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29



 

  小吉纳德口中提到的迪马让叶修和周泽楷心下生疑,尽管对被提及到的一号实验体一无所知,但不妨碍他们推测实验体被送往迪玛星系的目的。

  要知道,叶秋正带队在迪马练兵。

  这会儿心下都各自有了计较,周泽楷继续不动声色地与小吉纳德虚与委蛇。

  小吉纳德已经顾不上自己太过热忱会引得克莱德生疑,在他看来,他父亲的一切,将来都该是他的。尽管父亲现下选择扶持的对象是他不喜欢也看不上的威茨曼,但他相信,不论如何,父亲对他都是抱有期待的。或许是父亲在家言辞间不对自己做多回避,亦或许是一向冷酷到残忍的父亲一次次地为自己闯下的祸善后,而从未严厉地苛责过自己。让小吉纳德在这会儿,有着如海市蜃楼般的有恃无恐。

  想到父亲这次默许威茨曼将自己连夜送离费德勒,小吉纳德咬牙,被边缘化的危机感让他有些急躁,可他绝对不允许威茨曼替代自己在父亲身边的地位。小吉纳德想得很完美,他觉得取信了克莱德,接触到了父亲工作中的核心,那么依照父亲对自己的纵容,他就可以直接开口要求参与,未必就不能从威茨曼手中分走这部分权力。

  自以为想通所有关节的小吉纳德言语间有意无意地催促着克莱德。

  周泽楷见火候差不多了,对小吉纳德说了一声“稍等”后,便抱着叶修折身返回了休息室。

  事情出乎了叶修和周泽楷最初的意料,原本叶修的计划只是想从小吉纳德口中套出他被从维度监牢中救出来的内幕,却不曾想小吉纳德对他父亲现下所有的动作都不了解,甚至还误以为克莱德是他父亲的心腹手下,急于求成的小吉纳德抛出了让周泽楷和叶修都不得不警惕的消息,一下子就绊住了他们离开塞纳留斯的脚步。

  天知道克莱德虽然在唐·吉纳德的核心研究组中,但却始终无法接触唐·吉纳德那个老狐狸的真正机密。

  进入房间之后,叶修一个翻身从周泽楷的怀里跳了下来,两人对视一眼之后,纷纷打开了通讯器,布置下一步的行动。

  挂了和王杰希的通讯之后,叶修偏过头正好被周泽楷搂进怀里,“不要逞强。”这一趟突如其来之旅凶险未知,周泽楷满心里都是对自己向导的关心。

  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腰,很显然,叶修并未对自己现在的身份有很好的认识。毕竟叶修曾以为自己会孤独终老,从未想过一趟凶险的地球之行会让自己变成拖家带口,这跨度有点大。叶修向来不是活得精细的人,见周泽楷担心自己,一时半会儿还反应不过来是自己的哨兵在担心自己,反而还误认为是对方担心自己弱鸡,他挑眉道:“不逞强啊,我本来就很强啊。”

  周泽楷:……克莱德真幸福

  为了不让小吉纳德起疑,周泽楷没有在休息间中做多逗留,他戴上了口罩,走出房门又是冷峻寡言的来伊·克莱德少校。

  理·吉纳德在门外这段时间,联系了刚从威茨曼安排的保镖中逃脱时通知的亲信,他的母族欧文家族也是欧系上流的实权派,同样对他父亲太过看重威茨曼那个“外人”心怀不满。

  见克莱德从休息间出来,小吉纳德上前两步,假意询问:“少校大人不知您下一步行动如何?”

  周泽楷正不爽没有吻别,见小吉纳德如此问,心想这个草包,生怕自己不知道他是装腔作势般,不过也正好省了周泽楷引导他露出破绽。这样想着,周泽楷缓慢地回过头,眼神忽而凌厉起来,盯着小吉纳德不言语。他的眼神仿佛在质疑理·吉纳德,质疑这个向来风评劣质,也从不得老师重用的年轻哨兵。

  似乎是察觉到了克莱德的生疑,小吉纳德立即转移了话风:“如果少校大人没有异议,不如跟我一起?”

  克莱德怀疑的目光缓慢收敛,他点了点头。小吉纳德捏了一把汗,心想克莱德果然谨慎,恐怕是不好再继续套话了。其实小吉纳德对塞纳留斯星上的地下实验室也不过了解大体位置罢了,具体入口他并不知晓。小吉纳德跟在克莱德身后握紧了拳,一会儿到了地下实验室后,若再套不出更多的消息,就只好对克莱德动粗了,想来他父亲也不至于为了一个手下的科员,和自己大动干戈。

  此时微草的演出已经快要开始,大剧场中人声鼎沸,到处光线都缓慢地暗了下来。

  周泽楷朝外走,不一会儿就看到了前来接应理·吉纳德的飞行器。他看到飞行器里的那人,目光一顿。理·吉纳德不动声色地堵住了周泽楷后退的路,“请吧,少校大人。父亲大人的嘱咐耽误不得。”

  上了飞行器,见克莱德还是一言不发,小吉纳德只好按照既定计划,让飞行器朝塞纳留斯艺术学院的方向驶去。克莱德坐在沙发上,打开了通讯器认认真真地清理着积压的消息。小吉纳德却坐不住了,他冲飞行器上护卫队的“队长”使了个眼色,两人拐进了一旁的茶水间中。

  兴许是认为克莱德不过一个研究型的哨兵,他们甚至没有打开精神力隔绝域。

  小吉纳德冲对方说:“表哥你怎么亲自来了?”

