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All叶]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 卷二(06)[精怪paro]

所有文目录
 

  
 

  - 6 -

 

 

  叶修感觉自己的眼眶灼痛了一下,但或许只是错觉。

  他自然地挥了挥手,朝喻文州旁边的位置走过去,懒懒散散地坐了下来。

  “文州,欢迎回来。”他大方的张开了手臂,只有指间几不可察的颤抖泄露了他的真实情绪。喻文州笑了笑,倾身拥住男人比记忆中要更瘦些的身子。喻文州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平缓的水流,温和而清凉,难以言喻的熨帖。他用手自上而下的抚摸着叶修的背,“瘦了点了,我不在这些年有好好吃饭吗?”

  叶修低低笑了笑,他拍了拍喻文州的背。“这不是等你回来监督吗喻队。”

  喻文州亲了亲叶修的额头,“所以我回来了。”

  黄少天在一旁笑得很开心,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不少,正坐在喻文州的对面,把脚搭在另一张椅子上,充大爷。小卢正站在身后帮黄少天捏肩膀呢,他回头掐了掐小卢白玉般的小脸蛋,笑嘻嘻地说:“气氛这么好,哭包卢你不哭一个吗?!”小卢唰一声拍掉黄少天的手背,用手揉了揉自己被捏红的脸蛋,然后哇一声假哭了起来,趁机脱离黄少天的魔爪,往喻文州背上扑。

  “队长,你看黄少又欺负我!呜呜呜,队长你要帮我报仇!”边嚎着边往喻文州背上挂,连叶修也被卢瀚文抱了个结实。

  喻文州表情有些无奈,但神色却是宠溺的。他反手抱住小卢,给小卢腾了个地方,让小卢挨着自己坐在自己的身侧。

  成功腻歪在队长身侧的小卢给黄少天抛了个得瑟的眼神,猫儿般机灵可爱。叶修笑了笑放开喻文州,他拍了拍自己身侧的另一个空位,对周泽楷说:“小周坐这儿。”

  周泽楷坐下之后,冯宪君先是说起了昨日成功被救援回来的剧组成员的情况。

  “幸存下来的所有人现在都在微草的接管下,读取和切除记忆。今早王杰希给我来电话了,在读取记忆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冯宪君打开了微草传送过来的画面,那是一个在浓雾中的身影,像一个没有头的骑士骑在高头大马上。

  “我们也看到了!”黄少天接茬,“其实一开始我还呆在剧组的时候,那种束手束脚的感觉我就怀疑可能是螣蛇这个畜生了,可我那个时候不是很信螣蛇居然能够从不周山的结界跑出来,在加上雾中的这个影子一点也不像,我才一点准备都没有!”

  冯宪君点了点头,他再切换了另一个画面。那是剧组摄影机无意间拍摄到的一个画面,可以清楚的看到画面里每一个人都狰狞的神色,他们的眼睛眼白部分充斥着妖异的黑,整个画面都以肉眼可见黑色的“丝线”,操纵着在场的所有人像是提线木偶那般,凭尽全力地要置对方于死地。

  “等等!停一下!”黄少天看着忽然失态地尖声叫了起来。“停一下,切到刚才画面!”

  卢瀚文被黄少天吓了一跳,他回头看喻文州,却发现他身后的三人,同时沉下了脸色。

  冯宪君依言将画面倒退,切换到女嘉宾被推倒在地,濒死前美目瞪大的画面。

  “放大!放大!”黄少天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身上昨日与螣蛇缠斗的伤口立即崩开了,绷带里透出了殷红的血迹。

  “少天。”叶修叫了一声,他看着黄少天变得铁青的脸,伸出手指敲了敲桌子,“冷静!我不是还有你们吗?”

  一句话稍稍安抚了黄少天,冯主席将画面放大。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女嘉宾那惊恐的眼珠里,那个人的倒影。

  没有头,但他们一眼就认出来了。

  是刘皓。

  冯主席开口道:“王杰希发现了这个,在第一时间就将所有画面传送了过来。对被困人类的读脑也还在进行,如果有消息,他还会传过来的。下面,小周你说说你追查的结果吧!”

