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40

  凯里·欧文第一次与唐·吉纳德对视,这个男人的目光太过犀利,每每不经意间的掠过都会让他有被看穿的恐慌。

  “姑父,我知道表弟对您来说是重要的。”欧文笑了,他想起精神崩溃了的姑姑,想起了唯利是图的父亲,“毕竟表弟是您制造出来的,模仿叶家长子的实验品。我天生鲁钝,在这方面了解不多,不知道表弟的资质能评几分?与叶家那位比又如何?够不够换您的精神力改造样品?”

  唐·吉纳德脸色终于沉了下来,半晌却又笑了,用一种截然不同的目光来审视着这个一直以来都未曾认真关注过的侄子,他看出了欧文眼底深藏的恐惧和憎恨,嗤笑了一声:“你姑姑告诉你的?”

  听到唐·吉纳德肆无忌惮地谈起姑姑,欧文心底的愤怒无法控制地燃起,他正想说些什么,唐·吉纳德已经站了起来,走到了他的面前。

  这位帝国有史以来最彪悍的天才伸出手,轻轻抬起欧文的下颌,仿佛在考量一个物品:“我不知道你这愚蠢的憎恨是从何而来,你的姑姑和你的家族是自愿为我提供实验卵子的,而我,也给出了相应的报酬,让欧文家族一跃成为帝国最有权柄的家族之一。明明是开诚布公的交易,也钱货两讫,从此各不相欠。收起你的愤怒和憎恨,你让我觉得十分可笑。”

  欧文脸色白了白,他早知事实如此,但被所憎恨的人清晰的说出来,他还是感觉到无地自容。

  唐·吉纳德向来以自我为中心,他拍了拍欧文的脸,十足的轻蔑:“我不妨告诉你,理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但理留在我的身边,对你们来说是安全的。改造样本我只会交给一个人,在他没有亲自来找我之前,谁也不会得到。”

  “或许我可以再说得清楚一点,”唐·吉纳德享受着欧文对自己的憎恨和恐惧,“如果我没记错,伦纳应该教过你一段时间,你应该可以理解我的话。”

  “你没有发现吗?作为目前已发现的最优越的物种来说,人类的组成太过单一了。”唐·吉纳德抬起头,他一向冰冷没有情绪的目光忽然沸腾了起来,仿佛少年人看到了梦中女神,好似沙漠中饥渴的旅人遇到了甘泉,“猫科有3个亚科15属38种,犬科有12属34种,而现存的人类居然仅有智人种,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这并非是达尔文的优胜劣汰,这才是造物主最迷人的地方。”

  欧文突然明白唐·吉纳德要说什么,他浑身血液都冰冷的下来,双眸不自觉的瞪大。

  “这意味着在人类漫长的演变过程中,对与物种前进没有任何助益的枝桠,都会被造物主无情的剪掉。豹会吃完所有的猫,狼会杀死所以的狗,隐形基因表达的人类,会吞噬掉所有对进化没有任何帮助的‘普通人’。”

  “哨兵和向导诞生已经超过三百年,循照人类发展的规律,那么下一步,将是进化者和未进化者之间出现生殖隔阂,再进一步,就是演变出哨兵和向导的隐性基因逐渐在人类基因组序列中占据上风,直到世界上的人类,只存在进化人种,即哨兵和向导。”

  “可事实恰好却与猜测中的相反,哨兵向导的基因在凋零,进化人种的出生率持续走低,高等级哨兵和向导觉醒成功率不断下降,造物主的天平在往未进化人种的方向倾斜。这意味着,事实与猜想是完全相反的。事实是普通人才是优越物种,优越物种要吞噬掉意外进化的残次品。所谓的高等级哨兵和向导只是漫长的人类进化史中的一个意外,你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特权,只是造物主对你们即将被吞噬的怜悯。”

  “兴许是人类进化的时机未到,迪马在人类史中扮演的加速要被造物主颠覆,将人类重回该在的状态。等到成千上万年后,人类进化的真正契机到来,哨兵和向导将重新出现。”说道这里,唐·吉纳德意味不明地摇了摇头,“规律是世界上最无趣的东西,我最讨厌的就是无趣。我偏要扰乱造物主的天平,当比普通人类更优越的物种出现,即完美进化的哨兵和向导诞生,造物主的天平到底会如何转动,很有趣不是吗?它是依旧选择未进化物种,还是选择可能进化出完美物种的残次品,它到底是如何来衡量生物界平衡和秩序的,很值得研究和观察不是吗?”

  欧文被震惊得无以复加,他紧紧攥着拳,指尖掐入掌心也丝毫不觉。许久,咬合到发麻的牙关颤抖着松动,年轻人的喉咙中挤压出一声沙哑的咒骂:“疯子!”

 

  叶修睁开眼,先是尝试着动了动手指,身旁的仪器就发出了提示的声音。他还没偏过头,脸颊就接触到干燥温暖的宽大手掌。

  “难受吗?”这是他的哨兵的声音,叶修认得的。

  叶修愣了愣,然后缓慢地摇了摇头。

  哨兵闻言,亲自动手,帮他的叶修把身上各种监测数据的变异金属贴片和导管一一除掉,扶着叶修坐了起来。他的视线扫了扫周围,想判断自己身在何处。

  “我们在回费德勒的航岛上。”哨兵回答的他的疑问,“你睡了五个小时。”

  叶修视线定定地看着周泽楷,目光不喜不悲,他缓慢地抬起了手,抚上哨兵的脸颊,“对不起。”

  一点肉渣

  叶修伸手扣住哨兵的后脑,将对方那异常艳丽的笑容按在自己肩上。他偏了偏头,让哨兵更舒适地靠在自己的肩窝里,顺着视线的方向,叶修看到了一个精神力测试仪。

  “别看。”周泽楷捂住了叶修的眼睛。

  叶修无声地笑了笑,上扬的唇角更像是伤口。

  “好,我不看。”他闭上了眼睛,全心全意地将自己交给了哨兵。

  rou体的交chan更像是在证明彼此还有联系。

  在哨兵爆发在自己身体的那一秒,叶修恍恍惚惚好像看到了,看到了在哨兵那黑沉沉仿佛不再有光的意识云幻境里,悲伤的海东青正一刻不停歇地盘旋着,它不知道叫了多久,原本清厉的声音都嘶哑了。

  孤独、绝望,又无助。

  叶修汗涔涔的,一场情事掏空了他的体力,“我已经没有精神力了。”已经不是向导了。

  周泽楷亲吻叶修的唇角:“但你永远是我的。”

 

 

 

 

  TBC.

  终于写到这里(骄傲挺胸!)

  mmp又被吞(绝望)

评论(17)
热度(258)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