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32


  在周泽楷的小别墅中商讨了将近两小时,众人才各自散去。

  哨兵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稳定,叶修看得出来。若不然按照哨兵的性格,断是不会在已确认被收买了收养家人面前这般沉不住气的。

  叶修伸展出思维触手,探进哨兵的意识云中。温和的精神力毫不吝啬地倾倒进周泽楷焦灼的意识云中,叶修一如既往地没有刻意去探寻哨兵脑内所有,只为哨兵抚平脑海里那被狂躁炙灼过的创痕。

  已完成最终标记的哨兵和向导是彼此灵魂的伴侣,但不代表所有的哨兵和向导,都对自己的另一半毫不保留。

  人类是目前已知的宇宙中诞生过的最高等的生物,他们不仅进化出了强健的体魄,还得到了问鼎食物链的高水平智商。或许是造物主的恶趣味,亦或许是站在食物链顶端需要付出的代价,人类这个物种的复杂,表现在他们的多样性,几乎要与生物界其他所有物种的要持平了。复杂性决定了人这个物种个体差异会比较大,而正是差异性,决定了每一个人都是排外的。

  在向导诞生最初的那段时间,已经结合了的哨兵向导几乎百分百会发生排异反应。经过长久的排查和监测之后,科学院才确定排异反应的症结——是排他性。已完成最终标记的哨兵,在向导眼中是完全裸奔的,所思所想,过去现在,只要向导的思维触手探进哨兵的意识云中,就能了解得一清二楚。可又有多少人是完全坦荡的?愿意将自己完全暴露在别人,哪怕是自己伴侣的眼皮底下。

  向导在安抚自己哨兵的过程中不小心翻阅了对方记忆中的秘密,于是遭到了哨兵的强烈排斥。这对双方都会造成创伤,尤其在哨兵比向导强悍太多的情况下,甚至会直接导致向导的精神力反震,给向导的意识云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叶修没有在霍姆斯顿接受过哪怕是一天的教育,他不懂如何规避哨兵脑海中那些不能触碰的角落,所以他看到了周泽楷记忆深处,对秦站长背叛的失望。可他又是那样的聪明,哪怕是在临时标记时为周泽楷疏导意识云,也从未产生过任何排斥反应。

  叶修从决定选择和周泽楷登上地球的那一刻起,他就把自己、对方,以及他们,看得很明白了。

  尽管短暂的地球之行过后他们之间迸发了灼热的爱意,但这不妨碍叶修心中明白,他和周泽楷都是怎么样的人。在没有遇见彼此之前,他们所有的精力没有投注在情爱上。以至于在拥有彼此之后,原本应是运筹帷幄的他们,充满了新手上路的磕碰。

  周泽楷的意识云很久没这样乱过了。

  这也是,在完成最终标记之后,叶修第一次为周泽楷疏导意识云。

  在思维触手探进哨兵意识云的那刻,叶修就被浩瀚如海的信息淹没了,原本模糊的记忆片段纷纷开始播放。向导只能将自己游离寻找病灶的思维触手聚拢些,他仍是如同临时标记时那般,习惯性的避开哨兵的过去。

  可这原本让哨兵十分欣赏的尊重,这一刻却成了哨兵不满的导火索。

  哨兵在下一刻就抓起向导死死箍在怀中,他动作粗鲁,加重的呼吸里有无法掩饰的暴虐气息。周泽楷掐起叶修的下颌,重重地吻了上去,他强迫向导去看自己的记忆,他将自己的惶恐、愤怒、不安,毫无保留地展示给向导看。

  自大的哨兵被无法掌控感创伤,他恨不得掐死在他面前扬言要切断他和叶修标记的老吉纳德。

  他绝对不允许向导离开自己,一想到或许有的可能性,周泽楷只觉得头疼不已,胸臆中似乎有猛兽要冲出,叫嚣着破坏。海东青从哨兵的意识云幻境中飞出,发出了暴躁的长嘶。

  叶修皱眉,周泽楷的意识云状态超出了他的想象,比他们刚建立精神标记时稳定,又比进入地下实验室前要狂躁许多。叶修没有选择用精神力镇压哨兵正亢奋的狂躁,而是将自己修长的脖颈完全暴露于猛兽的爪牙下,耐心细致地在哨兵的意识云中寻找了或许被他忽略了的创伤,被叶修放出来的小熊猫也十分好脾气地顺着海东青的翎毛。

  首席哨兵的意识云如深不见底的海,叶修不知不觉随着思维触手走得太深了,最后被恢复稳定了的周泽楷抱在怀里,强行切断了疏导。

  叶修汗涔涔的,他靠在周泽楷的胸膛前:“你这一天天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又不爱说话,想这么多小心憋死。”

  哨兵眼瞳中的疯狂已经褪去,神色依旧不太好,但此刻闻言也不由得微笑了起来,“憋不死,有你了。”他圈紧了叶修的腰,刚想继续说些什么,小别墅厨房的后门被来人“吱呀”一声推开了。

  叶修有些累,嘟囔问了一句“谁”。来人踏着轻快的步伐,跟翩翩起舞的小蝴蝶似的跑了进来。周泽楷还来不及阻止,少女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们二人面前。

  多玛刚跑出厨房门口,一眼就望到了客厅沙发上,紧紧拥着向导的周泽楷。少女眉眼含笑,见状直接吹了声轻佻的口哨,“哟~!”

