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王叶]河床<完>

  

    ⒈

    王杰希跟叶修从小就认识。

    这段发小的情谊在叶修十五岁、王杰希十三岁那一年变质。

 

    王杰希是家中长男,下面还有一对双胞胎弟妹。家住军区大院。爸爸是那种很屌很屌的科学家,妈妈是军区的歌唱家。两人的工作都很忙,身为小大人的王杰希自小就十分成熟稳重,在把自己料理得很好的同时,也把弟弟妹妹照顾得很好。

    他人生中第一次最大的慌乱是他十三岁那年。

    从睡梦中醒来的王杰希察觉到内裤中的异样,那是粘腻的腥味。他慌乱的将裤子脱了下来,就看到白色的小内裤上的一滩白色粘稠液体。尽管不是很了解这是什么,但也许男孩子天生就对这个比较敏感。王杰希趁着半夜偷偷起来把内裤洗干净。

    接下来的一连几天都是欲言又止。他认为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需要跟父母长辈交流。但很显然醉心研究、可以一连七天呆在实验室不回家的爸爸不是一个好的人选。而妈妈又刚好被外省的红歌节目邀去当嘉宾,来来回回也要一周才能回家。

 

    王杰希选择去问叶修。

 

    叶修和叶秋是隔壁叶家的双生子。

    叶修也时常自诩家中长子,尽管他的弟弟只比他小几分钟。王杰希跟叶修的关系挺好,相比有些严肃还有些刻板的叶秋来说,叶修要是随和得许多,完全不像是一个比王杰希大两岁的哥哥。更多的时候,是王杰希在照顾着叶修。

 

 

    王杰希把叶修拉到了自己的房间。很平静的说出了自己的困扰。

    叶修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然后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说恭喜你成为一个男人。叶修第一次像一个靠谱的哥哥,从百度词条里面拖出梦遗这个义项给王杰希认真的看。似乎想看王杰希脸红的样子,但很明显这个大小眼的心智比较成熟,确认了自己的身体没有问题之后,像极了他的科学家父亲,开始用学术的眼光看待梦遗这两个字。

    其实平常叶修也不太懂这个。但难为班里面都是一些已经显露了色鬼本质的玩伴儿。虽然叶修不在乎,但毕竟是个青春期的男生,于性事方面,就像一个猫科动物般好奇腥味。

    叶修说着给王杰希介绍一个网站,然后输入进去弹出了一个小黄窗。那是他的同桌嘿嘿嘿的笑着写到叶修掌心上的。叶修大概知道这是什么,但他从来没有打开过。秉承着送佛送到西的精神,叶修将这个网址传达给了王杰希。

    王杰希神色淡定,他说要看看。

    叶修总不能在一个小孩面前认怂,尽管他自己也没多大。王杰希去把房间的门反锁上,叶修滑动着鼠标问着王杰希要看哪部。

 

    王杰希指了指角落里,黑色的封面写着sax的那部。

    叶修点开,将音量调高,两个人便都吓了一跳。

    那是喘息声,男人的喘息声,两个男人的喘息声。没有画面,全屏播放只能看到黑下来恍如没开机的屏幕。

    两声喘息一高一低,一细一粗,一个亢奋一个压抑。接着他们还听到了水声,滋噗滋噗像是什么东西在润滑的甬道中反复抽动挤压的声音。还有皮肉撞击的声音、还有床铺不堪动作发出的求饶声。

    最后是听到身旁的人明显变了的呼吸声。

    播放了三分五十六秒,电脑依旧黑屏。但抽动的声音越来越大,呻吟也愈加的高亢,尽管他们两个都不是很能听得懂英文,下方也没有中文字幕,但他们就是知道,视频中的一个人再说快点、用力,另一个人在说操死你、干射你。

    男生是天生的性爱主导者。

    他们无师自通的抚上自己青涩的肉芽,那里膨胀鼓起的是他们尚且懵懂的欲望。没有人教,他们仅凭着自己的感受取悦自己。

 

    王杰希眼睛都有些红,那是巨大的快感刺激产生的生理性眼泪。他不得章法的揉搓着,却始终达不到顶点。还差那么一点,明明是快感,但得不到抒发会更难受。王杰希额头上都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他听到了身旁传来的一声轻轻的叫声。

    啊——

    那是极致的快感之后,轻松的喘息声,是餍足的喟叹声。

    王杰希释放了出来。

    脊柱上传来一阵又一阵密密麻麻的快感源源不断的涌向大脑皮层。

 

 

 

    ⒉

 

    手忙脚乱。

    接着便是手忙脚乱。

 

