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All叶]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 卷一(02)[精怪paro]

  加了个tag“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

  所有文目录

  - 2 -

  

  喻文州结束了和日方代表一天的沟通谈判,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走到停车场。对口公司给他配了辆车,方便出行,等到他钻进车子的那一刻,喻文州才卸下脸上公式化的亲和笑容,有些疲惫的靠在车座上。

  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那处已经没有了伤痕。昨日经历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脏兮兮的怪物鱼人,强大的委员会管理员,荒谬而真实。

  敛下眸子,喻文州发动了车子。

  他已经活了很多年,对于人类来说格外昂贵的时间,对他来说,意外的漫长。他有漫长的岁月可以用来挥霍,可以用来思考。早些年的时候,喻文州时常会想,自己到底是不是由动物化形成人的个例。

  喻文州认为不是的。

  他坚信三千世界纵然无双,但也从不会仅有。

  以前他喜欢翻一翻山海经,去看看那些更像是神话的同类们,可惜他只是一个小鱼怪,不值得被记录进书里,然后被口耳相传。

  那天叶修离开的时候,对喻文州说“到时候会来联系你”,喻文州感觉自己冷静从容了很多年的心脏竟然隐隐地开始激动。

  他期待结束这种孤寂的感觉,那是不同于人类的挑战。

  这天结束洽谈后,喻文州把车子开到了医院,他向酒店熟识的高层打听出了那天那个女孩住的病房,在医院楼下买了束花就走了上去。

  电梯的数字一直在跳动,等到门“叮”的一声打开那一刻,喻文州想着或许自己不算善良,只是忽然有了更美好的向往,他需要和人分享自己的喜悦。

  刚走到病房外,喻文州就听到了里面撕心裂肺地哭叫声,病房里面很多人,女孩的父母、朋友,他们站着像是演皮影戏的木偶。

  女孩用被子裹住自己的浑身上下,像是从肺腑间挤压出来的崩溃,滚,别看我,走开。那些曾经和她那么亲密的人就站在几步开外看,就这样看。

  直到左右人都从病房里面走出来,喻文州才捧着花走进去。

  女孩住的是单人间,她现在的这个情况,也不会有人愿意和她住一间。喻文州走进去的时候,女孩还埋在被子里面呜呜地哭泣。

  那哭声里面充满了绝望和无助。

  “祝你早日康复。”喻文州把花束放在桌上。

  女孩哭着的声音越来越大,直到薄薄的夏被都渍出一块水印。

  喻文州对液体十分敏感,他看着这圈小小的水渍,仿佛能够触摸到女孩那一家濒临崩溃的内心。就像很久很久之前,他还是一条小鱼的时候,就能感受到水流里时而对生活美好的向往,时而对现实无可奈何的屈服。

  他沉默了一会儿,上前隔着被子拍了拍女孩的脑袋,“一切都会好的。”

  女孩有点愣,哭声慢慢地停了下来。

  她接受不了这些日子来的巨变,她受不了变成现在这种人人唯恐不及的怪物,她受不了连自己都恶心自己的生活。所有人都安慰她说你会好起来的,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触碰她一下。除了父母外,所有人那些曾经和自己亲密拥抱拍照的人都没有给过自己一个拥抱,告诉她你会好起来的。就连护士来给自己取血的时候,都是戴着手套的。

  所有人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举动,都在告诉她,你是个怪物。

  女孩慢慢地掀开被子的一角,喻文州看见了女孩已经变得像鱼鳞一样的脸部皮肤,那原本透明的白色小泡泡正在慢慢扩张,变成像鳞片那样坚硬的物质附着在皮肤表面。

  似人非人,像鬼却不是鬼。

  喻文州没有丝毫犹豫地伸手,抽了一张纸巾给女孩擦了擦眼泪。“今天天气挺好的,不掀开被子看看吗?”

