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试试<完>

所有文目录

在被催了无数遍之后,终于记得补档这篇了(




试试

 

 

分手之后,没有很难受。

黄少天甚至没有感受到,自己的生活有哪里发生了改变。

 

是的,这是黄少天和叶修分手的第一天。

在十一赛季结束后,叶修就对黄少天提出了和平分手。黄少天虽然诧异叶修为什么会忽然想要结束这段关系,但几乎是没有考虑的,就点头结束了这段感情。

说来他和叶修的关系,说是恋人,其实更像老友些。彼此忙起来的时候六亲不认,闲暇下来的时候就相互调调侃,偶尔出门约个会。现在回想起来,他们的关系似乎也完全没有恋人间的旖旎,满满都是朋友间的自在和欢乐。

那既然这样,分就分吧。

反正都没差。

分手之后,不还是朋友吗?

 

职业选手即使在夏休期也不能真正地休息。夏休期是队伍调整战术和适应新打法的重要过渡时期,实力相当的战队一般都会在夏休期进行练习赛,通过对战发现自身的不足,并加以改进。

在夏休期中期的时候,蓝雨就和兴欣约了一场练习赛。

黄少天和喻文州去机场接兴欣一众人。在分手将近一个月后,叶修再度出现在黄少天面前时,黄少天只感觉忽然间心脏都紧缩了些。这种奇妙的感受来势汹汹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让黄少天想要抓住它的尾巴都做不到。

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坐在车上跟兴欣的人打着招呼,可眼神却片刻也没有从叶修身上离开,那视线几乎是贪婪的,黏在正在和喻文州说话的叶修的身上。

喻文州和叶修一前一后地走上车,黄少天立即往里挪了挪,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说:“老叶坐我这里!”他的话音刚落,身旁就砰的一声有人落座。黄少天被唬了一跳,刚回头就看到苏沐橙笑眯眯地问黄少天介不介意自己坐在他的旁边。

黄少天没反应过来,干巴巴地说了一声不介意。得到答案之后的联盟女神立即低头翻自己的包包,再也没有和黄少天说一句话,让黄少天感觉到了莫名的敌意和排斥。

车子一路平稳地开着,兴欣的人大概是有些舟车劳顿。往日里可以大闹天空的一群人,全都坐在座位上焉了吧唧地闭目养神,就连包子也抱着自己和叶修的包靠在罗辑脑袋上睡得哈喇子横流。

整个车厢里,就只剩下喻文州和叶修在低声交谈的声音。听不清他们两个在说什么,可那低声轻语的姿态,让黄少天怎么看怎么不爽。

车子到了蓝雨,喻文州和叶修率先下了车,黄少天看了也想要立马跟上,可坐在外面的苏沐橙却抱着包,笑着说先等等呗,让大家都下车先。黄少天感觉喉咙跟被鱼刺扎了一样,等到所有人都下车,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开口问:“苏妹子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苏沐橙惊讶地抬起了头,看着黄少天有些不虞还有些莫名其妙的表情,神情也慢慢冷了下来,背起自己的包头也不回地下车,丢给黄少天一句话:“是啊。”

这个小插曲让黄少天感觉像是鞋子里的一颗沙子,硌得他浑身不适又无比心慌。

这不对,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无论什么时候,叶修都不会把自己晾在一旁,哪怕不跟自己说话,但黄少天也总会知道,叶修在看着自己。以前无论叶修跟谁说话,黄少天也没有过像方才一样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只是隐约间,黄少天知道自己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从不用嫉妒别人。以前苏沐橙虽然对自己说不上友好,但也绝对不是真的针对和为难。

黄少天的心慌还没能找到原因,练习赛就开始了。

心底的疑惑和惊惶不影响黄少天在赛场上的发挥,他甚至是更加勇猛地将机会主义的风格打得更漂亮。

团战结束后的单挑,黄少天走到坐在一旁的苏沐橙身边,想开口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却看到了苏沐橙距离感更加强些的微笑。若说方才在车上,苏沐橙对黄少天的态度还有一些愤怒和为难,那现在,苏沐橙好像已经把黄少天当成没什么关系的人了。

黄少天想说的话无从问起,看着苏沐橙礼貌的笑脸,他只感觉到心脏一阵阵的紧缩。

叶修会不会也这样对自己?