    两个人慌忙的背对彼此,拉扯着长长的纸巾整理自己的裤子。一向脸皮很厚的叶修和一向早熟稳重的王杰希均是脑子一片空白,慌忙间卷纸掉落到地上,滚动带出了长长的一条铺在地上。

    电脑适时的刷存在感,一直没有任何画面的视频突然间亮了起来。两个光裸的男人交缠在一张黑色的大床上,叶修被吓了一跳,立即握住鼠标快速的退出,然后整理自己的裤子说了句走了就冲了出去。

    房门被疾走的风带上,砰的一声很不温柔的关上。

    王杰希站在房间中很久,他看着电脑中只剩下梦遗这个标签页,仿佛方才打开的那个网页不存在。而地上散落着几个纸团,被揉得乱七八糟。卷纸无辜的从电脑的这一头滚到窗户的那一头。

    而王杰希窗户的那一头,是叶修的房间。

 

    半晌之后,王杰希好像什么都没发生那样。淡定的关掉电脑,将凌乱的案发现场整理干净,然后从衣柜中翻出新的衣服去洗澡。

    这个糟糕的青春期初体验,好像对王杰希并没有什么影响。

 

 

 

 

    ⒊

 

    王杰希再见到叶修,是几天之后了。

    平常觉得再军区大院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且两家还是邻居,叶修的房间就正对着王杰希的窗户。

    再次见面的时候,竟然会生出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叶秋和叶修走在一起,他感觉到了叶修的脚步顿了一顿,一挑眉准备问,却看到了王杰希站在了他俩的前面。

    叶修让叶秋先回家。叶秋撇了撇嘴,拎着叶修的书包先走了,反正以前也是这样,叶修时常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就跟着各种各样的人跑去玩。叶秋没多想,说了一声早点回家不然挨打之后就拎着书包走回了家。

 

    王杰希还穿着初一的制服,背着书包干净稳重。他长得比较快,比叶修还要高一点点。两个人沉默的对视了很久。

    是叶修打破了沉默,

    「大眼,那个……」

    叶修难得的结巴,他好像找不到什么话,该用什么词语来归纳那天的荒诞行为。最后还是王杰希说了,

    「没事。」

    一下子感觉平常吵闹的军区大院安静了下来。像是在酝酿着某些决断的话,为那天不对的行为画下一个句号。

    王杰希说,

    「没什么不对,如果你介意,我当没发生过。」

 

    没什么不对。

    不过是两个青春期的男生一同的初体验。

    唯一不对的就是王杰希选错了片子。

 

    叶修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凝滞了一秒,然后身体泛着不正常的低温,指尖的末梢血管好像罢工,停止供应血液般,整个手掌都冒着虚汗变得冰冷。叶修以往歪歪扭扭的站姿变得僵直,半晌,正当王杰希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叶修抬起头来,又恢复了往常的笑眯眯的嘲讽脸,

    「啊,我怕你介意嘛。」

 

 

 

    ⒋

 

    后来,王杰希窗户正对着的那个房间的灯,再也没有亮过。

 

    叶修离家出走了,拿的是原本叶秋准备离家出走的行李。叶爸爸差点被气疯了,狠狠的打了叶秋一顿,把人送进来寄宿制军队化管理学校。连带着王杰希也遭殃,父母开始每天都回家,生怕自家小孩也想不开离家出走。

 

    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王杰希不明白,离家出走能干什么?

    一个十五岁的未成年人,出去到社会中,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来源、居无定所远离亲人,能干什么?

    父母在跟王杰希谈心的时候,王杰希完全不明白有什么必要讨论这个话题。

  他不会离家出走的。

 

    彼时年少的王杰希就显露出了日后职业赛场上永远理智的魔术师的本性。他觉得一个连身份证都没有、没有丝毫特长没有一点收入的少年在社会上不会生存很久。

    分析之后,他觉得叶修很快就会回来。

 

    两年后,叶秋从寄宿制学校回到家中。原本身上的叛逆被全部的修剪干净,那些王杰希见过的叶秋离经叛道的眼神全部被掐灭,看着叶秋的脸,王杰希突然在想,叶修还不回家,到底怎么样了。

    王杰希跟叶秋交谈了一次,他觉得叶秋应该很生气。但叶秋没有,叶秋只是恶狠狠的说要把混账哥哥抓回家,代替自己待在家里,然后转身就开始准备自己第二次离家出走的行李。

 

 

    直到这一年,王杰希才发现自己看待问题与别人的不同。

    他觉得叶秋该生气,而叶秋没有。可是叶秋明明因为叶修的出走吃了那么多苦。很多人都说叶家双生子性格一点都不像,在这一刻王杰希觉得像极了,柔软的、坚韧的、包容的。

    然后王杰希便想起了自己与叶修的初体验。

    他觉得没有什么不对,那是不必在意的事情。

    叶修会觉得不对,会介意吗?

