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25


  星光下哨兵的誓言格外动人,那双熠熠比星河更灿烂的眸子分外勾人,叶修情难自禁地伸手,轻抚上周泽楷的眼角。哨兵亲昵地迎合着向导的指尖,神色间缱绻的爱意让向导一向优越的大脑停摆。

  星际网曾做过一个大范围的娱乐性调研,内容是讨论已配对的哨兵和向导,他们之间的从属关系。当时参与调研的人数达到了帝国人口的一半以上,除却对哨向关系理想当然的普通民众外,许多哨兵和向导也兴致勃勃地填了那个调查问卷。结果显示,在绝大部分已配对的哨兵和向导之间,都出现了一种可以用“夫纲不振”来形容的现象,即哨兵对向导毫无保留。全心全意爱着向导的哨兵不仅是将意识云托付给向导,他们交到向导手中的,是他们完整的精神世界。

  叶修当时对这项调研一笑而过,时值此刻,他才知晓,原来被哨兵全心全意的信任,是炙热的。向导能感受到自己的血液在沸腾,他甚至没有办法移开自己的视线,只能徒劳地迎着哨兵的视线,随着哨兵的宣誓而沸腾。

  周泽楷低头,他像是小孩儿发现了新奇的玩具,不知如何玩耍那般,试探着地吻上了叶修的唇。温软的唇片相触,内心的渴望就失去了刹车。周泽楷掌心按在叶修的腰后,细细地摩挲着。哨兵在对待自己的向导上尤为有耐心,他一下又一下的轻啄向导的唇,在向导主动迎合后,才低笑着叩开了向导的齿关。交缠的舌尖像是冬日里依偎着冬眠的蛇,周泽楷搔刮着叶修温软的口腔,牙床、上颚,他都一一抚慰过,最后贪心地嘬着柔软的舌尖咂弄,翻搅出细细的水声。

  “你发结合热了。”周泽楷翻了个身,单腿跪在叶修的双腿之间,居高临下地说道。

  叶修没发过结合热,但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他捂着颈后鼓胀刺痛的腺体,抬脚就要踹这个不帮忙还看热闹的哨兵。只是哨兵的反应有多快?能被叶修一脚踹翻,周泽楷就应该退休回家做家务了。

  向导踹过来的腿被哨兵抓过,周泽楷的手像是钳子,牢牢握住了叶修的脚踝。叶修偏爱穿宽松的衣物,周泽楷这猛地一抬,叶修矫健细白的小腿一下子就暴露在他面前,兴许是察觉到了危险,结合热中的叶修第一次有了想逃的念头,墙边就有紧急呼叫铃,这年头公共场合都会常备结合热抑制剂。

  周泽楷没理会叶修的挣扎,他偏头,直接在叶修那白皙的小腿肚子上咬了一口。

  “啊!”叶修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叫出了声。轻微的刺痛裹挟着酥麻顺着小腿窜上大脑皮层,叶修感觉自己身上原本还克制着的信息素一下就暴涨了。他瞪了一眼周泽楷,只是他看不到自己现在眼角坠泪脸颊酡红的样子,不知自己这幅模样没半点杀伤力。

  周泽楷舔了舔留在叶修小腿上殷红的牙痕,才餍足地松开握住叶修脚踝的手,他单手撑在叶修的耳侧,另一手绕到叶修的颈后,摩挲着那块正温度与其他地方不一样的皮肤,“叶修,你好香。”叶修这会儿难受得要命,身上分泌的信息素超出了正常的负荷,向导闻不到自己身上的信息素,他只感觉现在的自己,鼻尖裹了一层糖衣,被尾随呼吸潜入体内的哨兵的信息素甜到了心里。

  包厢里两人的信息素开始膨胀和相互冲击侵占,寸步不让地交锋着。周泽楷弯腰,舔舐对方颈后那寸正灼烧着的皮肤。“唔。”叶修哼了一声,这太危险了,向导内心只剩下这个念头。他忙撇过头,给哨兵逮了个正着,两人的唇舌相遇,不再是先前的浅尝辄止。周泽楷闯入了叶修高热的口腔,缠住叶修的舌,用百分之两百的热情激烈地亲吻着他心爱的向导。彼此合不拢的口边流下交融的津液,濡湿一片qing色与暧昧。周泽楷终于好心的放开喘气不止的向导,他的手在叶修的腰线摩挲,带着强烈的控制欲。

