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38

  “姑父。”欧文被AI管家领着到了唐·吉纳德的书房门外,他抬手直接推开了门,面对正端坐在书桌前的严肃男人,欧文露出了笑容。

  唐·吉纳德不虞地皱眉,他面露不满,哪怕来人是他名义上的亲人,他也一样吝啬给予半点温情。欧文早已习惯了这位姑父的不近人情,他比之前任何一次见面,都要冷静。不需要邀请,欧文抬步,走进了唐·吉纳德的书房。

  “出去。”唐·吉纳德冷冷地说道。

  他的书房和实验室,向来都是不允许闲杂人等进入的,哪怕是他的儿女,哪怕是在的心腹助手。或许天才都是孤高的,他从未为了身边的亲人朋友属下设置区隔,对他来说,人没有远近亲疏之分,唯一区隔的标准是有趣和无趣,能当做实验素材便是有趣,不能当做实验素材便是无趣。

  欧文向来不敢直视唐·吉纳德的双眼,因为那双写满肆意妄为的瞳孔会让他觉得危险。

  特权是这个等级专制的世界最具诱惑力的字眼,它代表“自由”,代表霸道,甚至代表为所欲为。这是一个可怕又极具诱惑力的深渊,稍有不慎就会被它拖拽到人性的恶劣面,成为自己年少时最厌恶的那种大人。

  欧文攥紧了拳,下意识地在唐·吉纳德面前掩饰自己的紧张,却换来的是唐·吉纳德的一声嗤笑。

  唐·吉纳德歪了歪脖子,他和欧文接触得不算多,只是经常会从他那个一无是处的儿子口中听到他的表哥如何如何,言辞间不乏对这个便宜表哥的亲近。“说吧,来找我什么事?你只有四十秒的时间。”

  欧文也意识到自己在唐·吉纳德面前掩饰自己的情绪是多么的愚蠢。

  他永远记得他年纪还很小的时候,有一天在学校纠结了一帮欧系的同党们欺负了三个黄皮肤的高一年级的学长,那时的他们远没有什么种族歧视观念,只是大人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看着学校里高年级的欧系学长联合起来欺负黄皮肤黑头发的,他们不过一样画葫芦罢了,更何况他们欺负的那三个,还是一出生就被判定为A级以下的哨兵体质者,等级专制,他未来会是一个S级的哨兵,欺负他们是他们的荣幸。

  亚裔觉醒要比欧系要迟,或许就像是在古地球时期亚裔的发育就比欧系的迟缓那样,被欧文他们欺负了的那几个亚裔,明明年纪要稍微大一些,但精神力却匮乏得可怜。有什么不对吗?这些人在学校也是被老师批评的对象?有什么不对吗?反正精神力等级决定了一切。

  年少的他们为大人的种族歧视找了一个天真的理由。

  那天欧文把自己一年级的表弟理也带上了,看着小表弟崇拜的眼神,欧文神气地扬起了头,他忘了母亲总是说自己说,不可以接近姑父。他那天亲自送表弟回了家。

  他的姑父也是他吹嘘的资本。欧文只要在自己的朋友面前说出自己姑父的名字就会收获很多崇拜的目光,他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不允许自己接近这样一个伟大的人。

  那天他送表弟回到了家,表弟兴奋得都红了脸,进门就拉着他的手,两个人跟比赛似的,蹬蹬蹬地爬上了长长的楼梯,来到了书房。

  表弟用小朋友特有的,手舞足蹈的方式跟姑父描述了他们今天在学校欺负别人的事情。没有换来姑父的表扬,甚至是连批评都没有。书桌后那个翻着珍惜的纸质书的男人最后连眼神都欠奉,可他那向来寡言的姑父那天破天荒地说了一句很长的话:“你是在歧视亚裔吗?可笑。不要让我觉得把你制造出来是一个错误,理。”说罢他甚至还摇了摇头,尽管动作轻微。欧文不知道那年才六七岁的表弟听懂看懂了没,但他懂了。

  不合时宜地,被不对的人,教会了很多人都不懂的道理。

  欧文深吸一口气,他让开了身侧的一片空地,镇定地说道:“姑父,我是来跟你谈一个条件的。请您把您这些年做实验的精神力改造样本交给我。”

  唐·吉纳德嗤笑:“你?”

  欧文微微敛下自己的视线,他看向身侧:“我知道单凭我,不足以和您谈条件,所以,我今天把表弟的精神系也给一起带来了。不过您不用担心,表弟在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没有人能伤害他。我知道您精神力并不高,或许这样您更方便您确认我说的是不是实话。”说罢,欧文将一个精神力投射器拿了出来,照向自己身侧的空地。一个清晰的维度监牢出现在唐·吉纳德的视野中,里面的精神系正因为离开主体太远而虚弱不已。

  唐·吉纳德冷冷地看向欧文,“理呢?”