  

  

  

  ⒌

  

  王杰希再得到叶修的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叶修离家出走的第三年了。

    他升上了高中,班里面的男生都在讨论一个叫做荣耀的游戏,在讨论一个叫做一叶之秋的角色,在讨论一个叫做叶秋的大神。

    王杰希不喜欢玩网游,相比把自己的时间浪费在虚拟的打杀中,他宁愿花更多的时间去辅导弟弟妹妹写作业。

 

    王杰希觉得他不会喜欢游戏。

    可是当他晚上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时候,却想起了男生们口中的嘉世,谈起的那个叶秋那个一叶之秋。王杰希隐隐的觉得,那就是叶修,一定是叶修。

    后来的一周,王杰希开始收集嘉世的信息,开始搜索一叶之秋的持有者的身份。他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男、十八岁、叫做叶秋。

    再联系叶修曾回家拿过叶秋的身份证。

 

    王杰希可以确认那就是叶修。

 

 

    王杰希拥有了自己的账号卡,随便选了一个顺眼的魔道学者职业,账号卡名字也是随机下来的,叫做王不留行。

    他开始在课余时间去玩这个叶修离家出走都要玩的游戏。还行,游戏的设置能够充分的考验个人的操作水平,还能锻炼战略统筹思维。并不是王杰希想象中的无意义的打杀。

    时间就像蜗牛缓慢爬过的轨迹。

    王杰希成为了网游高玩,嘉世二度夺冠。

    嘉世对阵蓝雨,斗神力挽狂澜蓝雨惜败。代表了荣耀巅峰实力的嘉世斗神嚣张的朝天释放大招庆祝嘉世的连胜。王杰希停下了自己的鼠标,看着论坛上无数的嘉世粉丝们欢呼雀跃,高呼着他们的神的名字。

 

 

    王杰希这才发现,叶修已经跟自己不一样了。

    他们从小便在一起,上学走一样的路,爬过一样的树,还淌过一样的溪流去完成过一样的暑期观察作业。

    可是现在的叶修已经完全从自己的生命中剥离出去,在距离自己很远很远的地方发光发亮,被无数的人奉为偶像称为神。王杰希才是叶修生命中最初的风景,被叶修的快速成长带起的风以摧枯拉朽之势吹散再也不见。那十三年的相处凝炼起来也不足叶修独自离开的四年精彩。

 

 


    ⒍

  

  

    王杰希对父母说,他要去玩游戏。

    要去参加B市开始招新的微草训练营。

 

    人生第一次,被老爸揍了一顿。

 

    僵持了将近两个月。最终还是王杰希清醒的分析和明确的告诉父母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的态度,说服了对王杰希愧疚良多的双亲。

    王杰希从小就很少对父母提出要求,几乎没有。而唯一一次提出的要求,就是要去玩荣耀。

     他离家去参加微草训练营的那天,提着行李箱摸了摸弟弟妹妹的头,说了句爸爸妈妈家里就麻烦你们操心了。

 

    王杰希还是王杰希。

    遗传了科学家父亲的严谨平和、理智淡定,还遗传了艺术家母亲的敏感温柔、感性狂热。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王杰希想看清楚叶修痴恋的风景到底是如何的美丽,想要了解叶修现在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色彩斑斓,还想要像最初那样和叶修并肩而行。

    等到第三赛季的最强新人横空出世的时候,王杰希在比赛的通道中见到了叶修。

    叶修哟的一声,叼着烟被队友簇拥着。

 

 

    王杰希才突然觉得自己距离叶修很远。

    他们就像两个圆,只剩下最后一个交点。

    王杰希做出了那么多的努力,发现自己追上的不过是最浅白的距离。叶修已经有热爱的东西,而王杰希仍然理智,抱着审时度势的目光无法领略叶修痴狂的那个世界的美丽。

 

    王杰希觉得接近叶修的过程就像是他自己一个人淌在河床上。双脚被河床沉积的淤泥绊住,让他每走一步都要耗费尽全身力气。

    漫长时间在他和叶修之间划出了一道深河。

    距离已经太远。

  

  

  

  ⒎

  

  

  王杰希很少做梦,无论什么样的梦。

  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回忆再美好,王杰希也只会往前走。

  

