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34

  这注定是在帝国历史上留下浓重痕迹的一天。

  周一早晨的七点,在所有上班族还坐在家中享用早餐的时候,亚裔的官方星际网账号与居民卫星通讯器忽然同步了一个直播,画面里现任亚裔领袖一身铁灰色中将制服,他坐在宽大的办公椅上,长至脚踝的深色披风像是猛兽咆哮时张开的血色大口。这位亚裔首领十分低调,非必要场合从不在公众露面,但他的事迹一直都被公众津津乐道。原因无他,实在是长相太出众耳。

  首席哨兵的露面,立即就吸引了绝大部分的视线。一时间亚裔官方账号的访问量达到了有史以来的巅峰。

  “全体帝国公民们,我将占用你们晨间一分钟的时间完成今天的发言。“

  “众所周知,人类在联邦统治时期,就通过了种族平等法案。事实上在更早人类就已经达成了种族平等的共识。”视频中哨兵的神色肃冷,“自第二次帝国法案修改后,和平公约被正式收录进帝国法案中。公约明文指出,亚裔与欧系互不干涉,关系应是独立、统一的。”

  “法案推行已有三百年,帝国步入良性发展的循环中。”哨兵的眼神泛着十足的冷意,“在格拉斯加战役结束之前,亚裔派系都不曾对同伴如此失望。月前我曾制定秘密登录地球计划,在找到科考队遗骸的同时,找到了当年科考队全军覆没的真相。地球上残存着大量遗骸,证明当年的科考队是覆灭于阴谋而非灾难。”

  “今晨,亚裔已将所得全部证据提交到最高执行中心。在此,我宣布,在最高执行中心判决下发之前,亚裔将武力接管科学院。”话及此,哨兵微微抬起了头。他似乎不觉得自己方才说的话会在帝国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此刻无数人隔着全息投影,仿佛与这位拥有最高特权的首席哨兵面对面交谈,他对所有人的震惊回应道:“身为亚裔首领,我有权利和义务,保护从属亚裔的公民。”

  话音落,全息投像消失,举国哗然。

  掀起惊涛骇浪的首席哨兵在结束了直播之后,朝站在一旁的江波涛瞥了一眼,“太长了。”提供讲稿的江波涛笑眯眯的,年轻的少将答应得有些毫无诚意:“下次我尽量精简。”

  说话间,他们所在的飞行器就降落在了科学院前的地面上,守卫认得那是亚裔首领的飞行器,自然地联想到一分钟前,那震撼了帝国的发言,大惊之余刚想通报,被尾随在之后的孙翔瞪了一眼,立即浑身僵硬,不敢动弹。高等级哨兵释放的威压对低等级哨兵来说,恍如死亡教堂敲响的钟声。哨兵天性中的兽性让他们臣服于强者,在等级专制的哨兵联盟,SS级别的哨兵就是最大的特权者。

  周泽楷带着联盟亚裔的高等级哨兵,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到了中心实验室区域。除了江波涛和周泽楷外,其他人各自分散,前往其他实验室控制起来。

  中心实验室的门被打开,离门较近的两个助手立即想斥责来人,被江波涛幽蓝色的瞳孔一瞥,立即僵在了原地。周泽楷迈开步伐,直接走进实验室。唐·吉纳德帝国公民中的声望颇高,尽管他在大多数时候情绪冰冷得完全像是一个机器,可他执掌科学院来,不断地研发,更新了原本已经耐受了的抑制剂和平衡剂,并且在十年前全权接手帝国的基因研究计划后,十分有效地提高了帝国哨兵和向导的诞生率。

  唐·吉纳德穿着白大褂的身影出现在周泽楷的视野中。他完全没有受到打扰, 而是专注于手上的试管,在高频的光线照射下,试管中原本透明无色的液体在多个角度呈现出了七彩的流光。

  哨兵向导的生命较普通人延长了一倍有余,意识云等级越高,与普通人的差异就越大,并且年龄在他们的身上表现得就越仁慈。饶是明知如此,大多数人在面对唐·吉纳德时,都不免生出岁月不公的感叹。时间仿佛在这位冷冰冰的科学家身上停滞了,更多的人会私下猜测,这位天才科学家是不是在自己的身上使用了什么特殊的制剂,才让他看起来如此年轻。

