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33



 

  夜半时分的救助基站十分静谧,除却偶有几声牧畜的叫声外,再无动静。

  威茨曼带人突到向导宿舍周围时,突如其来的危险意识让他压住了队伍的行进。

  露丝·吉纳德与丈夫心意相通,她错步上前,口中发出了几声古怪的鸣叫,接着一只通身白羽的孔雀就出现在了前方。雀羽在黑夜中振动,精神力如波浪般振开,朝面前的向导宿舍横扫而去。“没有埋伏。”半晌,露丝·吉纳德朝丈夫瞥去,她丝毫不怀疑自己丈夫的判断力,但对自己的能力也有着十足的信息。

  向导宿舍里回馈而来的精神力平和丰沛,随队而来的欧系哨兵们都有写按捺不住了,相比霍姆斯顿学院培养出来的向导,显然眼前这群亚裔的自由向导更“美味”,她们的精神力充满了张力,仿佛盛开在荆棘丛中的芬芳玫瑰,惹得他们垂涎三尺。

  威茨曼设想得很美,亚裔高层不在费德勒,基站防备难得空虚,他带手下趁势将亚裔的自由向导劫掠大半,亚裔也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更何况这些向导很有可能知晓基站的所有情况,被意识云强大于己身几倍的哨兵标记之后,就可利用向导对哨兵的臣服性,将整个基地的情况摸透。事实上,若基地真如他们想象中的那样毫无防备,此计倒也大可为之。

  叶修站在向导宿舍的顶楼,将下方的状况看得一清二楚。多玛在叶修的后方,见状暗自努了努嘴,无声地骂着“蠢货”。

  下方的偷袭者终于不再犹豫,飞快地掠到楼下,刚想踹开紧闭的大门,一股浩瀚如海的精神力波动就铺面迎来。在没有人能看见的地方,小熊猫趴在地上,精神力织成的网在它的四周蔓延开来。

  “该死的,有埋伏!”露丝·吉纳德面露狼狈,她的孔雀嘶鸣,将差点被密不透风的思维触手控制的哨兵们唤醒。

  威茨曼身为欧系哨兵首领,反应也奇疾,身为哨兵,他遵守了自己的天性,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身侧的妻子,后退数步跳出了思维触手包裹的范围。还未能判断清楚情况,上空忽然有凌厉的杀气袭来。威茨曼将妻子推离险地,精神系猛地从意识云中跃出,硬生生地承接下这当头攻击。

  来人速度极快,手中一柄战矛竟翻手以便,聚拢成风炮,一下子将他们一行人全部轰散。被随后从屋顶落下的多玛她们逐一分化。

  多玛挥舞着与她形象不符的重剑,当空一斩,精神力成墙,一下子将欧系的哨兵与露丝·吉纳德分隔开来。少女朗声大笑,“丁老师这些白皮猪就交给你们啦!”话音落,多玛转身,对上了还未能明白情况的露丝·吉纳德。

  威茨曼心忧妻子,绕过面前的向导,就想朝露丝·吉纳德的方向奔去。他显然低估了面前这位向导的战斗力,或者身为S级哨兵的他,从来就没有将任何向导的近身作战能力看在眼里。他刚退后一步,叶修的战矛就压了上来,被精神力盈灌的战矛立即在哨兵的身前开了道口子。

  “中将大人,”叶修笑容里带着冷意,“您最好认真些。”

  威茨曼怒目瞪,方才情急之中他没有看清对方的面容,现下只是匆匆一瞥,便足够这位欧系的S级哨兵愣在原地。

  “叶秋?!你是向导?”威茨曼失声吼道,“该死的,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迪马封闭训练吗?”

  叶修嗤笑了一声,不再接话,而是招招将威茨曼逼至死角。

  与此同时,周泽楷同方明华一行人,早已坐上前往费德勒腹地的飞行器。不过几个小时功夫,飞行器便已经落地联盟总部。月余未曾露面的首席哨兵出现,立即在总部引起了不小的骚动。首席哨兵身着中将制服,披着的铁灰色披风让人心头发冷。

  他直接来到了冯主席的办公室。

  推开门,一眼便能看到已过了巅峰期的哨兵坐在办公桌前饮着茶。冯主席正慢条斯理地翻阅着文件,见周泽楷推开门,顺势笑呵呵地让周泽楷坐下。

  首席哨兵寡言,待冯主席看完手中的文件之后,他才抬起了锋芒暗显的眸子。

  中年哨兵笑得和蔼,温声问道:“找到了吗?”

  等周泽楷点头,冯宪君又继续笑道:“我听小江说,你还找到伴侣了?”提及叶修,周泽楷原本冷意十足的表情缓和了些,他“恩”了一声回答。

  冯宪君像是想起了些什么,他恍然间记起十多年前,那个同样寡言强大的亚裔领袖,也在他面前,表露出了这样含蓄又热烈的爱意。

  巅峰期过了,哨兵的记忆能力就总是不太好。或许是周泽楷给的一个契机,冯宪君突然就清楚的想起来了,是了,那一日是霍姆斯顿学院的毕业典礼。那一年还年轻的冯宪君是那样仰慕着霍姆斯顿的贝纳,作为S级非战斗类型的哨兵,冯宪君自认配不上优秀的贝纳,想到毕业之后,贝纳就将被其他哨兵拥有,冯宪君极其低落。这事被当时还毛毛躁躁的张益玮捅了出来,叶将军知晓了,二话不说,答应了霍姆斯顿院方出席毕业典礼的要求。

  典礼上,冯宪君被叶将军踢去邀请贝纳跳第一支舞,贝纳欣然接受。那一年的贝纳远没有现在严肃,她好暇以整地欣赏着冯宪君的脸红,笑得如同天际最绚烂的晚霞。当冯宪君飘飘然地回到队友身边时,却发现他们那一向对向导不感兴趣的领袖对那一年霍姆斯顿的首席一见钟情。

  那一年的温斯莱提着裙摆,主动走向了盯着她目不转睛的哨兵。美丽的向导笑着问道:将军可否邀你跳今晚的第一支舞。年轻的叶将军呆愣半晌,握住了面前茭白纤细的手,如同骑士般虔诚地对自己的女王单膝跪地,亲吻温斯莱的指尖:我的荣幸。

  年少之事不可追。

  冯宪君叹了口气,温斯莱和叶将军的悲剧是他们爱情的延长线,身为欧系豪富之女的温斯莱与亚裔势力叶将军结合,势必会打破某些人眼中的安全底线。他们仍是肆无忌惮的相爱了,他们最终却是为所谓的平衡死去了。

  “小周啊,”冯宪君看着周泽楷长大,有些话他曾对少时的周泽楷说了无数遍,如今却有些说不出口了,“打破平衡,总是伴随着牺牲的。”吞吞吐吐,最后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说再多没必要,依照冯宪君对爱徒的了解,想必在决定爱上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想的明白了。

  若不能摧毁欧系地下盘根错节的势力,周泽楷还能端坐首席哨兵的位置。若是真的实现了他们追求多年的平等,周泽楷势必要将首席哨兵的“拱手相让”。

  正因为平等,所以会有牺牲。

  闻言,周泽楷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他缓慢地伸出了手,按在了自己的心口处:“值得。”


  

  TBC.

  没看懂的小可爱不要急,我都会一一解释的。争取八月完结(握拳

评论(9)
热度(465)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