  周泽楷皱着眉,他言简意赅地说道:“Z大有蛊,摄魂蛊。”

  “摄魂蛊”一出,就连方才不解事态的卢瀚文也瞪大了眼睛。

  喻文州沉了脸色,他看向周泽楷。“确定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

  黄少天握紧了自己的拳,他咬牙恨道:“陶轩!他也出现了!”

  这样一来,最冷静的反而是叶修了。他看向冯宪君,见冯宪君对自己点了点头,他快速道:“这样吧,我决定接下来先帮文州拿回遗失在轮回转世中的部分元神,螣蛇现在被文州封印在灭神的诅咒里面,接下来我需要文州和少天去追查不周山的结界破裂的原因,刘皓为什么能够跟螣蛇达成互惠关系,以及刘皓现在逃往何地。”

  “等文州恢复后,我觉得我有必要和小周去一趟H市,会一会陶轩。”叶修说到,“他一匿就是这么多年,我还真怕他这样一直藏下去。看来这次陶轩和刘皓他们是有备而来,虽然证据还不足,但我几乎可以确定,六爻门的动荡绝对不会是水脉被施工队伍误触造成那么简单的,不管他们布下了什么局,但我们至少确定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要的是我的命。”

  叶修这个毫不避讳的说法让周泽楷皱了皱眉,他伸手拍了拍叶修的手背,表达了自己的不悦。周泽楷从查到Z大有疑似陶轩活动的踪迹开始,心就一直紧绷着,他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喻文州也快速分析了事态,尽管他不希望叶修以身犯险,但他清楚叶修的脾性。叶修独立而强大,他有自己的想法和担当。准确来说,叶修不需要被保护,所以他们只能够选择和叶修并肩作战。他突然想起了自己还是小鱼怪的时候对叶修的印象,他曾羡慕、或者说是钦佩叶修的强大,可在记忆回笼之后,他只希望这个男人不要受伤。

  “那就先这么决定。”喻文州同意了叶修的计划,“少天你通知郑轩准备,你先和郑轩带队去不周山查勘一下结界的情况。周队你那边呢?江副在Z大带队吗?”

  “恩。”周泽楷点了点头。

  一番讨论之后,身负任务的众人各自散去,叶修躲在小花园里抽烟。他靠着廊柱,在缭绕的烟雾间看着这个熟悉的老地方,他曾和很多旧人一起建立起来的管理处,他们这些继承了上古之力的存留者,原本就肩负着维持人类世界与妖类世界的平衡,也算是在漫无边际的生命中唯一的乐趣和责任。

  身后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叶修回头就看到了喻文州的身影。他碾了手里的烟,冲喻文州扬了扬笑容。

  喻文州走到叶修面前站定,伸手把叶修兜里的烟抽走。

  叶修无奈,他笑道:“还是小鱼怪可爱一点,总是崇拜而敬仰地看着我。”

  喻文州把烟握在掌心里,一盒烟立即就被水泡糊了,可把叶修心疼坏了。喻文州伸手捏住叶修的下巴,“我现在可是有分裂人格的,你能不能别惹我,小心我做出一些邪恶的事情。”

  叶修“啧啧啧”几声,拍开喻文州捏着自己下巴的手,他嘲道:“蓝雨的人肯定不知道他们的队长背地里都浪出海啸了。”

  “你想看吗?”喻文州笑着咬了咬叶修的唇,“我现在就浪给你看。”

  叶修偏了偏头,伸手掐了一把喻文州的腰。“安分点,接下来你还要追溯回前世,给我养好精神。”

  喻文州深深地看了一眼叶修,眸间满满的都是深邃的情感。他在过往的很多年里,都钟爱这个男人的自持和从容,在他看来,叶修简单得就像一本孩童启蒙的故事书,你能从这本书里学会所有为人处事最美好的品格,包括守信坚韧、乐观豁达。可有时候叶修又复杂得像寓意很深刻的寓言故事,无论什么时候重读都能够得到不同的感受和体验。

  他就像一杯酒。

  喻文州发现自己原来也会贪杯。

 

  

 

  

  TBC.

  

  接下来就是回忆杀模式

  我有没有说过,其实非法成精有肉?

评论(35)
热度(904)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