  对方不是欧文家族的大少爷又是谁?凯里·欧文对小吉纳德解释着目前费德勒上的情况:“我不亲自带人来的话,你现在已经被你好姐夫的人抓住,扭送去另外一个星球了。”提到威茨曼,小吉纳德的呼吸骤变,他眼神陡然变得凶恶。凯里·欧文继续说道:“理,我不得不告诉你,姨夫现在十分生气,要知道姨夫可是用觉醒抑制剂才和冯宪君那个老狐狸把你从维度监牢中换出来。这可是极大的代价,我们巴不得亚裔的觉醒率持续走低。可姨夫为了你,连这样重要的东西都交给了冯宪君。”

  小吉纳德心头一震,或许是他惊讶的模样太可怜了,凯里·欧文忍不住安慰这个不成器的表弟:“姨夫还是很关心你的,在他的心中,你的地位绝对不是威茨曼和你姐能够巴望得上的。或许姨夫只是不希望你的手上沾染上不好的名声,你不如就遂了姨夫的期待,做一个政客吧。”

  闻言,小吉纳德原本动容的神色一下子就绷紧了,他腮帮绷紧,双眼涨得通红:“表哥,你不了解我的父亲。”

  理·吉纳德何尝不知道父亲对自己的纵容,他这些年一直在不间断的试探父亲容忍自己的底限,可每一次小吉纳德都会发现,父亲没有底线,无论自己闯下多大的祸,父亲总会不厌其烦地为自己善后。事后也不过不轻不重地说自己几句罢了,在他姐姐的眼中,父亲的心偏得都没边了。可只有小吉纳德知道,父亲的这种纵容没有爱。

       从他记事开始,他的姐姐就被父亲严厉地教导着,那时候小吉纳德还能安慰自己,是自己年纪太小,父亲才将重任押给了姐姐。可姐姐嫁人了之后,父亲却并不如自己期待的那般,将自己核心的工作移交给自己,而是将吉纳德家族昌盛延续的希望,押在了威茨曼的身上。对自己却是一如既往的毫无要求,若不是小吉纳德还有点心眼,他现在会是一个更彻底的废物!理·吉纳德隐约明白,他的父亲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他所有的热情都献给了基因改造工作中,其余的所有事物,在父亲的眼中都可以量化为值得与不值得。而父亲这般无条件的保住又无视自己,小吉纳德想不出自己有什么价值。他只能去抢,让父亲最终不能将自己当做弃子!

  凯里·欧文摇头叹气,他说道:“你想清楚了那我就不再说了,只是这次你有多大的把握,姨夫会将他核心的工作交给你?”

  小吉纳德脸上的肌肉轻微抽搐着,这让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扭曲:“一半。”父亲付出的大代价让小吉纳德察觉到难以言说的危险,他现在就是亡命徒,孤注一掷去争取那个无情的人或许不存在的怜悯。

  今日塞纳留斯上的话题全是微草表演团,一艘逆向而驰的飞行器在今日的塞纳留斯来说显得并不那么和谐。

  凯里·欧文见表弟拿准了主意,便吩咐手下,将飞行器绕到人流相对稀少些的学校后门。抵达艺术学院后门,由于飞行器一概不得进入校区,众人低调地准备换乘事先准备好的校园电瓶车时,骤变突生。

  刚下飞行器的一行人被不知从何而来的人流冲散,这个时候不应该出现在学校后门的大批学生接连不断地涌了出来。

       只见学校后的那一块喷水池空地上,有人搭起了一个临时舞台,竟然拉起了微草表演团的标志。人潮中那头舞台上有人用光子扬声器不断地重复着消息:“微草表演团今日特别设立外景表演舞台,不设坐席,位置先到先得。请艺术学院的同学们注意安全,秩序排队观看演出。谢谢配合。”

  学生们几分钟前才接到消息,这会儿正式拼命往外冲的时候。

  “妈的,大家别走散了!”凯里·欧文咒骂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他们意识到事态并没有这么简单。先是带来的护卫队被疯狂的学生们冲散,凯里·欧文身旁就剩下了小吉纳德,还未等小吉纳德抓住近在身侧的克莱德,竟然有人快速地撞散了他们,克莱德被打晕,被拥挤推搡着的人群迅速带离小吉纳德的身旁。

  “该死的!别挤!!!”小吉纳德简直要疯掉。他下意识地就要往克莱德消失的方向追。

  凯里·欧文这时冷静说道:“理!现在不是救人的时候,这些人恐怕是冲着姨夫的研究成果来的,地下实验室的入口在哪里!我们必须马上赶过去制止他们!”

  小吉纳德终于不得不承认:“我不知道入口在哪里!我只知道艺术学院里有一个地下实验室!”

  话音刚落,小吉纳德忽然感觉颈后一痛,随后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直觉。

  凯里·欧文单手夹住小吉纳德下落的身体,他往身后看,看到了来人帽檐下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欧文少爷,你可是想清楚了?”

  来人不是江波涛又是谁?

  凯里·欧文脸上露出苦笑:“并不是所有的欧系都是激进党的,少将大人。”

  江波涛看着一周前,用刻意做对的方式引起自己注意,其后私下谈判中,以自己精神系为抵押向江波涛投诚的欧文家族的少爷。此次若是没有欧文的通知,他绝对不会比偶遇了小吉纳德的周泽楷要早知道,小吉纳德竟然被遣送到了塞纳留斯星上。

  “那合作愉快,欧文少爷。”江波涛很快消失在了拥挤的人群里,“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

 

 


 

  TBC.

 

  十万字了,感觉自己要窒息(

  还是没赶上6月最后一更_(:зゝ∠)_唯一能给自己一点安慰的是,有信心20w完结了(哭成傻逼)

评论(12)
热度(504)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