这个念头忽然间在脑海里出现,砸得黄少天眼冒金星也惶恐不已。几乎是本能的,黄少天抬头寻找着训练室中叶修的身影。

叶修正撑着桌子指导着罗辑什么,他退役后,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培养着罗辑和乔一帆的战术意识,每一次练习赛都不假人手地悉心指导着。

看着叶修认真的侧脸,黄少天忽然想起了第十赛季之前,他们还没有在一起之前的日子。那一年是叶修最辛苦的一年,他用自己的心血化成砖瓦,添在兴欣那简陋的茅草小屋上。可即使是这样,叶修也从未忘记过忙里偷闲地给黄少天一个微笑。

跟叶修在一起之后,黄少天时常会问自己为什么和叶修在一起了。

黄少天从未想过自己喜不喜欢叶修。

可如果黄少天喜欢叶修,那他应该是喜欢以前的那个叶修,认真的、强大的、坚持的叶修。但在一起之后,叶修让黄少天看到了更多的一面,温柔的、细腻的、包容的,这么多的叶修让黄少天有一些不知所措,他甚至是有些抗拒这些叶修,像一个固步自封的蜗牛一样,只愿意背着从前自己喜欢的叶修停在原地,却不愿意跟着更鲜活一些的叶修向前一步。

黄少天看着叶修,可叶修却一直没有像以前那样,忙里偷闲地抬起头对黄少天眨眨眼睛笑一笑。

 

“少天,我喜欢你。”

黄少天第一次知道,其实叶修的眼睛也很好看。

黑白分明的,就像国画里面的游鲤,鲜活又灵动。笑起来的时候,就像山泉水底那清凉圆润的鹅卵石,让人感觉到难以言喻的熨帖和舒坦。

“少天,你想和我在一起吗?”叶修接着问了一句,眼底的笑意就像三月里的春风,十里春色不如他唇角一抹笑意。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叶修,让黄少天有些怔愣。叶修显然是有备而来,他握着黄少天的手,散漫又认真无比地轻轻摇晃着,让黄少天觉得,这次再不抓紧,以后都没有机会抓住这个人了。

黄少天的手猛地一用力,将叶修的手纳入掌心。那占有的意味已经不用再用言语表达了。只是黄少天说出的话却远没有他的举动这般果决和坚定,他磕磕巴巴地对叶修说:“……试试看。”

 

黄少天一直看着叶修,看着认真指导着后辈的叶修。

忽然间想起了,叶修当初对自己表白时候的全部事情。

然后他又看见了叶修撑在桌子上的手,白皙漂亮、纤长秀美,可就是这样的一双手,却能在荣耀的世界里面上天下海无所不能。

好想,抓住。

叶修突然抬起了头,视线正对上了黄少天的目光。他自然地对黄少天笑了笑点了点头,那笑意和以前对黄少天的并没有多大区别。黄少天觉得一阵惊喜,即使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高兴。

黄少天走了上去,想对叶修说点什么,却无从开口。叶修挑了挑眉,转身走到了喻文州身边,两个战术大师又开始叽叽咕咕地讨论些什么。

即使黄少天知道喻文州对叶修没意思,叶修也不可能喜欢喻文州,可在叶修绕过自己走向喻文州的那一秒,心脏就像有一只大手狠狠地攥住那样,让黄少天无法思考也无法呼吸。

几乎是下意识的,黄少天大步上前,抓住叶修的手臂把人拖出了训练室,闹出的声响惊动了整个训练室。

还在指导队内训练的苏沐橙抬起头来,疑惑地看向喻文州。喻文州推了推鼻梁上挂着的平光眼镜,对苏沐橙耸了耸肩膀。

再说被黄少天拖出训练室的叶修,他站稳后猛地挣开了黄少天的牵扯,黄少天被叶修的力道挥开得踉跄了几步。他有些吃惊地看着叶修。

叶修叹了一口气,有些不耐烦地扯了扯自己的领口:“黄少天你想要干嘛?直接说。”

这样的姿态,让黄少天很生气。

他大声喊道:“我能想干什么?你对我有意见直说,别这么奇怪。对我爱理不理、忽远忽近,把这姿态表现出来给我看,不就想我问你吗?”