  女孩忘记了哭泣,她怔怔地看着喻文州。愣了几秒之后,眼泪像是夏季忽而时至的大雨,成串地流了下来,喉咙里发出像是求救一般的呜咽声,压抑又悲伤。

  喻文州用手指接触了晶莹的泪珠,他能读到里面的难过和惶恐。

  “我帮你拉开窗帘吧。”喻文州笑了笑,顺手又拍了拍女孩的脑袋,“今天天气,不错呢。”

  他对女孩笑了笑,几步上前,把紧闭着的窗帘拉开。九月份炙热的夕阳顺着窗口毫不吝啬地洒下来,像是上天最宝贝的馈赠。

  喻文州回头对女孩笑了笑,背着光向女孩走过去,用纸巾帮女孩把脸上的眼泪擦干,“你会康复的,我向你保证。”

  

  “你倒是善良。”

  喻文州步伐虚浮地走在停车场,正准备取车的时候,上头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他一抬头,就看到叶修蹲在自己的车顶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还行吧。”喻文州笑了笑,脸色在停车场昏暗的灯光衬托下,显得愈发的苍白。

  叶修从车顶上跳下来,抓起喻文州的手,啧啧了两声,“忽然不是很懂你这个小鱼怪了。”

  “我叫喻文州,谢谢。”喻文州笑着说。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因为调动了身体中的纯净水流去帮女孩洗涤身上的污秽,他的手背现在已经显现出了一片淡蓝色的细腻鱼鳞。

  刚要抽回去,叶修就飞快地塞了一瓶东西进自己的掌心里面,淡蓝色的水晶瓶子。

  “这是什么?”喻文州好奇道。

  叶修打了个哈欠,“水。”

  喻文州拧开盖子。

  是水,很纯净的水。

  他不知道对其它妖怪有没有用,可是对他一个小鱼怪来说,纯净的水源,就是力量和生命。

  “需要我干什么吗?”他自然明白无功不受禄。

  叶修笑了笑,他喜欢和聪明人说话。

  

  再一次走进豪庭,喻文州已经感受到了不一样。他仿佛进入了一个和平繁华表面隐藏下未知世界。

  他们把车停在停车场,没像普通人那样乘搭电梯回房间或是走通道上大堂,而是在地下停车场拐了几拐,走到一辆蒙了很多灰的不起眼别克面前。

  站定在别克面前半分钟,喻文州也不知道叶修做了什么,只见车子缓缓地向前开动,露出了地板上的一个不规则坑洞。

  叶修刚想钻进去,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那样,回头对喻文州张开了怀抱,一呲牙笑得格外欠扁,“来,带你飞。”

  他们的确是在飞。

  叶修的手臂紧紧地搂着喻文州的腰,喻文州也配合的抱紧叶修。而叶修的另一只手撑着他的那把奇奇怪怪的伞,此时伞盖高速地旋转着,像动画片里哆啦A梦用来飞翔的竹蜻蜓。

  下降的距离并不算太长,不一会儿他们就踩到了实地。

  喻文州首先看到的就是一扇巨大的门,距离太近,压迫得喻文州快要窒息。

  只见这门有数米长宽,门上拥挤着的异兽狰狞,像是受不了这巨门的镇压,要突破这封锁来到人间。

  “这是六爻门。”叶修收起了自己的伞,对喻文州说到,“明末小冰河爆发,妖物横行,当时的江湖郎中们把龙封印在了皇城底下。行六爻之数,门上以天、风、水、山、地、雷、火、泽,八种神兽为符,将龙永世钉在了这里。以囚龙怨气,镇压万妖。”

  “那鱼怪……”喻文州开口。

  他看到了门上一块醒目的空白地方,四周依稀可见扭曲簇拥着的十尾鱼身,和被翻涌而起的水浪,却不见了鱼首的痕迹。

  叶修迅速接上,“那是何罗鱼。”

  “半个月前,附近商场的施工团队挖到了六爻门的水脉,当晚的作业团队一共六人尽数失踪。隔日我就收到了守门人的通知。”叶修上前几步拍了拍扇门。

  那门笨重,说不出是什么材质。淡淡的腥味弥漫了地底世界,让喻文州仿佛可以看见数百年前的血雨腥风。

  “帮我个忙可以吗?”叶修的手按在门上,没有回头说到。

  “要把我封印进去吗?”喻文州有意调侃,这气氛太沉重,让他感觉透不过气来。

  叶修笑了出来,他就着自己的裤子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怎么会?你都不够格。”说着用伞敲了敲这扇门,“看见了没?这上面全是上古神兽级别的,就你这小鱼怪被封印上去,两秒钟就被吞噬了。”

  喻文州也笑了笑,他扯了扯自己腰间被叶修弄皱的衣服,“那要我干什么,说吧。”

  叶修抬起头,笑得就像见喻文州第一面那样萌贱萌贱,“就喜欢你这种爽快人!”

  “在那之前,我需要先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一下。”叶修揽着喻文州的肩往外走。



  TBC.

  

  鱼:第二章就告白了呀(笑眯眯

评论(30)
热度(1247)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