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All叶]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 卷二(10)[精怪paro]

所有文目录

  

  - 10 -

  叶修睡梦里也在挣扎,被烙刻在骨髓深处的炙热疼痛,像是淬了火的铁鞭子,抽得他浑身都痉挛了起来。他仿佛置身于无边的黑暗里,有一只手毫不留情地穿透了他的脊柱,然后一寸一寸地往外拔。

  “啊……”叶修低低地叫了出来,喻文州忙上前,将已经被自身的汗水打湿完了的男人搂进怀里,水流带着镇静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涌入叶修的体内,不温不火的,固执地流遍了叶修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安抚那躁动的疼痛。

  反反复复折腾了一夜之后,叶修才安睡下来,脸色苍白的沉在床铺里,胸口的起伏都轻缓了好多。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黄少天就到了喻文州的房间,敲开门看到了喻文州鸦青的眼底,心下有些焦急。

  “队长老叶怎么样了?”黄少天绕开喻文州,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叶修的脸,“队长不如我现在去H市把周泽楷换回来吧,你现在还撑得住吗?早知道就不该让周泽楷那么早回H市,有江波涛坐镇,能出什么大乱子?”

  喻文州有些疲倦,他揉了揉太阳穴,轻声道:“前辈休息一下就没什么问题了。”

  黄少天的表情柔和了下来,他拍了拍叶修的额头,自言自语道:“还就睡着的时候可爱一点,清醒的时候那张嘴,可恶得恨不得咬死你。”

  喻文州边走进浴室边甩了甩头,“少天别说大话。”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身子一扭躺在了喻文州的大床上,一只手自然而然地搭在了叶修的腰间,十足的领地姿态。他在床上扭了扭,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喻文州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黄少天抱着叶修睡得昏天暗地了。

  他挑了挑眉,擦了擦头发上的水珠,“真是稀罕呐,少天你脸皮越来越厚了,许久不见我,难道就不会变得客气一点吗?”床上的黄少天哼了一声,把自己沉在床铺上,假装自己是一颗挪不动窝的石头,“队长咱俩谁跟谁啊,就算一万年不见,我们也不会生疏的。”

  喻文州走到床铺的另一侧,拉开被子躺了进去,笑着说:“咱俩难道不是情敌吗?”

  黄少天猛地抬头,差点把脖子给抻了,他瞪大了眼睛,“我靠,队长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老叶陪你溯魂之后会旧伤复发!所以才会去哄瀚文睡觉!故意让我做到一半的!”

  喻文州在另一侧闷笑,他也伸手抱住了叶修的腰,两人像夹心饼似的,把叶修围在了中间。这个时候如果叶修是醒着的,就该发飚了。怀里的这个男人有些矛盾,他能够接受和他们几个人发生关系,却不能接受和他们几个人同时发生关系。让他们几个人都颇有王不见王的意味。各自拥有自己的叶修,却无法完全拥有叶修。这样的形容或许不准确,因为叶修从来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他的心能够装下万千生灵,却奇异的拒绝装载柔情百转。

  “谁让你那么猴急的。”喻文州闭着眼睛道。

  黄少天恨恨一咬牙,把头埋在叶修颈侧,用腿夹住了叶修的腿,跟树袋熊一样攀在叶修身上。他刚在房间里面气到胃疼,又气又担心,担心叶修的旧伤如何了,担心喻文州现在能不能帮叶修。胡思乱想了半天,恨不得现在就把刘皓和陶轩逮着过来抽一顿。越想就越慌,天刚蒙蒙亮就迫不及待地来敲响了喻文州的房门,心里默念如果三声过后没人开门就回去睡觉。

  看到两人都安好,黄少天才把心给放回肚子里,却也挪不动脚步了,死皮赖脸地躺了下来。

  黄少天闭上了眼睛,半晌,喻文州的呼吸平缓了之后,他才偷偷睁开。

  他已经习惯了,习惯了一起休息的时候,等这两个人入睡之后才睡。

  小时候他就知道他要保护队长,蓝雨师门上下都对黄少天耳提面命,要保护好喻文州啊。他小的时候还曾吃喻文州的醋,到处欺负喻文州。他不太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很佩服、很信任这个吊车尾了。

