备考试,啥也不知道(),我先去了解情况再来答复大家

[周叶]围困 27


   27.



   晚间镇上还有一场文艺汇演,倒也不是为了大院一行特地组织的,清河镇每逢年节都会弄这么一场,各个乡镇村落,除了那些实在偏远些的,都会出一两个节目,多是大爷大妈上场挑个扇子舞,最精彩的节目也不过舞狮子。

   旁人觉得不好看,但底下村落较劲儿比拼得挺带感的。加之在文艺汇演后还会放一整个小时的鞭炮烟花,在这个贫困的小镇,算是不得了的娱乐活动了。故而这些年来一直都蛮受欢迎的。

   大院一行人被安排在这靠前的位置,他们才刚坐下,一群眉心用口红点了红点子的小学生捧着花齐刷刷地扑了上来,这花束的质量参差不齐,搭配得跟恭贺店家开张似的。...

[周叶]围困 26


   26.


   夜里风雪大,木窗外寒风扫荡,穿过山谷时一声声如狼嚎。可被窝却是暖极了的,青年从背后揽住男人的腰身,温热的呼吸一下又一下的扫在颈间,痒到了心尖儿上。

   叶修不想让自己冲动,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触动,唯有背对着青年整理自己纷乱繁杂的思绪。

   怀里的棉被晒得蓬松,还裹挟着干净清爽的阳光气味,身后是青年炙热的胸膛,已然熟睡的他环抱着叶修的腰。或许是这样的环境太过诱人安心沉沦,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浅眠而去。

   叶修陷入了怪力的涡流中,他清楚自己是清醒的,亦清楚自己在做梦,却依旧醒不过来。

   梦到的...

[周叶]围困 25


   25.


   村里的人口不多,原本满打满算就二十几户人家,除却搬走的,只余十来户老幼,且大多是留守家庭,青壮一代皆在外打工养家,加之各家各户距离不算近,最后都还是叶修和周泽楷,帮老赖和七叔一起,赶着牛车把油米送到各户人家。

   “老板辛苦!辛苦老板了!”七叔今日心情很好,抓着自己那顶旧瓜皮帽,反反复复只会这句。

   老赖也是一副心事大了的模样,他叼着粗糙的手卷烟,摸着一旁围着的几个半大小子的头哈哈大笑道:“今晚都到我家来,我请你们吃好吃的!”几个小屁孩儿闻言就差没跳起来。

   “哇,这么强烈的市场反馈吗?”叶修笑了起来。...

[周叶]围困 24


   24.


   叶修好险脱口而出一句动心,他余光瞥了青年一眼,最后一言不发地靠在椅背上,闭眼装作熟睡了。

   裴女士曾说过,叶修看似洒脱不羁,实则心中极有计较。最像父亲的人,是叶修而不是叶秋。

   叶修在意的未必是旁人所陷的声名利禄,也未必是镜花水月的梦想追逐。他从小就很有主见,从不轻易开口要求什么,可但凡是开口了的,叶修就一定要得到,如他的性向,如他的职业,无一样不是遂了他的愿的。这样的性格放在别人身上或许会稍显强势,可在叶修身上体现的却是不争。叶修因这一份专注,让人看起来慵懒又随性。

   可这样的性格特质以及早年离...

[周叶]围困 23


   23.



   “你这一大早的来敲门,最好给我一个理由。”王杰希单手撑着门框,站在门后威胁扰人清梦的来人。

   叶修才不怵王杰希的黑脸,他扬了扬手里提着的袋子:“请你吃早餐。”说着就挤进了门,轻车熟路地往沙发上一窝,把刚打包的广式早茶摆了一桌。

   王杰希洗漱了一番,出来就看到叶修半死不活地倚在沙发上补觉。

   “你跟人酒后乱被找上门要求负责了?”王杰希见叶修这样,突然心情变好。他慢条斯理地拆开一盒虾饺,边嘲笑叶修道。

   叶修眼睛都懒得睁,抬手冲王杰希比了个中指。

   算叶修有心,买的是凤

[周叶]围困 22


   22.

   唐侗被叶修放狗咬了,他先是在大院里嚷嚷,还跟保安告了一状,但没落得半分好。众人都说,叶家大儿子没事刁难你干什么,人家是多有计较的好孩子,若真放狗咬你了,定是你惹人家了。至于军犬无故发疯,那更是无稽之谈了,真当部队训练不严格吗?

   这话把唐侗气得个仰倒,合着自己作为受害者完全不值得同情,还要受到谴责!

