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黄叶]单行道 - 03.

  之前写好忘记贴上来,我说怎么有人催更呢orz

  所有文目录

  


  苏沐橙住在了黄少天的隔壁床,还是叶修拎着包送过来的。


  黄少天坐在床上喝着旺仔牛奶,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苏沐橙。美女,绝对的美女,是那种基佬都忍不住多看几眼的美女。不愧是艺术学院的院花——号称“行走的玛丽苏”的苏沐橙。


  苏沐橙笑着对黄少天打了打招呼,黄少天大方的把自己的旺仔牛奶分了一瓶给苏沐橙。


  “学姐,你要吗?”黄少天纯真的问了一句。其实心里在滴血,自己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心动的对象居然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苏沐橙挽了挽散落的碎发,露出了精致的耳朵,耳垂上还点缀着一个心形的钻石耳坠,“不用了,谢谢啊。我等下要取钢钉呢,不能吃东西。”


  然后黄少天就默默地揣着旺仔牛奶神游太空。


  苏沐橙也一直都在瞥着黄少天,两个人各怀心思,前者像正房老婆,后者跟青春靓丽的小三似的。


  苏沐橙也不是什么八卦的人,只是她很少听叶修提到谁,可是在短短的一周里,她就听见叶修提到了这小子三四次。女人的第六感疯起来连自己都打,在苏沐橙看见黄少天第一眼,就感觉黄少天像那情窦初开却没被浇水的小豆芽似的,焉了吧唧又欣欣向荣的。


  看到叶修的时候眼睛都亮成了两个小灯笼。


  她拿着手机假装在刷微博,有一眼没一眼的瞥着黄少天。叶修的性向从来就不是什么秘密,身边关系好一点的人都知道叶修喜欢同性,大家也不会对叶修有什么看法。


  不过随着叶修踏入三十大关,却还是一直单着。男的、女的都没找过,一些嘴巴损得不行的老友就开始调侃叶修是不是不行,才找借口说喜欢男的,找不到合适的同志。


  叶修倒是无所谓,他那脸皮大得跟小姑娘用的压缩面膜似的,在病人面前就是没泡开的小颗粒,礼貌温和、平易近人;在他们这帮老友面前,哗啦一声泡开,有这么大!


  可苏沐橙介意啊!好歹是跟我传了四年绯闻的男人,离了我就不行了,指不定背地里人怎么编排自己是弯仔码头呢!


  想着就跑题了,苏沐橙赶紧回神,看着黄少天一脸忧郁的小模样,内心邪恶地笑着,磨刀霍霍向猪羊。


  “你叫黄少天是吗?”苏沐橙扬起了甜美的笑容,“叶修偶尔会跟我提起你呢!”


  黄少天一听到“叶修”俩字儿就醒了神,“是吗?”他忽然有些期待从苏沐橙那边听到叶修对自己的印象。


  而苏沐橙也没辜负黄少天的期望,她像循循善诱的狼外婆似的,“是啊,前几天他到我家吃饭的时候,还说你是很可爱的病人,跟他弟似的。”说到这里,苏沐橙心里默默地对叶秋说了一句对不起。


  弟弟…啊。


  黄少天明亮的眼睛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苏沐橙这番话里信息太多了,叶修把他当弟弟,还去苏沐橙家里吃饭,黄少天几乎就可以确定,叶修是在和苏沐橙家长里短的时候,用“今个遇到的可爱病人”的态度向苏沐橙提起自己。


  我去,这就试探出来了。


  苏沐橙心里狂暴的吐槽,看起来像是历经情场风波的一个帅小伙子原来段数那么低!刚想开口给黄少天吃一颗定心丸,叶修就从病房外面走进来了。


  “饿吗?”他笑着对苏沐橙说。


  苏沐橙猛地把要对黄少天说的话收回来,一口气没抽上来差点没呛死自己。


  “怎么有点咳?”叶修几步上前,伸手帮苏沐橙顺着背心。苏沐橙心想完了,那边黄少天乌云密布了。


  叶修没注意苏沐橙有些古怪的神情,这年头小姑娘总是有很多古怪的行为和想法,他都习惯苏沐橙挤眉弄眼的了。“你要是感冒,这手术我们就等你好了再做。”


  苏沐橙咳了老半天才缓过来,她挥了挥手说,“我刚只是呛到。”


  “你这人,”叶修有点无奈,“说话都能呛?”