  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出现像喻文州那样,对自己那么重要的人。

  说来遇见叶修到底是什么时候了,那大概是他漫长的一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间。他分不清是因为少不更事而美好,还是因为遇见了叶修才美好。

  那个时候的黄少天,还是蓝雨的小太阳,每天在前辈的监督下,学习施法、学习构界,像一棵欣欣向荣的小树苗,整日里面向阳光,抽枝发芽。在某一天里,他刚叼着从厨房里顺出来的鸡腿,正火急火燎地想要跑回自己院子里偷偷吃的时候,墙头忽然翻进来了一个人,他的眼睛灿若星辰、身形矫健如燕,把黄少天吓得或是惊艳得,鸡腿啪嗒往下一掉。

  那人速度极快,一眨眼便到了黄少天的面前,手一伸就兜住了那个鸡腿,在黄少天牙印的另一侧啃了一口,他含糊不清地问:“魏琛的院子在哪边?”

  黄少天闻到了叶修身上精纯的龙族气息,便知他不是坏人。他伸出手指头,愣愣地往身后一比划。那人咧嘴一笑,把鸡腿重新塞回了黄少天的嘴里,挥了挥手,眯着眼睛笑道一句谢啦。头也不回的往黄少天指的那个方向去了。

  第一次和叶修一次并肩作战的时候,叶修还叫叶秋、用的也还是却邪。在那一场激烈的除魔当中,叶修救了黄少天,硬生生为黄少天挡下了一击,一条手臂都被撕断了,落在不远处的地上成为了死肉。黄少天也不知是被吓的或是因为其他,一下子就惊红了眼。

  叶修回头看到黄少天的兔子眼,嗤笑了一声,把战矛甩到了黄少天身上,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脸蛋,那上面还夹杂着血和烟的味道,一下子就占领了黄少天的所有感官。

  “会自己长回来的。”叶修说了这句之后,就头都不回的走回和队友们清点死伤人数。

  最后在返程路上,叶修因为失血过多和伤口裸露发起了烧,迷迷瞪瞪地靠在喻文州肩上睡着觉。黄少天在喻文州的指使下,弄了碗热水过来,捏着不知道用什么拗成的勺子,一口一口给叶修喂着水。

  “我以后会保护你的。”黄少天最终只这样说了一句。

  黄少天的手搭在了叶修的手腕上,掌心下的脉搏跳动迟缓。他还是没有保护好眼前的人,无论是喻文州,还是叶修。

  自昆仑山回来后,黄少天便日夜不得安眠。

  腾蛇那畜生,唤醒了黄少天太多不愿意触碰的回忆,他甚至没有勇气面对轮回转世、尚未觉醒的喻文州,也没有勇气面对失去真身、龙筋都被抽去了的叶修。他曾豪言壮语地立下誓言,要保护这两个人,结果到头来他失信与前辈们、也失信于自己。

  黄少天的呼吸有些急促,再睁眼的时候,有人用手拍着自己的脸颊,他下意识地用手抓住,光线刺眼极了,他睁开眼,叶修苍白得有些过分的脸近在咫尺,喻文州站在衣柜面前翻衣服穿。

  “你们怎么醒的比我还早。”黄少天的嗓子有些沙哑了。

  叶修嗤之以鼻,“你好意思问。”

  黄少天抓了抓头发笑了笑,一瞬间仿佛身上都在闪耀这光,明媚而快乐。他皱了皱鼻子,“队长你昨晚是不是趁机揍我了,我现在觉得浑身上下都酸痛。”

  喻文州抽出一套自己的衣服甩到叶修身上,挑了挑眉对黄少天说:“你猜。”

  “我靠!”黄少天顿时乐了,“队长你别老是吓我!”

  叶修套上了喻文州扔过来的休闲西服,“今天我们要干嘛?”黄少天也坐在床上,眼巴巴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觉得有些好笑,他伸手把叶修拉了起来,半揽着叶修的腰。见黄少天一点儿自己起来的意思都没有,又伸出了手,跟拔萝卜似的,又把黄少天抽了起来。

  “去一趟微草吧。”

  

  

  TBC.

  哎呀我说忘了什么,忘记丢定时了!

   @花楚酒霖 污楚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评论(41)
热度(695)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