  “你想要吗?”哨兵从暴走的yu望边缘回头,艰难地发问。

  叶修的胸口剧烈起伏,他抓着哨兵的衣领,将人拉近自己,献上了今晚的第一次主动,“你方才怎么不先问再来。”别以为他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乖巧的哨兵有多狡猾。

  周泽楷闻言笑开,他圈住叶修的腰,唇齿来到向导颈后,那块皮肤正散发着诱人的味道,周泽楷在信息素成熟后,被贝纳夫人逼着看过结合热注意手册,他知道只要他咬破向导颈后的这块皮肤,再将含有自己信息素的唾液涂抹在伤口上,一切就没有叫停的余地了。qing热中的叶修眼神迷离,向导在面对自己钟意的哨兵时,会像渴望交颈的天鹅般,将自己渴望被舔吻的部位送到哨兵面前。周泽楷啃噬着叶修的脖颈,留下一个又一个鲜艳的wen痕,原本白皙泛红的皮肤绽开青紫的印记,这让哨兵十分满足。

  “别闹,”叶修抱紧周泽楷的腰,“快点。”他甚至主动催促了起来。

  叶修的话音才落,周泽楷变本加厉地啃咬了起来,坚硬的牙齿刺破皮肤,哨兵混合了信息素的唾液和腺体中自身的中和,给这场蓄势待发的交合添了一把柴。

  向导的信息素在那一刻暴涨,周泽楷几乎要被溺毙,他舔掉伤口的血珠,“调节呼吸。”

  哨兵好心地提醒向导,这有点像大灰狼进食前对小白兔充满诱哄的微笑。结合热被进一步诱发,周泽楷的眸子点燃了一簇火,他盯着叶修意乱情迷的脸,用手指玩弄着叶修那早就被吸允得红肿的唇片。

  “难受,”发结合热对向导来说是痛并快乐,一旦他们的腺体被哨兵的信息素入侵,却得不到这个哨兵信息素的充盈,向导会被结合热烧得失去神志,“我要。”

  周泽楷笑了笑,不再是叶修平日里看来的安静腼腆模样,他现在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膨胀的侵略气息,叶修火热的手被抓起,周泽楷将叶修的手指含入口中,用津液将叶修的双指包裹后递到叶修唇边,“要这个吗?”叶修无意识地吞吐着自己的手指,将哨兵给予的信息素舔舐干净,驯顺得让哨兵眸光暗沉。

  xing事中由向导占据主导地位并不少见,见周泽楷慢条斯理,叶修再也耐不住体内的灼热,他翻身将周泽楷压在身下,几下就将哨兵的衬衣扒开,让两人胸膛赤裸相对。他迫不及待地吻上周泽楷,湿热的吻雨点般落在周泽楷的眉心、眼睑、鼻尖和锁骨上。叶修艰难地呼吸着,体温的骤高让他思维有些混沌,他只能凭借本能地知道,他的哨兵现在十分不满,以至于吝啬给予他信息素。

  一吻间歇,叶修趴在周泽楷身上,身体轻微地抽搐着:“你混蛋。”

  周泽楷的手指流连在叶修的精神痕上,仿佛他比被灼烧的叶修更委屈:“你还没有对我宣誓。”

  叶修气得差点跳起来,但看到周泽楷那期待又渴望的目光,他又感觉自己被腹黑的哨兵吃得死死的。

  “我愿为光明,指引你穿过生命的浩海。”叶修磕磕巴巴地说着,在他很小的时候,温斯莱曾把他抱在怀里,一字一句地教他这句誓言,并告诉他这辈子只可以对自己认定的哨兵承诺。可时光跑得太快了,叶修都快忘了,这句誓言是怎样的了。

  哨兵的眼神明亮,他情不自禁地执起向导的手,像对待无双珍宝般,放在心口。他眼神中的期待和欢喜让叶修从无边的高热中找回了理智。叶修放慢语速,努力回想温斯莱当年的教导:“我会喜你所喜,抚慰你所悲。”

  “我将永远陪伴你,与你同在。”

  话音刚落,叶修就感觉视觉天翻地覆,他被哨兵压在了身下,哨兵背后是璀璨的塞纳留斯星河,美好得不可方物。

  周泽楷在叶修的唇上落下轻缓的一吻,“叶修,你跑不掉的。”


  


  TBC.

 

  我要请三天假(,不许说我卡肉人干事,不然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真的人干事(没有)

  

评论(35)
热度(651)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