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All叶]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 卷一(06)[精怪paro]

所有文目录

 

  

 

  - 6 -

 

  

 

  喻文州第一次为了自己的消化能力不好感觉到无所适从。他看着眼前两个正在争吵“舔舔”还是“天天”,还口口声声叫着自己队长的人,选择了退后一步,唰的一声站在了叶修的身后。

 

  叶修笑得肚子都要痛了,上前去把吵成一团的两个人都拎开。

 

  “行啦!”叶修拉着喻文州坐在了沙发上,“你们都吓到文州了。”

 

  一听这话,原本吵闹不堪的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安静如鸡地坐在沙发上怯生生地看着喻文州,一眼接着一眼的偷瞄,看得喻文州有些心软。办公桌后边儿的中年男人也走了过来,他笑得有些欣慰,眼眶都发红了些,“文州啊,好久不见。”

 

  他对喻文州伸出了手,宽厚的手掌让喻文州觉得有点熟悉。喻文州伸出手,握上。他立即读到了对方传给自己的信息,“冯…主席。”一句话差点把所有人都喊红了眼。喻文州似乎感觉到了一股阔别重逢的心酸和感动,他不由自主地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哇!”一旁的男孩子一下子就哭了出来,猛地扑进喻文州的怀里。那眼泪濡湿了喻文州的衣服,眼泪里的感情有依恋、有想念,还有尊敬,很多浓重的感情一下子传达给喻文州。“队长我好想你!队长我超级想你啊!”

 

  男孩边哭边叫,紧紧地抱着喻文州不撒手。

 

  “队长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小卢啊!呜呜,你不在黄少每天都在欺负我,让我给他捏腿捶背,端茶还要送水,真的太过分了!队长我好想你呜呜呜,你不在都没人给我做过鱼片粥了,不信你摸摸,我这些年都没有长高了!”卢瀚文哇哇地哭着,他年纪还小,尤其还是在亲近的人面前,更不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哭得喻文州的心脏也跟着痛了起来,他抬起头摸着卢瀚文的脑袋,软软的毛发,就像舔舔抱在怀里那样,温暖又安心。

 

  “不哭了。”喻文州开口,发现自己的声带艰涩无比。

 

  他将自己的注意力抽离一些,看向站在一旁同样红着眼睛的金发男子。喻文州浅浅地笑着,“你呢?要抱一下吗?”

 

  话音刚落,金发男子也抱了过来,同样眼眶红红的。喻文州觉得心脏像是被猛击,他颤抖着开口,“少天……”

 

  刚叫出口,金发男子就霍地抬头,他瞪大了眼睛看喻文州,最后也哇一声哭出来,扑上去紧紧地抱住喻文州。

 

  叶修在一旁看了半分钟,觉得小卢快被闷死了,伸手把黄少天扒拉开来。一大一小都眼睛红彤彤的,跟兔子似的。

 

  卢瀚文哭得有些打嗝,觉得丢人,抱着喻文州的腰把脸埋在喻文州肚皮上不肯抬头。

 

  喻文州也宠着他,抱着卢瀚文一下又一下拍着他的背。

 

  冯宪君给足了他们久别重逢的时间,他打开门叫人端几杯茶过来。

 

  “好了,别哭了你!”叶修一巴掌糊在黄少天脸上,金发男子顺势借着叶修的手掌蹭了蹭自己满脸的眼泪。他单手搂着叶修的腰,动作有些亲密。擦干了眼泪之后,抬头对喻文州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但更多的是满心欢喜和无条件的信任。

 

  冯宪君亲自端了茶过来,笑着说:“先喝点茶平复一下情绪吧。”还顺便把一杯橙汁端到了小卢面前,“呐,你小孩子喝的。”

 

  小卢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头,一边觉得自己抱着队长哇哇大哭有些丢脸,一边又不舍得松开队长,他端起橙汁抿了抿,抬头对喻文州笑得很开心。喻文州拍了拍他的头,以示安抚。

 

  冯宪君看得有些感慨,无论怎么变,哪怕轮回转世,只要灵魂未灭,这待人接物的性格始终都不会变化。

 

  “我知道你们还有很多的话想说,”冯宪君放下了手里的杯子,“文州我知道你现在还有很多事情不清楚。只是一时半会儿你们也讲不通不是嘛,正好我这边有一个任务,跟你们接下来要去的目的地,应该是相同的。”