  周泽楷一概方才在人前对小姑娘不满的模样,“倒杯牛奶过来。”他大大方方地指使道。

  多玛撇撇嘴,哒哒哒地跑回厨房,端了个小托盘出来。三个杯子、一大盒鲜牛奶、一盒白糖。

  “嫂子要加糖吗?”小姑娘笑弯了眼睛。

  周泽楷被多玛这声“嫂子”取悦,但看叶修瞥了一眼自己,哨兵立即端正了态度:“叫叶哥。”多玛脆生生地改口了,把牛奶倒满杯子,两个往周叶的方向一推,然后抓起白糖的罐子,往自己的牛奶杯里加了丧心病狂的量。

  叶修充满兴味地打量了一下多玛,向导的敏锐比常人和哨兵都要高,方才多玛随着一家人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察觉到这个小姑娘有更深一层的情绪。更何况叶修的身侧还站着与自己配对了的哨兵,周泽楷意识深处对多玛没有任何的恶意,甚至对这个小姑娘有着兄长的好感。

  多玛抱着牛奶,整个人窝在了沙发上,跟刚被挠完痒痒的猫儿一样。

  周泽楷在意识云中对叶修重新介绍了一下多玛,叶修这才明白为何周泽楷和多玛的奇怪之处,多玛算是联盟安插在秦站长身侧的眼线,这一点,在江波涛对叶修介绍多玛是救助基站最出色的向导之一的时候,叶修就已经料到了一些了,毕竟能让江波涛用出色来形容的姑娘,又怎么会是刁蛮平庸的?可叶修没想到的是,居然连秦站长与欧系有秘密联系,都是多玛通知张益玮的,甚至为了取信张益玮,当年才十六岁的多玛主动接受了精神共振。

  “那边这个月派了两拨人过来联络我爸,我觉得威茨曼是猜到你们不在费德勒了,这段时间的动作比较大。”多玛见周泽楷不耐烦自己这个灯泡了,忙不迭地开口说了,“哥你一定不敢信,上次来联系我爸的居然是露丝,威茨曼连自己的老婆都带过来了,啧啧啧。他们还忍不住对我们的向导宿舍出手了,被我和丁老师她们联手,狠狠地抽了回去。”

  不论是亚裔还是欧系,手中都掌控着一定数量的自由向导,这些向导没有在霍姆斯顿登记造册,但却是各方势力都心知肚明的事。欧系对自由向导出手,看来威茨曼是已经确定了联盟的亚裔高层不在费德勒了。可惜威茨曼太过自大了,以为有露丝·吉纳德这位曾经的首席向导在,就能轻而易举地摸清亚裔的自由向导底细。

  周泽楷太了解多玛的手段有多古怪和毒辣,有多玛和丁老师他们守着自由向导们,威茨曼和露丝·吉纳德绝对讨不到好处。多玛是一位强大的攻击型向导,她和霍姆斯顿养出来的娇娇女都不一样,她的精神系是速度极快的蜂鸟,能在哨兵防御力松懈的瞬间,直接摧毁哨兵的部分神经,使哨兵的机能出现不同程度的损毁。

  叶修抿着牛奶,见小姑娘眼里还闪着兴奋的光芒,于是笑着说道:“你应该还做了手脚,引诱威茨曼他们回头计划充分之后,再来一探底细吧,多玛。”

  多玛发出了清脆的笑声,“是啊,叶哥你太聪明了,居然一下子就猜出来了!如果我没猜错,威茨曼他们在今晚深夜会再次发动进攻!我刚特地在家里大闹了一通,我爸肯定没时间再通知威茨曼情况有变了!”

  说道这里,多玛的眼神危险了起来:“我们要把露丝抓起来,她怀孕了。我能感受到她身上存在着子精神力,但无论我怎么逼迫,哪怕是我们差点让她精神力崩溃,露丝的精神体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子精神体的波动。是不是很有趣?据说跟当年叶将军的温斯莱夫人,被注射了所谓的神经破坏素是一模一样的表现。”

  话音落,周泽楷的目光陡然冷了下来。

  良久,叶修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谢谢你,多玛。我很期待今晚。”


  

  TBC.

评论(11)
热度(436)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