   “爽是挺爽的,但那之后,我可被喷惨了。”唐志捧着热咖啡,微眯着他那双过分狡诈的桃花眼,“那家伙,还当真把我当人肉跟班了。”

   话语中所指是谁,再明确不过。

   周泽楷神色冷清,显然是对唐家人没

[周叶]围困 21

   21.


   叶修食言了,第二日周泽楷出院的时候,只有姨妈和司机来接。

   青年拎着换洗衣服的小包钻进车里,张口就问叶修去哪儿了。裴女士拿着一束艾叶冲周泽楷一顿乱掸,顺口回答道:“去接咱家新成员去了。”

   周泽楷原想这个所谓的“新成员”会是叶秋的对象,再不济也得是个联络甚密的表亲,只是没想到的是,回到家迎接周泽楷的,却是一张凶巴巴的狗脸。裴女士原本跟在后头,见状急忙小跑上来,边跑边喊:“叶修你作死啊,不把小点看好!你小弟身上还有伤呢!”说着就要伸手去拉被小点撞坐在地上了的青年。

   叶修在厨房偷鸡腿吃呢,听到喊声急忙跑...

全职偶像大纲(不)

        不行大半夜憋死我了,我有一个脑洞,我必须现在说!

        这是一个可怕的原著向。

        就是,原著荣耀是越来越火的,但如果我们设定荣耀是flog的,那么这么一大群这么喜欢荣耀的少年人啊,会做出点什么事儿呢?

        比如——

    ...

[周叶]围困 20

   20.


   叶修遇袭这件事儿直接惹毛了叶家,气得叶秋公司都不管了,带人专门追查他哥这事儿。叶爸爸更是直接找到了韩家,抽调了一大批人手在年关的当口严厉打击暴力伤医。叶家的态度明摆着是要追究,各方神佛有交好的开个绿灯搭把手,没联络的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使绊子平白惹一身腥。

   林志远这一次的攻击看似是此前记恨在心的延续,但仔细思考又有许多疑点。

   比如林志远又怎知叶修会在那个时候取车,从而提前埋伏?要知道时间段不同,职工停车场的热闹程度有着天差地别,若是叶修按时上下班,那林志远绝对没可能得逞,不是被提前发现,就是被合力逮住。再比如...

[周叶]围困 19

   19.


   九点多的时候,周泽楷接到了姨妈的电话,电话那头姨妈的声音格外爽利。

   “今个儿是腊八了,你晚上下班的时候去医院找你哥,今晚一起回家吃饭啊。”姨妈那头嘱咐道,“吴姨今早就开始熬腊八粥,还放了少少桂花蕊,可香了。”

   挂了电话,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唐志。对方早早地就候在周泽楷家楼下,无利不起早,周泽楷接受对方的邀请,到咖啡厅小坐片刻。

   唐志意味不明的哼笑一声:“原来你跟叶家的关系真的这么好啊,早前我还以为不过是老头子们被吓破胆夸大了而已。”

   周泽楷闻言...

[周叶]围困 18

   18.


   “被愤怒和诱惑支配是一个人能犯下的最低级错误。”叶修丝毫没有自己身处劣势的自觉,他抬眸对上青年阴沉的视线,“我不会犯,我希望你也不会。”

   青年却是抿唇笑了,那笑意里仍有叶修熟悉的乖巧,只是手上的力道未卸半分,依旧牢牢桎梏着叶修。“我以为你会解释。”会告诉自己来者何人,与自身又是什么关系。

   可叶修的态度也这般鲜明,他对周泽楷无意,便觉得半句解释都是多的。

   “那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叶修今日一身黑色的长呢子大衣,内里是深灰色的羊绒衫,这让他看起来暖中又有些冷了,“今日解决了麻烦事一桩,...

♥♥♥所有文目录♥♥♥

♥♥非法成精余本♥♥

♥♥♥特//权立牌♥♥♥


最后,我就是这样一个小猫咪啦,就算不够可爱,你们也只能将就着喜欢了,不然还能跟我离婚咋滴(叉腰


PS:我微博小号忘记密码了(,大家可以不用关注了

[周叶]围困 17

   17.


   事情果然如张新杰所料,非法入侵并恶意损毁叶修家的歹人没那么简单就能被逮捕归案,哪怕警方和受害者都心知肚明,这歹人十有八九就是近期与叶修产生龃龉的病人家属,林志远,但也依旧奈何不了他。现场没有留下直接性指向证据是其一,顾及到叶修的名声则是其二了。

   现今自媒体力量强大,给了低层百姓伸张正义途径的同时,也有一定程度的弊端。许多爆料良莠不齐真假难辨,但公众难以分辨筛选。且世人大多同情弱者,又容易被纷纭的新信息扰乱视界。在这样一个造谣容易辟谣难的世道,林志远病人家属的身份就是天然的保护色。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类林志远这等加...