 

  冯主席话音落了,就有一副画面浮空显现了出来,画面里一支像是剧组一样的队伍,正在原始的森林里等待救援,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浓浓的绝望,只凭借着百分之一的希望,表面上有序地等待着救援。看起来只像是普通的森林迷路,接着画面一转,到了晚上。这个剧组里面的每一个人到了晚上都如临大敌般的守在篝火旁边,手里握着算是趁手的武器,哪怕是道具。他们神情惊恐,紧握的双手都在颤抖。火光将他们的影子在地上拉长,林间的风扫过,地上的影子扭曲,像是地域里猖獗欢呼的恶鬼。画面忽然像是平静的水面漾起激烈的波纹,原本围着篝火坐着的众人却像是着了魔似的,拼命地要至他人于死地,他们杀红了眼,手中的道具染血。直到有一个同伴死去,他们才像被按下了暂停键那样,清醒过来。然后沉默地将篝火灭掉,麻木地转身个睡个的。

 

  叶修的表情有些凝重,“这是魇。”黄少天也十分严肃,这个妖的道行深不可测,他们竟然无法找到法眼在哪里。卢瀚文抱了抱喻文州的腰,低声给喻文州解释:“队长,我们要去那个山里帮你把身体和银武取回来。到时候你就会什么都想起来了!”

 

  喻文州用手摸了摸卢瀚文的脑袋,他虽然不是很清楚叶修口中的“魇”是何物,但不代表他弄不清这一次事态的严重性。如果用一半能力被六爻门封印的何罗鱼来衡量,那这次的妖物绝不会比何罗鱼要容易对付。何罗鱼的幻境还有实体的烟雾,而这个妖物显然要更胜一筹。

 

  画面消失后,冯主席对他们说道:“之前有一个队的救援组进去过森林,同样没有出来。现在警方已经封锁了入口,移交由我们处理。下边黄少你来介绍一下状况吧。”

 

  被叫黄少的金发男子先是冲喻文州爽朗一笑,他说道:“我想我还是先给队长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黄少天。”喻文州也笑了笑,他心底有对这个男子最坚定的信任,“恩,我想起来了,你和童丽丽合作过是吗?”

 

  黄少天的眼睛很亮,全身上下都带着像小太阳那样的朝气。“对啊,那是我现在的副业,帅吗帅吗?!”他立即对喻文州这样说,像是讨赏的孩子。

 

  喻文州弯了弯唇角,“帅。”得到了夸奖的黄少天感觉浑身上下都顺坦了起来,卢瀚文瘪瘪嘴,抱住喻文州的腰,撒娇道:“队长我出道肯定比黄少要红。”

 

  “你小子作业写完了没有!”黄少天立即呲牙,“队长你快监督他!他人类世界生存条例四级还没过!”

 

  “咳!”眼看就要闹起来,冯主席默默地重重咳嗽了一声。

 

  叶修很久没看到他们几个人这样闹,似乎有些怀念。但现在却不是能够耽溺在回忆的时刻,他等待了许多年的时刻到来,等到喻文州“醒来”,他再好好享受这让人感觉到温暖的嬉闹也不迟。

 

  “我原本也在那个剧组。”黄少天正色道,“我和童丽丽都是那个真人秀节目邀请的嘉宾,半个月前结束了在B市的拍摄,童丽丽因为被何罗鱼标记意外没去成,而我在一周前跟着剧组,到了昆仑山。这一期的节目是类似于野外求生,大家都比较放松,当郊游一样。进林子的第一天,就出了意外。所有辨别方向的方法都不能用了,所有跟外界联络的设备也都没有用了。除了偶尔还能接通的求救电话外,我们与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一开始大家都还能保持镇定,等待救援。我觉得或许可以解决那个妖怪,就留在了剧组。然而三天时间,都未见那个妖怪现身。第三天,救援队伍到了。剧组的人都很高兴,救援队伍带着我们走了很久,发现也陷入了无尽的绕圈,又再一次发出了求救。就在这个晚上,所有人都睡着了的时候,我们忽然好像看到了林子里有影子,像是一个人骑在马上。接着大家都开始疯魔,拿起周围一切可以利用的武器,要杀人。我那个时候还是清醒的,我能够看见那个影子绕着我们不停的转圈,而马背上的那个像是人一样的影子,没有头。”

 

  “你们杀了一个人之后,影子就消失了是吗?”叶修开口问到。

 

  “是。”黄少天点头。“接着的每一天晚上,都是这样。还没有人死之前,所有人都像着了魔一样,一定要至任意一个同伴于死地。我完全找不到法眼。”

 

  “你怎么出来的?”喻文州皱眉道。

 

  黄少天咧嘴笑,“我飞出来的啊!我虽然找不到那个妖怪,可是那个妖怪也困不住我!”