  苏沐橙翻了个白眼,“你管我?”


  “行,”叶修笑了,“我不管你,等下进手术室你别哭。”


  提到要进手术室,苏沐橙就开始紧张,然后把刚才误导黄少天的那些事儿,暂时抛到了脑后。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抓住叶修的手掌,“等下就进啊?”她对叶修撒娇撒惯了,也没注意牵小手有多暧昧。


  “恩。”叶修揉了一把她的脑袋,“慌什么,有我在呢。”


  一旁的黄少天看到这和谐相处的一幕,心碎成了一地的渣渣。他那天到底是忘戴了多少度的眼镜,才能把叶修这样一个笔直的直男,看成自己的官方标配?


  和苏沐橙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叶修才走到黄少天床边,笑着问他说,“今天感觉怎么样?”


  黄少天情绪有点低落,“还成。”


  话音一落,叶修的手掌就贴在了他的额头上。


  像是那个晚上刚被送进医院那样的温度,微凉的手掌贴在黄少天的额头,黄少天的心脏狠狠一悸,忙不迭地抬眸,就撞上了叶修笑着的眼睛。


  明亮、可靠。


  “看你说话都少了,”叶修把手收回自己兜里,“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啊,黄少天小朋友。”


  黄少天小朋友,一句话又把黄少天熊熊燃烧的基情浇灭了。是呢,这人把自己当弟弟呢。


  他烦躁地挥了挥手,“我叛逆期呢你管我!”


  然后把自己裹进被子里面玩手机去了。


  明明是自己对人家发了一顿莫名其妙的脾气,偏偏心里还苦了吧唧的,一心只顾着埋怨叶修,不娶何撩?好像也不对,应该是“不给娶何撩”。


  


  苏沐橙午饭前就从手术室里面出来了,小脸煞白的。看起来娇娇弱弱一女生,麻醉过后睁眼看到叶修居然没撒娇哭,还拽了吧唧的一笑,真挺漂亮的。


  黄少天妈妈送饭来病房的时候,看见这样一个病美人眼睛都直了,见病美人还没人照顾,主动把拿给黄少天喝的汤分一半过去。


  “阿姨不用,”苏沐橙笑着说,“我刚动完手术还没能吃东西呢。”


  黄妈妈收回了碗,递给黄少天喝。“那我晚点再来送饭的时候给你带一碗,你一个小姑娘做手术怎么没人陪?”黄妈妈心疼极了,她没有姑娘,小时候老喜欢给黄少天穿裙子,都不知道黄少天是不是这样被自己弄弯的。


  “我有人照顾啊。”苏沐橙笑了笑。


  正好这个时候叶修提了饭过来,医院食堂打的,这是他自己要吃的。另一只手还提了个粉红色的保温饭盒,是苏沐橙等下可以喝的汤,楚云秀专程送过来的。


  “你看,我哥不就来了嘛。”苏沐橙笑着看黄少天。


  黄少天“霍”地抬起头,正好对上叶修笑着的眼睛。


  叶修走到苏沐橙病床旁边,把放床头桌子上。


  还不忘调侃黄少天,“哟,叛逆期过了啊?正眼看我了?”


  黄少天脸上一红,脑子转得飞快,苏沐橙这样的大美女还不把,还认妹妹,叶修不是基佬自己名字三字儿就倒着写!


  “谁说我叛逆期了!”黄少天都没察觉到自己脸上飞扬的笑意,“我都瓜熟蒂落了!”


  心里的小鸟儿欢快地唱起了歌,春天在哪里。


  黄少天哼哼唧唧地喝着汤,一眼接着一眼地瞥向正陪着苏沐橙说话的叶修,自家老妈也跑过去对苏沐橙献殷勤。


  他一点也不在意了,因为春天在这里啊。

  


  


  TBC.


评论(28)
热度(379)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