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黄叶]单行道 - 04.

所有文目录

  


  一周之后,苏沐橙甩着自己的长发,在黄妈妈十分不舍的目光中,潇洒的出院了。留下黄少天一个小瘸腿,每天眼巴巴的等着叶大夫的出现。


  黄少天今年大四了,他是学摄影的,正要准备毕业设计的时候,吧唧一声跟车撞上了进了医院。前几天学习委员特地来医院一趟,就指导老师的意见,和黄少天进行了深入的沟通。


  指导老师想,反正你都要在医院结束里大学生活的最后一段日子,或许可以尝试一下在医院拍一拍世间百态。


  黄少天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他一向不喜欢记录这些负能量的东西。在医院这个鬼地方,如果你愿意,你每天感受到的都是死气沉沉的东西,压抑、痛苦、死别、抉择,这些东西太过沉重,会沉淀成每个人心口上的一道疤。黄少天恰恰最不喜欢的就是揭人伤疤。


  说是这样,不过黄少天还是让同学帮自己把相机送了过来。


  他觉得,他或许可以记录一些,让人感觉到活着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的东西。


  病房里面不允许拍照,黄少天就推着自己的轮椅,到医院的花园那里拍。拍一拍正在复健,明明三十多岁却还要重新学习走路的大叔;拍一拍正在运动,明明穿着病号服却活力四射的小孩们;拍一拍正在散步,明明已经颤颤巍巍,却相互扶持着蹒跚着的老人。


  黄少天每天都耗费大量的时间在重复按下快门,有些拍得并不好,可是黄少天却舍不得删,因为看起来就很有力量。


  这天,黄少天照例在晚饭前回病房,老妈要是来了看到他又出去溜达,会被揪耳朵。


  他刚推着轮椅到了一楼,正准备上电梯回骨科病房的时候,身后一阵喧哗声。


  黄少天回头,看到人生中最为惊险的一幕。


  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手里拎着一把西瓜砍刀,冲进住院部大楼,看见穿着白大褂的就上去砍。四周一下子就像沸腾的开水,黄少天的轮椅被慌乱的人群冲撞歪倒,摔在地上的时候,黄少天感觉到自己的腿骨传来尖锐的疼痛。他心想,你们跑啥,慢点走也没关系,没见识砍医生吗?先报个警啊混球。


  值班的男医生和保安手里握着椅子和男子对峙,男子一通疯狂乱砍,在伤了两个导医和护士之后,再没能往前一步。他心中的怒意更旺盛,一遍狂叫着一边挥舞着手里的刀,喊着“偿命”。


  黄少天费力地掏出自己的手机,刚准备报警,老妈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一阵铃声突兀地响起。


  男子被吸引了注意力,他回头看到黄少天倒在电梯口不远处,手里拿着手机像是在报警的模样,当下就怒吼一声,冲过来就要砍向黄少天。


  身后的保安趁势用椅子狠狠地砸男子的手,西瓜刀脱手后,几个值班医生扔掉凳子,冲上来用尽全身力气抱住男子,任他往自己身上招呼。


  兴许是场面太乱,竟然又被男子找到了机会,躲开了医生的束缚,他似乎认定黄少天是阻碍复仇的仇人,拽过一张椅子就冲了过来。


  黄少天的手紧紧抓住身后的轮椅,正准备抡出去砸人的时候,身后的电梯叮一声响起。


  所有的画面都像是慢动作,黄少天看见刚下班的叶修穿着便服从电梯里面下来,他的身后还有更多乘着电梯的病人或者病人家属。


  黄少天看到立即有人狂按电梯想要关门,有人尖叫还有人作势要冲出来。


  他最后看到的是叶修一下子收敛了和病人说笑的表情,没有丝毫犹豫地扑倒自己身上。


  “恩。”一声闷哼。


  即使是在这么吵杂的环境里面,黄少天依旧能清晰地听到有什么断裂的声音。


  男子还想砸第二下,黄少天终于反应过来,抡起身后地上的轮椅,狠狠砸过去。


  半倒在地,发力并不是那么猛,却也让疯狂中的男子行动受到了阻碍,几秒功夫,保安冲上来从身后抱住男子,几个值班医生也冲上来,合力把男子拖走。


  一场闹剧前后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却让黄少天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黄少天像是没反应过来,愣了两秒之后才猛地伸出手抱住叶修。


  “嘶——”叶修抽痛地吸气。


  黄少天吓得一下子放开了手,“我…我弄痛你哪里了?你伤到哪里了?!”