 

  卢瀚文立即回头,眼睛亮晶晶地对喻文州解释道:“我黄少是鹦鹉!”

 

  黄少天立即一个爆栗敲在卢瀚文的头顶上,“说了一万遍了不是鹦鹉!再说我是鹦鹉我就打你!”

 

  卢瀚文瘪瘪嘴,眼巴巴地看了看叶修。叶修觉得这俩相处起来跟好玩似的,一会儿吵得不可开交,一会儿又粘在一起,偏偏黄少天又十分宠卢瀚文,卢瀚文又十分崇拜黄少天,俩凑在一起整天都跟拍戏似的。

 

  把昆仑山那边的情况介绍了一番过后,叶修对冯宪君说,“先把文州的基本权限恢复了再说吧。”

 

  冯宪君点了点头,对他们几人说道:“明天你们会和B市这边的特种兵队伍一起过去昆仑山,先回去休息吧!”

 

  从冯主席的办公室离开之后,喻文州笑着说:“有点难以消化。”

 

  小卢嘴快,他牵着喻文州的手,仰着头说:“队长,你很快就会想起来的!”

 

  黄少天过来拍了拍卢瀚文的脑袋,“小卢你先给队长介绍一下情况吧。”

 

  “好嘞!”卢瀚文拉着喻文州到处找地方坐,“队长,我们是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的,理论上来说,你虽然现在是非法成精的,但你以前是合法成精的。但这没关系,因为我也是非法成精的。我们这边儿除了叶修前辈和少天前辈他们几个人,全都是非法成精的。我们隶属于国家,只要是被鉴定为与妖怪相关的案件,都会移交给我们处理,我们对外是绝对机密的!听起来是不是很酷!我们还有训练课程的噢……”

 

  小卢有些兴奋的声音越来越远。

 

  叶修看着喻文州背影的眼神有些怀念,显然他并不是一个有很多情绪表露在表面的人,可却在喻文州快要“醒来”之际 ,流露出了太多内心的渴望。

 

  黄少天伸出手遮住叶修的眼睛,不管不顾这是什么地方,抱住叶修的腰把人按在自己怀里。叶修用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别闹。”黄少天把脑袋埋在叶修的肩窝,像是不用呼吸那样,只想奋力沉溺在叶修的味道里。他忘了已经过去了多少年了,他们终于等来一个重回原位的机会。

 

  半晌,叶修抬起手呼噜了一把黄少天的脑袋,许久不做,动作倒是有些生疏了。黄少天搂紧叶修的腰,偏过头咬上叶修的唇,辗转厮磨,黄少天迫切地希望将那两片冰凉的薄唇染上属于自己的味道。叶修轻轻叹息了一声,就被黄少天钻了空子,舌尖窜进他的口中,细细地缠着他的舌尖。

 

  这实在是一个温存的吻。叶修轻微地喘着气,抱着黄少天拍了拍。

 

  “你什么时候把头发染成这样了?”叶修笑着说到,语气里有亲近和宠溺。

 

  “做节目染的。”黄少天抬起头来看叶修,明亮的眼睛里溢满了的都是喜欢。“你喜欢吗?不喜欢我就换回来。”

 

  叶修伸手摸了摸,笑着道:“还成吧。”

 

  黄少天笑了笑,阳光健气。想了想之后,又有些担忧地对叶修说:“老叶,明天去昆仑山你别逞强啊,我总觉得这个妖怪不会太简单。”

 

  叶修嗤笑,什么时候轮到你小子操心我。

 

  

 

  

  TBC.

  以后都会丢七点定时,七点如果没有,就是这天没有更新。

  周更(7216/20000)正在缓慢读条

评论(23)
热度(980)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