[周叶]围困 16

   16.

   “你明天就搬出去。”叶修开着车在午夜畅通的马路上疾驰,他将车窗摇了下来,抽空身上剩下的半包万宝路。说这话的时候,叶修吐出了一口烟雾,缭绕了他的面容,也遮掩了他眼神中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思虑。

   青年坐在副驾座上,在兄友弟恭的表皮被撕开后,他毫不掩饰自己炙热的眼神。可究底来算,这眼神又不能算淫邪。周泽楷对叶修的渴望无关于性,这也是叶修如此平静的原因。

   周泽楷的占有欲,更倾向于少年人对心头好的执念。

   ——这一切都全因那晚叶修的一念之差,是他先伸手拉了决意渐行渐远的青年一把。

   “搬出去多久?...

[周叶]围困 15

   15.


   气氛一度凝滞,叶修未想到如何回复青年,隔间的门就被喻文州推开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在喻文州看过来之前,叶修爆手速把面具给周泽楷重新按脸上了。

   “嚯!”推门的喻文州被小隔间里的情形唬了一跳。那头黄少天的抽奖开始了,今夜太忙,就连喻文州这个老板都不得不亲自过来拿店庆大奖——特地请人从法国代理来的护养精油。“打扰你们幽会了?”他笑着问问,实际以喻文州的眼色又怎么会看不出来眼前这俩人之间流动的怪异氛围。

   喻文州还是第一次见叶修绷不住那慵懒的神色。男人的眉眼间有不着痕迹的气急败坏,举止里也不缺简单粗暴...

[周叶]围困 14

   14.


   叶修一直都是夜色的红人。

   这并不是说叶修有多左右逢源,而是说,叶修十分契合这个圈子大部分人的择偶标准。因为不论是这个圈子,还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安全感都太低了。或许是因为外界对这个圈子的排斥,亦或许是因为,这圈子里的许多人都怀揣着游戏人间的态度在放浪形骸。

   “你就这样穿吧。”喻文州整理着自己额前的碎发,头也不回地冲正抱怨衣服太紧的叶修说道。

   叶修扯着领结,身上这套燕尾服太过修身了,那腰围简直让叶修怀疑这件衣服是不是女装。

   “别想了,女装的话你绝对扣不上扣子。”...

[All叶]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 番外卷 - 女儿债 [精怪paro]

  00


  绿色的出租车在大公馆面前停下,等候在酒店门外的门童立即上前,为车内的人拉开车门。

  今年的外科年会依旧是在山城的大公馆举办,从昨天下午开始,就陆续有专家从各地赶到这里,门童们接待得多了,也有了经验。面对这些国际上都颇有名气的学者,他们不需要多热忱,也不需要多卑微,只需要按最平常的做就可以了,倒省了他们许多表情。

  门童拉开车门,率先从绿色出租车上下来的人却让他愣了愣。作为大公馆的门童,也算是阅人无数了,却鲜少能见到来人这个类型的。只见那人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身量修长的,像是早春的柳条,眉是远山眉,眼如点漆般深邃,明明不算多出色的样貌,却在乍一看下就让人挪...

[周叶]围困 13

   13.


   满打满算也只有三天两夜的科室年度旅游结束,叶修立即恢复到了日常的忙碌状态,周泽楷本学期的学业也进入了复习备考阶段。

   对此周泽楷倒是没什么感觉,学习对他来说,向来不是压力的一部分;合作的公司也在方明华学长的打理下,稳健的发展着,甚至还接过了叶秋两次抛过来的橄榄枝,不论是规模还是知名度,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青年设想过没有了周家的纠缠之后,自己的日子会如何的安定和惬意,等到他真的过上了,又觉得有些空泛和不踏实了。

   或许是现在的生活和自己从前设想中的不一样,毕竟在曾经的想象中,母亲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周叶]围困 12

   12.


   白天是自由活动时间,男性大多选择了室内滑雪场,科室里的小姑娘沉迷泡汤和外出拍照,毕竟需求不同,强求的集体活动大家都不会得到放松。晚上则是集体活动,在山庄的烧烤场地自助BBQ。

   山庄名气在外,服务水平自然是不在话下的。山庄西侧一楼的临湖大堂被规划成了半开放式的烤吧,大厅中央的长桌自助式的整齐地摆放着各种生料、调味料和烧烤用具,只要跟接待负责人预报人数,按人头交钱便能入场。大厅前侧还有一个小小的舞台,总有好似从艺术学院请过来的还没毕业学生乐团,在唱着朝气活力的歌。

   消内向来是大科,这大抵与国情有关,国人好口腹之欲,且...

© 一颗糯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