  可是王杰希突然想起了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一个暑假。

  王杰希还记得自己的暑期观察实验是观察独角仙并画下来。叶修带着他爬上了军区大院背后的那座山,他脱下了自己的鞋子,三下五除二的爬上一棵高大的落叶乔木,在树腋的遮蔽处抓到了一只独角仙。

  叶修叼着一根草,一边说王大眼这下你的游戏机该借我回家晚一晚上了,没有哥看你怎么完成作业。王杰希的游戏机是叔叔从美国带回来的,叶修很喜欢、王杰希也很宝贝。

  回到家的时候,猴子模样的叶修差点被抓回家一顿打,倒是王杰希,全身上下干干净净的,手里只拿着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面装着叶修抓到的独角仙。

  

  回家被收拾一顿的叶修吃完晚饭后又蹦哒过来,王杰希将自己的游戏机交给叶修。叶修立即笑眯眯的抱着要回家玩。王杰希坐在课桌面前准备写作业,抬头对叶修说别弄坏了。

  然后叶修回头,狭长幽深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很有活力、很开心的模样,难得没有呛王杰希,干脆的一卷舌说我知道啦。

  那笑容王杰希记得,很快乐和活泼,还有点焉坏和狡黠。那一年叶修的眉眼还很稚嫩,像树梢上刚抽出枝条上的嫩叶子。

  

  很多年之后,王杰希站在第三赛季总决赛的台下,而叶修站在第三赛季总决赛的台上。

  嘉王朝诞生,一叶之秋强势得让人仰望。比赛过后王杰希在比赛后台的通道看见了明显就是很开心的叶修,嘉世的队员们在吴雪峰的带领下接受着所有人的赞美。叶修就安静的站在后台等待着汇合。王杰希站在了叶修面前。

  他说,叶修你很厉害。

  叶修叼着烟,手里拿着工作人员送过来的最有价值的选手的奖杯,他很有活力,很开心的模样,对王杰希说,我知道啊。

  跟王杰希记忆中的那个笑容,一模一样。



  

  ⒏


  后来微草迅速的崛起。

  一直并不在顶尖战队之列的微草终于迎来的一员猛将,帮助他们直指总冠军。第三赛季横空出世的魔术师摒弃了自己天马行空的打法,融入了队伍,短短一个赛季的时间,这位新人就完全脱去了新手的生涩,带领微草,斩获第五赛季的冠军。

  第七赛季,微草亲手将王者嘉世送出季后赛。

  结束采访后的微草整队从后台离开,而嘉世的队员们还在应付着记者们的炮火。

  王杰希看见了叶修。

  他靠在墙上抽着烟,身上的嘉世队服有些乱,整个人软塌塌的倚着墙,手里拿着打火机把玩着。叶修看见了王杰希,对王杰希半友好半嘲讽的笑,哟,大眼挺厉害的嘛。

  王杰希攥紧了身侧的拳,说:我知道啊。

  

  

  ⒐

  

  然后便是嘉世宣布了叶秋状态下滑,退役。

  第七赛季出道的最强新人孙翔接手一叶之秋,接任嘉世队长。

  王杰希向经理提交了嘉世目前阵容的分析报告,并根据自己在赛场上的观察分析了重组后的嘉世都有哪些弊病。

  经理笑着说嘉世还真是帮对手战队解决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呢。

  王杰希温和的笑了笑,说,是啊真棘手。

  

  王杰希没有跟经理说出来的那句话是,叶修一定会回来的。

  而王杰希也不是为了要看叶修眼里的风景才奋力追赶了,时间原本就是重负,王杰希肩上压迫着的东西太多。第七赛季,方士谦退役。他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这个一向很尊重王杰希意见的前辈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对王杰希说话。

  方士谦伸出手拍了拍王杰希挺直的脊背,说你小子别想太多,不累吗?

  王杰希沉静的敛下眸子,没有说话。

  

  

  ⒑

  

  第八赛季,王杰希开始培养队伍中的高英杰。在全明星赛上,通过微妙的调整在万千观众面前输给了新人。王杰希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他看到高英杰有些愧疚却隐隐的多了些自信的眸子,不免扯着唇角露出了一丝好久没有出现过的微笑。

  最初的王杰希是为了追上叶修与他并肩而行,他想了解到底是怎样的风景才会让叶修这样的痴迷,连家都不回。而现在的王杰希显然有了自己更想要的东西,他不再是当初那个想要追上叶修、想要看一看叶修眼底那亮丽的风景。王杰希他更想要的是,带着微草的大家一起,走上神坛。

  