  唐·吉纳德没有停下手上动作的意思,江波涛率先上前一步,温和而礼貌地对他说道:“大校早上好。”见他终于不耐地转过头来,江波涛脸上的笑意更甚,只是笑容里多少有些意味深长,“大校不妨暂时先放下宝贵的试验品, 免得一会儿被粗手笨脚的我们毁坏了。”

  被如此“提醒”的唐·吉纳德稍稍皱了皱眉,但他皱眉的对象却是实验室中另外两个,慑于哨兵威压完全呆掉了的助手。他放下了手上的试验品,神情淡漠,半点没有询问对方为何要来打搅自己的原因。

  只是他的通讯仪响了。

  江波涛无害地笑着:“大校不妨先接。”

  唐·吉纳德面无表情地按下,对方焦急的面孔就出现在了全息投影中。

  “老师,”费尔急得有些忘了他老师的脾气,“我相信您一定不会将宝贵的时间放在浏览咨询上,但我不得不十万火急地来告诉您,就在三分钟前,亚裔的首领发表了讲话,该死的,他当着全帝国公民的面,说要暂时接管科学院!我们该怎么办?!这些该死的亚裔猪猡们,居然单凭怀疑科学院与十年前科考队覆灭有关,就敢放言……”

  费尔的话还没说完,唐·吉纳德就不耐烦地挂了通讯。

  江波涛挑眉:“不知大校有何话说?”

  唐·吉纳德歪了歪头,他视线不含任何感情:“我为什么要和你说?”

  江波涛唇角的弧度有些冷,“或许大校是想在最高执行中心的裁决庭上发言。”

  唐·吉纳德兴致缺缺,视线不再集中到江波涛身上,反倒是在看到江波涛身后的周泽楷时,表情有了些改变,他用手摩挲着带着些许胡茬的下巴:“你把叶修带来交给我,你想知道的一切,我都可以告诉你。”

  周泽楷的眼神陡然危险了起来,而唐·吉纳德却好像一点儿都没察觉到,他一改之前冷漠的态度,不得章法的引诱道:“或许我可以先给你点甜头。”

  “是的,科考队登录地球时,我曾往地球派过私军。”他大方地承认了,“但并不是我下令全歼科考队,虽然我十分讨厌伦纳那个老东西。我只不过把我研究出来的小玩意儿,唔,是一群糅合了多重基因的雪狼,送了上去,我给它们下达的任务只是把温斯莱夫妇给带回来,他们可是我的初代试验品母样,我可舍不得毁掉。只是他们站得太高了,我没有办法再继续我的研究。我不得不以另一种方式,除掉他们活在世界上的其他意义,只能做我的样品。毕竟能孕育双胎,并且双胎分别为哨兵向导的例子太少了,我至今只发现了这一例。他们又不肯再繁衍,这让我十分苦恼。”

  这番言论太过震撼,就连江波涛也难以维系脸上的笑容。

  周泽楷难以克制自己的怒气,他直接将海东青从意识云中释放了出来,暴躁的精神系立即将实验室毁了大半。

  “哦,是一个漂亮的小家伙。”唐·吉纳德脸上竟然露出了寡淡的笑容,“看在它的份上,我可以多告诉你一些。下达诛杀命令的是威茨曼那个老家伙,他竟然敢毁坏了我宝贵的母样,可惜我还没来得动手,他就已经死了。”说到这里,唐·吉纳德顿了顿,他的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对于你擅自标记叶修,我很不高兴。他是我最完美的实验成果,等他回来,我会亲手为你们做切断手术。”

  话及此,周泽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暴虐的情绪,海东青长嘶一声,朝唐·吉纳德的身影冲去。唐·吉纳德挑了挑眉,他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周泽楷浑身的血液都僵冷了下来。

  “没有我,叶修和叶秋,只能活一个。”

 

 


 

  TBC.

  江:队长说这么多话真的是有趣啊(美滋滋的暗箱操作)

  等我忙过这一周,我就快马加鞭地更新

评论(18)
热度(482)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