 

  联盟的战斗航岛落地迪马,入目的狼藉让众人的心情一沉再沉。

  穿云从首席哨兵的意识云中飞出,盘旋在半空中发出了尖利的叫声,它在感受着自己向导的气息。可迪马现下的气息太混了,这个面积不算大的练兵基地上仿佛发生了一场恶战。

  周泽楷按下自己心中的暴戾,他失去了对向导的控制,这样的认知几乎要让哨兵暴走。

  方明华也被这样的现场惊住,他催促着身后的手下将精神力探测器的触手张开,航岛前方的中央控制室玻璃一下子四下打开,上百跟机械触手伸出,在空气中捕捉着精神力的遗留痕迹。

  几分钟后,现下帝国最高端的精神力探测仪器给出了探测结果,告诉周泽楷他们,迪玛星系上已经不存在除他们外的活动精神力生命体了。

 

  叶修他们被因吞噬了精神体而越来越庞大的怪物逼到了为了这次练兵而临时建立的指挥部。没有比现在的情况更糟糕了,原本被带到迪马来的一万士兵现在已经剩下不足一千人,而且大多是意识云评级最低等级的哨兵。仅二十四小时不到的时间,这批被号称为帝国利刃的士兵们便被这个怪物破坏殆尽。

  原本叶秋身边的教官已经十去五六,更糟糕的是,叶秋在与这个怪物碰面的那一刻,就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中。就连与他有亲缘关系的高级向导,都没有办法将他从昏迷中唤醒。

  在场的哨兵们都陷入了恐惧的深渊中,他们因为害怕精神系暴露在怪物的视线下而拒绝战斗,只是徒劳的祈祷幸运女神能降临到自己头上。

  魏琛叼着仿佛在泥地里捡起的烟,“老叶,你还能撑多久?”

  他们一行人现在躲在向导建立的精神屏障后,随军驻扎在迪马的十位向导已经不堪重负,精神力无法再支撑起庇护哨兵的屏障。

  哨兵无法屏蔽自己的气息,在战场上就是活靶子的存在。而与其互补的向导,则可以用强大的精神力构筑屏障,将哨兵和自己的气息锁在屏障中,不被敌人发现。

  这是已经是叶修能想到的最有效的办法了,他不知道自己的精神力还能撑多久。随着怪物每一次思维触手的攻击,叶修都能感觉到自己建立的精神力屏障被削弱些。

  能撑多久?叶修没想过这个问题。在他看来,十个A级向导也不过支撑了二十四小时不到。仅凭他一个人,又能维持多久?只是傻瓜弟弟在自己的身后,他撑不住也得撑下去。不然谁代表叶家整天在军部上班,让自己能开着航岛在茫茫宇宙中自由自在的做一个佣兵团的老大。

  想到这里,叶修伸手回去拍了拍傻瓜弟弟的脸蛋,这臭小子还是真没用。这次回到费德勒,一定要好好训练一下傻瓜弟弟。

  精神力屏障被削弱,外围的怪物越发的躁动。由于吞噬了众多精神体的缘故,怪物原本初见时近乎透明的身躯已经无限趋近于正常人,但区别于正常向导的是,它的思维触手呈吸盘状,多且长。如同古地球时传说中的美杜莎般,每一个思维触手都像是被打断了冬眠的蛇。

  屏障背后有美味的果实,那怪物受到了暗示,开始疯狂地操纵思维触手,攻击叶修已经薄弱了许多的精神力屏障。

  向导的脸色在那瞬间就苍白了几分,他的血红色的瞳孔再次胀开,几乎要将眼白部分完全占领。叶修紧皱眉头,下意识地摸向自己腰侧,却意外地摸到空了的物资盒。

  偏头一看,吴雪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叶修物资盒里的激发剂全都掏出来了,向来温和的哨兵此时神情严峻:“小队长,你已经注射过三支了,激发剂最少也要48小时才能完全被代谢,你不能再继续了。”

  叶修闻言有些可怜巴巴地,像往日里跟他的佣兵团副团长讨烟那样:“拜托了雪峰,再给我一支。”

  方锐也狠狠皱眉:“老叶!”

  魏琛更直接,直接把吴雪峰手里的激发剂全都抢过来,扔在地上让自己的精神系踩了个稀巴烂:“谁稀罕躲在你的乌龟壳后面?!你他娘的赶紧带着叶秋冲出去,至于我们能不能撑到援军到来,那他妈的是我们的命!”

  叶修愣了好一会儿,他低头静静地看着叶秋,半晌伸手去狠狠地捏了一把叶秋的脸蛋。

  “那不如我们来赌一把吧。”叶修平静地说道,“在那之前,我先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的精神系可以离开我。”说罢,叶修将小熊猫从意识云中放了出来。小熊猫一出来就挠了叶修好几下,是在报复叶修居然又不和它并肩作战。

  叶修握住小熊猫的爪子,笑着哄到:“笑笑要乖,你要知道,所有的故事里,英雄总是最后才登场的。”小熊猫似懂非懂,它小孩子心性,听到叶修叫自己笑笑,就消气了。小熊猫抱住叶修的手,亲昵地蹭了蹭。

  “去吧,如果见到了你最喜欢的那个帅哥,就把他带过来。”

 

 

 

  TBC.

 

  我真的太勤奋了(你)

评论(21)
热度(349)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