听到黄少天的话,叶修先是一愣,然后便是有些嘲讽地牵起了自己的唇角,懒散地倚在墙上,打了个哈欠,用手掩了掩自己的唇:“奇怪的是你,黄少天。”

黄少天一愣,叶修走近黄少天,站在黄少天的身侧,伸出手拍了拍黄少天:“少天,我们已经不是恋人关系了。我用对待普通人的态度对待你哪里不对?倒是你,你希望我怎么对你?分手了还巴巴地对你好?不觉得这样很过分吗?”

叶修说完,就错开了身子,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留下黄少天一个人,浑身僵直地站在原地。

 

黄少天的脑袋乱成了一团浆糊,叶修刚才的那一番话,像满是钢针的皮鞭,抽得黄少天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之前他觉得,在一起不在一起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叶修从来都是这样对黄少天的,而他也没觉得自己有多喜欢叶修,非叶修不可。所以当叶修提出要分开的时候,黄少天甚至是理由都没有问,直接就点头结束了关系。

可叶修方才“普通人”的那个词,就好像戳中了黄少天的命门那样,让黄少天难受到无以复加。

他转身猛地追上去,将叶修拉进最近的会议室,反手锁上门。叶修被黄少天死死地抵在墙上,差点喘不过气来。黄少天的双眼通红,像是被逼急了。

“黄少天你干嘛?!”叶修嘶哑着声音问。

黄少天俯下头,狠狠地一口咬在叶修的唇上,才像解了气那般,松开钳制着叶修的手,进而将叶修整个人圈在怀里。

“你为什么要分手?”声音闷闷的,从叶修的肩侧传过来。

叶修挣了挣,没挣开黄少天的怀抱,只能无奈地任由黄少天抱着自己。

黄少天看不清叶修的表情,他只听到了叶修淡淡地说着,只是不想在一起了。

不想在一起了。

一句话就扎得黄少天鲜血淋漓。

“凭什么!?”黄少天紧紧地掐着叶修的腰,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叶修的双眼,“说要在一起的人是你,想要分开的人也是你,你到底把我当什么!?”

黄少天说完后,叶修忽然间笑了起来,唇角那同往常一样嘲讽的弧度忽然间像带了血般。

叶修大力地推开了黄少天,两个人差点摔倒在地上。叶修扶着墙,一脸失望地看着黄少天,接着一言不发地就要转身走出会议室。黄少天心里的惊惶就像疯狂滋长的海藻,他背上爬满了冷汗,从看到叶修脸上那明显的失望神色之后,黄少天就知道,叶修这一转身便不会再回头。

不能让叶修走!

“不能走!”黄少天冲上前,从身后狠狠地抱住了叶修。

叶修却是连挣扎都欠奉,他浑身僵硬地任黄少天拥着。半晌,他才干巴巴地说:“以前我觉得我能让你喜欢上我,所以我跟你表白,问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后来我觉得无论我怎么做,你都吝啬地不给我一点喜欢,于是我选择了分开,让两个人都好过。”

黄少天的脑袋嗡地一声响,下意识地辩驳:“我没有不喜欢你!”

叶修忽然笑了,那笑声里面似乎都带着苦涩:“黄少天,你的喜欢是有空的时候找我PK?你的喜欢是连分手了原因都不问?还是你的喜欢是在分手后还想要我对你好?”

喜欢?不喜欢?

黄少天的意识都成了一团乱麻。

“不是!”黄少天大声打断了叶修的话,他把叶修转了过来面对自己,眼睛通红地说。可是在反驳之后,黄少天却再没有要说的话。

说什么?难道说我以为你对我的态度一直不会变?难道说我因为知道你喜欢我所以有恃无恐?难道说那盲目的因为叶修喜欢自己而拥有的自信?

