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All叶]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 卷一(05)[精怪paro]

所有文目录

  

  - 5 -


  叶修的脸色在停车场的灯光衬托下愈发的惨白,他呛了水断断续续地咳着,喻文州帮叶修顺了顺背心。

  “田森那里可以了吗?”喻文州太过体贴人意,他注意到叶修在他问话之后瞬间发白的脸色,主动岔开了话题。叶修深深地看着喻文州,半晌配合着喻文州转移了话题,“人家是上古神兽,你个小鱼怪担心什么?”

  喻文州笑了笑,站起身来,一把搀起叶修,“你现在比小鱼怪还弱。”

  叶修不知是伤到了那里,喻文州在摸到叶修手臂的那一刻,直感觉自己触碰到的是万年冰川底下的冰块,没有一丝一毫活物的温度。

  两个落汤鸡在其他人诧异的视线中,一本正经地走回了房间。

  像是为了应景那样,不出片刻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喻文州给浴缸里开满了热水,把叶修推了进去。自己则是站在行李箱面前思考了半分钟,抽出了一套衣服,递给叶修。

  豪庭的水忽然间变差了,充斥满了消毒液的味道。喻文州站在淋浴下,冲了半分钟之后就感受到了变化。他冲隔着一个帘子的叶修说,“水脉封上了。”浴缸那边的叶修半晌才噢了一声。

  喻文州快速地往自己身上涂抹沐浴露,这种水质他并不想花更多的时间在冲澡这件事情上。那边浴缸里的叶修似乎也休息够了,哗啦一声拉开浴帘走了出来。还特地走到淋浴的喻文州背后,伸手拍了拍喻文州的屁股,“小鱼怪转过来给我看看你的人鱼线。”

  “不要。”喻文州拒绝道。

  叶修也只是开个玩笑,他连眼神都没逗留半分,扯过一旁挂着的毛巾就盖在头上往外走,关上浴室门的那一刻还不忘吐槽一句,“小气。”

  喻文州走出浴室的时候,就看到叶修半死不活地趴在他的床上,身上的水珠还没擦干净。

  “欠揍呢你!”喻文州回头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甩叶修身上。叶修接过毛巾慢吞吞地擦身上的水。“这套衣服你先穿着。”喻文州把先前翻出来的那套衣服递给叶修。

  两人的手指不经意间触碰了一下,喻文州立即就读到了水里面的感情。兴许方才叶修只是用手揉了揉眼睛,可是喻文州还是感受到了那体液里无尽的思念和沉重,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叶修套上了衣服,笑了笑对喻文州说,“能不能别窥探我隐私?还能不能愉快地相处了?”喻文州摊了摊手,将手上的毛巾甩到一旁的茶几上,裸露着精壮的上身,他的胸膛上有一个印记,像是一颗蓝色的水滴。

  “作为补偿,把你成精前后的事情都事无巨细的告诉我吧。”叶修仰面倒在了床上,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对喻文州说到。

  喻文州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对一个认识不到一周的人产生如此大的亲近感。兴许是他这些年来太寂寞了,才会遇到一个同类,就这般想要靠近。也兴许是,像他脑海中隐隐约约的那个念头那样,他或许真的认识叶修。

  叶修就仰面倒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喻文州。那眼底似乎有掩盖不住的温柔和思念,让喻文州觉得心脏发疼。

  他擦干头发之后,慢吞吞地爬上床,就躺在叶修的旁边。

  两人面对面的侧躺着,叶修伸手抓住了喻文州的手,喻文州没有拒绝,而是真的笑着说起了自己的过往。

  “我是小鱼怪,什么鱼不记得了,哪片海也不是很清楚。”

  叶修嗤笑了一声,“你这回忆录也太简陋了。”

  喻文州自己也笑了起来,他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继续说道:“其实还行吧,我开始有意识的时候,海面上还是战火硝烟弥漫的。等到我长大了一些,那片海变得很平静祥和的,每天都会有洋溢着幸福笑容的渔民驾驶着小渔船出海打渔,沙滩上还有小孩子捡贝壳去卖。我第一次吃人类的食物,是很多年前的小海啸。海啸过后渔民们往海里投了三牲五畜,以求得到‘海神’的庇护。”

  “好吃吗?”叶修打岔问。

  喻文州也觉得有些好笑,“不好吃,海水泡咸了。”

  “后来大概到了改革开放那段时间吧,东南沿海一带开发得很快。水质越来越差,海里面的垃圾也越来越多,我受不了了,每天想着要是能够离开这片破海就好了。然后有一天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我能变成人了。”喻文州继续回忆,“后来我先是花了很多年的时间读书挣钱,钻了当年人口普查的空子,得到了一本户口本,户口本里祖孙三代其实都是我。”