  后来的王杰希很辛苦。

  第七赛季过后,队伍里面的方士谦、邓复升退役,微草除了王杰希之外,剩下的一茬全是新人。至少在两年之内,微草没有实力再和其他战队争夺那冠军奖杯。

  后来的叶修也一路泥泞。

  身为荣耀巅峰实力的象征,却因为队内原因被退役被折断了翅膀,然后在职业末年再度拉扯起一个草根战队,重返职业联盟。这在王杰希看来是可笑的事情,却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那是叶修啊,那是叶修。

  

  小时候,叶修和王杰希一起握着游戏手柄坐在地毯上玩游戏。王杰希总是有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各种莫名其妙的路线来通关。可叶修不一样,他会直接用最土鳖的方法,握着手柄噼里啪啦一通按,然后蹬蹬蹬就过关了。

  三岁看老,这句老话说得很对。

  王杰希明明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他擅长看清楚状况,再做出最合适的判断。王杰希的理智表现在他很能舍,舍弃过他的魔术师打法融入队伍、舍弃过队长的威严输给高英杰。可是因为没有人能够理解魔术师那天马行空的思维,所以魔术师变成了浪漫主义者。

  而叶修明明是一个很浪漫的人,他认为自己能做到就一定要做到,觉得自己能行就肯定能行,喜欢一样东西就不管不顾的沉溺进去。可因为叶修的强大、因为他的固执、因为他能够实现他的梦想,所以叶修就是现实,他才是现实主义者。

  

  第十赛季,兴欣夺冠。

  

  

  ⒒

  

  第一届荣耀世邀赛。

  叶修作为领队再度回到了公众的视线中。

  

  当晚,叶修就被闹得躲进了王杰希的房间里。

  这是集训中心最安全的地方,叶修如是说。适合避难。

  首先队长喻文州会纵容着黄少天闹他,不是一个好去处;再者看起来别人并不敢闹他的张新杰本身就是一个恐怖分子,也不能去他那里避难;去苏沐橙房间吧,的确没人敢进联盟女神的房间闹了,可还有一个楚云秀在调戏叶修。

  只有王杰希,没人敢来王杰希这里闹。

  躲进王杰希房间里面的叶修长喘一口气,然后笑眯眯地感谢王大眼收留之恩。

  王杰希问了叶修是不是真的被赶出来的。叶修撇撇嘴,往房间的大床上一躺,拉过被子卷上闷闷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为国争光着四个字对你家和我家老头的吸引力有多大,直中靶心好吗?

  王杰希笑了笑,拿了衣服转身进浴室洗澡。也不理在自己房间里面打滚的叶修。

  

  叶修累极了,回到家连铺盖都没能整理好。就收到了联盟带队初赛苏黎世的邀请。当场,叶修就收到了不下两公斤的各种文件和保密协议。

  邀请叶修接任领队,有很大程度是因为叶修前任荣耀第一人和荣耀战术师的地位,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叶修退役了。

  接任领队,无可避免的要了解每一个选手账号卡的技能点和一些不对外公开的资料。

  叶修最适合当这个领队。

  然后昨晚,叶修就签了一晚上的保密协议。

  

  王杰希出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卷着被子在打呼了。

  被窝里面只露出了一个毛绒绒的脑袋和半张脸色有些惨白的脸。

  王杰希腰上只围着浴巾,手里拿着毛巾在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

  周身的水汽有些重。

  他看着被窝里面的叶修,王杰希的手忽然间顿了下来。

  漫长的追逐,让王杰希终于站在叶修面前。他浑身水汽,像刚从深河里面涉足出来的狼狈旅者一样。

  王杰希还记得,那淤软河床的触感。叶修的成长曾经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划出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河,叶修在这头越走越远,王杰希在河里追逐挣扎。

  漫长的时间让这条河翻涌的暗流变得平静,它干涸了许多,也平静了许多,像是叶修愈加温柔的性子。有时候清澈见底的像一条小溪,可一旦小看这条河,你就会被河底的淤泥绊住步伐,再无法接近河岸,像是叶修的内敛机敏。

  王杰希站在了岸上。

  

  他擦干了头发,换上了纯棉T恤和家居运动裤,走到床边把叶修茧破开,掀开被子的一角钻进去。

  叶修睡得毫无防备,眼底的鸦青有多深,叶修就睡得有多沉。

  王杰希慢慢地俯下身子,在叶修的唇上轻轻烙下一个吻。

  这个吻还有些凉。

  好像在告诉叶修,我曾跋山涉水的追逐,来到了你的身旁。

  

  

  FIN.

评论(19)
热度(655)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