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韩叶]恋爱三段斩<完>

   老韩生日快乐!



  


  说起韩文清和叶修第一次相遇,那是有故事的。


  那是一个晚霞很美的暑假下午,空气中的炙热被徐徐的晚风吹散,意境简直满分。


  十六岁的韩文清坐在自家小卖店前的小板凳上吃西瓜,他老妈拿着大红扇子坐在柜台后面打电话,呼朋引伴,旁友们今天天气不错,我们的广场舞大业可以提早开始啦。


  还未等妈妈大军们齐聚,韩文清他家门前十米远的小广场呼啦就来了一群半大小伙子,自带音响,蹦刷卡啦卡,跳得可带劲儿了。还统一着装,身上的红T恤歪歪扭扭的印着“兴欣”俩字儿。


  韩文清的老妈可不高兴了,啪一声放下手里的扇子,走出去准备对这群像磕了药般跳着街舞的小伙子们讲讲道理。刚站定在小伙子们面前,蹲在地上看老大跳舞的包荣兴仰头纯真的就来了一句,“奶奶,你来看我们跳舞呢?我老大跳舞厉害吧!”


  韩文清依旧啃着西瓜,不明所以地看着捂着脸跑回来的老妈。


  他觉得这群人跳舞还有模有样的,特别是人群最中央的那个男孩儿,机械舞跳得真没话说了,韩文清跟着音乐抖了抖自己身上的肌肉,男生总是对耍帅的东西有莫名其妙的追捧欲,可惜他自小被健身教练的老爸折腾出了一身的铠甲,跳不了舞。


  韩文清正看得起劲儿的时候,他老妈过来一巴掌就拍他背上,他一回头就看到老妈满脸愤懑,全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宝宝心里苦,老妈哆嗦着手指,“小韩,去把那群小子叫走,等下我和你阿姨要跳舞呢!”


  “阿姨”俩字儿从齿缝里蹦出来的。


  韩文清“哦”了一声,站起来就准备往小广场走。还没扔掉手里的西瓜皮,老妈就一手抓住了韩文清的手臂,“你把你身上的衬衫脱了。”


  好,脱了。


  韩文清一向很听妈妈的话,不然会被爸爸花式吊打。


  他脱了衬衣,剩下一件黑色的小背心。结实有力的手臂,隐隐显出轮廓的胸膛和宽阔的背,缩小版的倒三角猛男。


  老妈满意地点头,垫脚摸摸韩文清的脑袋,“去吧,吓不死那群小子,叫我奶奶,哼哼!”


  韩文清:……


  


  他走到了小广场,这群人正跳得欢,冷不丁来了一个人,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包子看了看韩文清的身材,又看了看韩文清的脸,嗷的一嗓子:“老大有人来踢馆了!”


  被叫老大的,就是韩文清觉得跳舞跳得很好看的那个男生。他站直了身体,拍了拍包子的脑袋,走到韩文清面前,看着韩文清的脸,在衣兜里面掏了半晌。


  一个棒棒糖。


  苹果味的。


  韩文清手指抖了抖,他刚想说他不抽烟。


  “谢谢。”韩文清怀着莫名其妙地情绪,接下了棒棒糖。


  远处观战的韩妈妈气得心肝都在疼,傻小子你的气势呢!没事儿要人家棒棒糖干什么!你忘了咱家是开小卖部的了吗!?


  接下了棒棒糖,就好说话了。


  “我叫叶修,”跳舞跳得很好看的男生自我介绍道,“哥们你有什么事儿没?”


  韩文清把糖揣在了自己的兜里,“我叫韩文清。”


  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看起来很不良的韩文清意外老实的把自己来的目的讲述清楚,最后看起来“很嘻哈”小头领叶修也意外的通情达理,没有丝毫不满的,就把他们先占领的地盘让给了阿姨们。


  临走前还去韩文清家的小卖部买了水。


  


  说起韩文清和叶修的第二次相遇,那是十分偶像剧的。


  在高二那年的八校联合篮球赛上,代表学校出赛的韩文清,就再次碰到了同样代表学校出赛的,那个跳舞跳得很好看的叶修,去年暑假里给他一个棒棒糖的街舞少年。


  青葱少年,篮球漫般热血的激情碰撞。一红一篮的篮球服给吃瓜群众无限的遐想,自古红蓝出cp,没有后续简直对不起八荣八耻。想看他们在赛场上受伤,然后惺惺相惜吗?想看他们相互欣赏又相爱相杀吗?