  叶修欢快地笑了起来,喻文州也觉得很开心,能有个人陪自己分享独孤的过往。

  “然后有了安身立命的根本后,我就想要了解一下,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只有我一个小鱼怪,是不是只有我一个怪。”喻文州的眼神中出现了一点向往,“可惜我一直都找不到,最近我还养了一只猫,也不知道我这么一直养下去,它会不会变成一只小猫怪。”

  喻文州说着说着,感觉眼皮越来越沉,他克制不住自己的睡意,挣扎了一番之后,只能沉重的跌进梦里。直到喻文州沉重的呼吸声响起,叶修才敛去自己脸上的笑容,他伸出手按在喻文州的胸口上,掌心下是有力的心跳。

  叶修微微颤抖了起来,他长呼一口气,抱着头皱了皱眉。身上的冷汗越出越多,脸色也愈加的苍白。

  不多时,房间的门就被敲响。田森推开门走了进来,他身上还带着浓重的水汽和血腥味。田森挠了挠自己的头,“叶神,好了。”叶修吃力的爬起来,斜靠在床头,哑声对田森说:“有烟吗?”

  田森从兜里掏了一包被水泡开的烟来,憨厚地笑着。叶修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滚蛋。”田森一副老实模样,跟之前和喻文州接触的那个爽朗东北经理实在是有些差别。

  他们活了太长时间,不知不觉连性格和出身都为自己量身打造了好几套。

  “大田,辛苦你了。”叶修最后还是说了这句话。

  田森搓了搓手掌,“不辛苦。”他看向了床上熟睡的喻文州,“喻队还没醒吗?”

  叶修低下头,用手撩开喻文州额前的发,“快了。”

  田森点了点头,“那就好,我在他面前扯皮的时候心理压力可大了。”叶修乐不可支,“你就仗着他现在只是个小鱼怪可劲儿欺负他吧!”田森挠了挠头发,他老实地说道:“可不是,换做以前我哪敢在他面前撒谎啊,没两句就被看穿了。”

  说了两句之后,田森就消失在了夜色里。叶修叹了口气,伸出手指去捏喻文州的鼻子,快点醒来吧。

  

  喻文州觉得自己很久没睡过那么舒坦的觉了,他伸了伸懒腰,慢条斯理地睁开眼睛。一下子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叶修。

  叶修紧闭着眼睛,纤长的眼睫毛投下了一小片阴影,看起来无辜又无害。喻文州正看得有些出神的时候,叶修一下子睁开眼,含着笑意的眼睛猛地凑近喻文州。

  喻文州被吓了一跳,叶修立即猖狂地笑了起来。

  洗漱完毕之后,喻文州从行李袋里面翻出一套休闲服递给叶修,他们俩的身量相仿,虽然他的肩比叶修要宽,但不是西服也不是很明显,最多叶修穿起来有些松垮。

  叶修也没在意喻文州给他穿什么衣服,果断套上之后,站在地上蹦了两下。

  “你……”喻文州开口,他想问的东西有很多,昨晚莫名其妙地睡着了,他现在有一肚子的疑问。

  “嘘,”叶修在唇边竖起了手指,“想知道就跟我走。”

  那笑意区别于昨晚的压抑,让喻文州像是被蛊惑了般,未曾过多思考就点了点头。

  出去的路上是叶修开车,他直接把车开到了三环了一个小巷子里面。

  “这不能停车吧。”喻文州下车前这样说。

  叶修一把牵过喻文州的手,“哎呀没关系。”

  他带着喻文州脚步不停的走到巷子的尽头,眼看就要撞上墙,下一刻他们就从坚实的墙面上穿了过去!喻文州自己偷偷退后了一步,脚后跟却怎么也穿不过去了。

  眼前是一个上了年头的四合院,院里有半大的年轻小伙子好似在训练,看见他们两人进来,齐刷刷地叫着叶神、喻队。走廊下还有人蹲着吃泡面,边吃边监督院里的小孩儿们训练。叶修伸脚踢了踢那人的屁股,“老冯呢?”那人头都没抬,叉子往后一比划。

  叶修带着喻文州转身走,拐了一会儿,就到了“主席办公室”。

  “有点眼熟。”喻文州捏了捏叶修的手,这样说道。

  叶修笑了笑,那笑容里面有些恶作剧的味道。“等下让你看更眼熟的。”

  他推开了大门,办公室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坐在大桌子后面的中年谢顶男子,另外一个倒一旁的真皮沙发上,呼呼大睡。他的肚皮上还躺着一只小猫,通体雪白,尾巴末处有一抹黑。

  喻文州看了一眼就叫出了声:“舔舔?”

  沙发上的一人一猫悠悠转醒,金色头发的男子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打了个哈欠,“队长你叫我?”他肚皮上的猫“砰”地一声化形成人,那是一个雪玉可爱的男孩子,十三四岁的样子,他嫌弃地瞥了一眼金发男子,撇撇嘴说:“队长明明是叫我!”

  

  

  TBC.

  日更小王子正在努力回归,跟污楚约好了九月完结(

评论(30)
热度(977)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