  叶修缓了半天,“我的手应该断了。”


  他刚刚冲过来的时候,第一目的是保护黄少天的头,黄少天仰面倒地,若是被击中指不定伤得多严重,以前上学的时候,老师就常说一句话,“腹薄如纸,背厚如山”。原本以为自己会被击中背,运气好说不定就疼几天,连损伤都没什么。只没想到运气那么背,被砸到了手。


  两分钟时间,周围一下多了很多穿白大褂的。


  黄少天被人扶起来坐在轮椅上,他怔怔地看着叶修一脸苍白的被人扶着,然后被弄进了手术室。


  被人推回病房,黄少天就看到了妈妈一脸正准备质问他跑去哪儿的面容。身后跟着要帮黄少天处理一下松散的石膏和绷带的医生连忙解释,黄妈妈后怕地冲上来摸黄少天的脸,边掉眼泪边让黄少天以后别乱跑。


  黄少天一副出了神的模样,做什么都反应慢半拍。连妈妈说要回家了,都忘了说再见。


  几个小时后,黄少天听到了有手术床推动的声音,他的房门被推开,几个护士和护工推着一张床走了进来,挂好瓶子整理好一切之后,团团围在床边的人散开,黄少天才看到叶修苍白的脸。


  “叶修!你怎么样了!”黄少天差点没跳起来。


  隔壁病床的叶修笑了笑,“哎在呢,能不那么大声吗,我现在脑袋疼。”声音有些有气无力,就算是笑着也让黄少天心里难受得紧。


  黄少天挪着上了轮椅,自己推着过去伸手摸叶修的脸,“那我小声点,你现在有事吗?”


  叶修偏过头不让黄少天摸,“你手太冰,别伸过来冻我一个病人。”


  “操,”黄少天低头骂了一句,“问你话呢!别转移话题。”


  叶修有些无奈,黄少天有时候固执得跟石头一样,“你这表情,我要说我有事,你不得内疚死。”


  “谁让你冲上来帮我挡?”黄少天眼眶一下子红了。


  叶修伸了伸完好无损的腿踢了踢黄少天,“那你现在是要哭一个给我看吗?”


  “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黄少天伸手一抹眼泪,瞪着眼睛。


  叶修闭上眼睛,“拉倒吧!我讨厌?谁看见我就一副大写的“我喜欢你”的愚蠢模样?”


  黄少天的脸一下爆红,“谁喜欢你啊?哈?你开什么玩笑?就算我喜欢你,我也绝对没有一见到你就花痴好吗?讲道理,我玉树临风,我要追你就直接说好吗?”


  “哎别喊,我脑袋疼。”叶修笑着说,“有没有人告诉你,你一激动声音就尖?”


  “你妹!”黄少天咬牙。


  叶修慢吞吞地扯了扯被子,闭上眼要休息了的样子,“快睡,有话明天说。”


  “说你接受我吗?”黄少天不舍得把轮椅推回去,他默认了自己每次见到叶修就一副大写的“我喜欢你”的模样。


  “是不接受你,”叶修拉被子盖上脑袋,“我怕说了你今晚睡不着了。”


  “你已经说了!”黄少天嚷。


  “不然呢?”叶修没好气,“你当一个成熟男人那么好追?就天天一副小狗看到肉骨头的模样我就上钩?我警告你再不让我睡觉我就翻脸了!”


  黄少天听完推着轮椅头都没回就返回自己的床。


  等到躺下了,盖好被子之后,黄少天才后知后觉地拍了拍自己心动过速的胸口。看着天花板半晌没眨眼睛,折腾了半个小时,还是坐了起来,面对叶修的病床。


  “叶修,我喜欢你。”


  


  


  TBC.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医院虽然大闹很少,但小闹几乎隔天就有。我们总爱开玩笑,说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病人把健康交给我们,我们把性命交给了他们。so sad,希望病人对医生的信任能再多一点。



评论(20)
热度(304)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