  噢抱歉,没有这样的剧情。


  事实是,韩文清被选入校队最大的因素是块头和肌肉,篮球技术其实并不咋地,于是很顺理成章的,五犯提前毕业了。


  其中四犯都是栽在叶修的手里。


  还真不是叶修打球脏,人家正儿八经的打篮球,可是因为跳舞,身体协调性及其的好,带着球忽悠着韩文清,就像一个灵活的猫在逗大型动物似的。韩文清张开手臂就往叶修那扑,裁判“哔——”一声哨响,跟抓小情侣的训导处主任似的。


  最后一个犯规,叶修运球从后场突破,三分准备出手。韩文清瞄准了空档,扑上去!


  球没进!可哨响了。


  一低头,人在怀里。


  叶修快笑抽过去了,哪有人断球是冲上来把对手抱怀里的。


  韩文清下场,黑着脸坐在场边喝水,叶修在罚球,抬手,动作流畅,像极了少年漫的男主角。


  三罚全进。


  后来的韩文清不记得了,他只记得后来叶修他们学校赢了,比赛结束后,分别握手时叶修对韩文清眨了眨眼,又笑了起来,眼神明亮,笑意像是夏天时冰镇西瓜最甜的那一口。


  


  韩文清第三次和叶修见面,那是高考那年了。


  这一年多来,韩文清把篮球技术磨练得很好了,保证防人不会再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可篮球赛上再也没碰见了那个身体协调性很好的叶修了。


  他一度以为,叶修应该是他无聊的高中生活中,出现的一道不能再偶遇的风景。


  直到高考那一年,他们被分到了同一个考场。


  韩文清在本校考,叶修到了他们学校。


  考完试后,学校陷入了狂欢。学校不同的他们开始疯狂的扔文具、撕草稿纸,边叫边唱歌,边追逐边打闹。


  韩文清被一群女生扑上来揪胸前的第二颗纽扣,他五大三粗的,也不敢反抗,不是怕人女生碰瓷,是怕自己真的一不小心就捏扁了哪个。


  正尴尬得快有丝分裂的时候,忽然有一只手从旁边伸了过来。


  揪。


  再揪。


  掉了。


  韩文清胸前敞开了一片,他的第二颗纽扣被人拿在手里,一回头,就看到了一张像是梦里才会出现的脸。额,你跳舞很好看。不不是这样的,应该说你揪我扣子干嘛?


  叶修掂了掂扣子,对如狼似虎的女生们说,“姐们都散了吧。”


  女生不高兴了,虽然基佬喜闻乐见,但是没能摸一摸男神那结实有力的胸肌,还是很遗憾的。


  说时迟那时快,叶修扬手一扔,扣子飞出去了。


  女生们嗷嗷地扑上去捡,叶修趁机对韩文清使了使眼色,快跑快跑!


  俩人一通跑,好容易脱离了虎口。叶修坐在篮球场的地上喘气,韩文清站着擦了擦汗,一年多没见,没见的时候怪想的,见到了反而安定了下来,这么待着似乎挺舒服的。


  叶修仰头,对韩文清伸出了手,“喏,还你。”


  他的掌心里,有一个小小的纽扣。


  手很漂亮。


  韩文清哦了一声,随口说:“送你了。”


  叶修微微眯起了眼睛,“送我?”


  韩文清忽然想起了纽扣的意思,悄悄地红了耳朵。


  


  许多年后的3月31日,这一天是韩文清的生日,也是他们在一起若干周年的纪念日。


  韩文清刚下班,推开门就听到家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当看见了家里的景象,他仿佛觉得自己推开的是任意门。


  叶修在客厅里面跳舞,跳的是他当年觉得超酷的机械舞。他的身上甚至还穿着高中时候的校服,白衬衫黑裤子帆布鞋。


  时光一回眸,桃花还是那么红。


  音乐停下,叶修左掏掏右翻翻,然后从口袋里面翻出了一个棒棒糖,苹果味的。


  和他那双很漂亮的手,一起伸到了韩文清面前。


  韩文清一把把人拽过来,开亲。


  躲在房间里准备surprise的众人尴尬,到底要不要出去。


  这一天后来变成了叶修的耻辱day,因为他和韩文清的所有的朋友,都知道了,叶修和韩文清的关系,别说叶韩,连互攻都没有,没看叶修被人亲两口就腿软了。


  那晚上,等生日party散了之后,叶修幽怨的坐在床上,韩文清一件一件的脱衣服,当年的小号猛男变成了加大号的,虽然依旧很好吃,可是让人了解了他们的体位关系后,叶修还是欲哭无泪。


  


  “老韩,我是不是挺久没哭了。”啊,好难过。


  “每晚在床上你都哭。”老司机开车嘟嘟嘟。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哭。”宝宝心里苦。


  “……”


  韩文清把人抱进了怀里,“那今晚你在上面?”


  叶修霍地抬头。


  


  故事的最后——


  “韩文清你个骗纸!!!”骗纸!叶修在心里疯狂呐喊!


  “过了十二点了。”愚人节不骗你骗谁?


  噫,可喜可贺。


  


  


  FIN.


评论(23)
热度(757)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