黄少天这才发现,他在感情中所有的高高在上、游刃有余、有恃无恐,都是叶修宠出来的。

自己好像没给过叶修什么,甚至是在性爱里,都是叶修在将就自己。

但现在叶修不愿意宠着黄少天了,黄少天要怎么办?

 

黄少天在这一瞬间慌乱了起来,他忽然间掉了眼泪,手臂虚虚地环着叶修的腰不敢用力,那小心翼翼的姿态让叶修的眼眶忽然间也变得酸涩。

“叶修……”黄少天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一遍一遍地叫着叶修。

这个向来以机敏著称的机会主义者在感情上,却迟钝得像一个蹩脚的孩子。直到分手后的一个月,黄少天才感受到了分手时刻,叶修感受到的剜心疼痛。

他哼哼唧唧地哭着,像一个孩子,哭得叶修难受又心软。叶修抬起手擦了擦黄少天的眼泪,黄少天忽然间像是抓到了叶修的什么把柄一样,立即攥住了叶修的手,紧紧地、用力地,“叶修叶修,你还喜欢我对不对?是不是,你告诉我还喜欢我对不对?我知道错了,我知道我错在哪里了。我们和好好不好?”

黄少天急切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愿,他直勾勾地盯着叶修,生怕错过叶修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半晌,叶修轻轻把手从黄少天的掌心抽了出来。

看着黄少天又要哭的表情,叶修似笑非笑地说:“我是喜欢你,还喜欢你,”黄少天一怔,叶修继续说,“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

黄少天只听得到叶修说还喜欢自己,他哪里还听得到别的,只顾抓着叶修的手,一边哭一边笑,抽抽搭搭地说:“没关系,那我追你。叶修我想和你在一起,我追你好不好?在一起好不好?不然你先和我试试看,我追到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为止!”

叶修觉得自己怎么就是拿黄少天没办法呢,他看着黄少天哭得不争气的模样,忍不住伸出手帮黄少天擦眼泪。可黄少天还是哭,又哭又笑,让叶修看得心软又心疼。叶修无奈地扯了扯嘴角,那笑意总算有点黄少天熟悉的甜蜜和纵容:“那就试试看?”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笑,身后就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叶修忙不迭地拉开门,就看到了苏沐橙阴沉的小脸。

一看到叶修被黄少天抱着,苏沐橙的小脸都快狰狞了。她上来就直接把黄少天从叶修身上撕下来,牵着叶修的手恶狠狠地往外走,还不忘回头龇牙咧嘴地对黄少天喊着:“我才不承认让叶修哭鼻子的黄少天!哼!叶修我们回家!”

喻文州站在一旁笑得肩膀都抖了起来,叶修感觉老脸都丢到了太平洋,看着喻文州笑得不能自理的模样,恶狠狠地想,蓝雨的boss以后都甭想要了!

黄少天急吼吼地奔上去握住叶修的手,叶修哭了?!

于是场面乱成了一团。

 

 

“你看,明明是你先表白,让我跟你在一起,所以你穿婚纱。”黄少天严肃地说。

叶修嗤笑:“你可别忘了最后是你死皮赖脸地把我追回来的,婚纱我不穿,你穿!”

苏沐橙和喻文州正在挑伴郎和伴娘的衣服,对正在争吵的黄少天和叶修选择视而不见。反正这两个人有得折腾,每次碰到一起都和幼稚鬼一样。

这不,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为了决定谁穿婚纱,把当年两个人谈恋爱的事情都刨了出来也不嫌弃丢人。

黄少天才不觉得丢人呢,即使最后真的是他死皮赖脸地把叶修追了回来。

晚上的时候,黄少天在床上把叶修干得求饶,嘴里胯下不饶人,都像机关枪似的突突个不停:“你穿婚纱,就要你穿婚纱!不穿我就干死你!”

 




FIN.

评论 ( 20 )
热度 ( 865 )

© 一颗糯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