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All叶]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 卷三(06)[精怪paro]

所有文目录

 

  

 

  - 6 -

 

  程倚正吃着泡面呢,一刷新页面就看到了论坛收到的回复。他正在跟《Z大风水二三事》的帖子,这个帖子最近很多人都在追。别提,这帖子说起来头头是道。但就懂点行的人看来,不过皮毛罢了。

 

  而他恰好是懂点行的。

 

  程倚祖上是江湖郎中,虽然家里长辈不准程倚靠这手吃饭,但也没让程倚丢掉祖宗留下的东西。

 

  先前在跟帖里询问玉泉南门女尸的事情,实际上就是程倚想试探一下写这个帖子的人,桶里的水到底有多少。没想到他只是扔了个小石头,就把这个看着仿佛是青铜大鼎的底部给砸了个窟窿。

 

  他摇了摇头,低头把泡面汤都给喝了个精光。

 

  写这个帖子的人,确实懂那么一点。但也不过是个懂点建筑的外行。

 

  他在七舍住了大半年了,也将传说中神乎其神的七舍打量了几个来回,越是观察,程倚就越想知道,消失的玉泉第八门在哪儿。原先舍友兴趣挺高地跟自己谈论起这个帖子的时候,程倚也还意味自己能够找到一个能跟自己看到同样东西的人,到头来还不是一场失望。

 

  玉泉的格局,又何止如此简单。

 

  看似金丹玉液,实则是藏着一个大秘密。

 

  玉泉地势面北背南,程倚在住进七舍的第一天,就皱了眉,按说这样的地势不可能会出现在Z大这种百年学府中。在风水堪舆里,面北背南,是为“奴相”。作为H市的第一等学府,这样的格局出现绝对不会是偶然。抱着这样的疑惑,程倚又发现了一个矛盾的地方。

 

  中式建筑讲究天圆地方,圆为奇,方为偶。玉泉七舍,无论如何,应该要有八个门才对。

 

  可程倚在这大半年里,明里暗里的找遍了整个玉泉,都未曾发现那消失的第八个门。

 

  他也曾回家旁敲侧击地问过自家老爷子,毕竟他还年轻,或许只是教条主义过甚,判断错误罢了。却不曾想老爷子抽着旱烟,笃定地说了一句不可能。

 

  七舍,一定有第八个门。

 

  程倚思索了一会儿,把帖子给关了。耸了耸肩,把泡面盒子扔进了垃圾桶里。反正自己也找了大半年了,实际上一开始也没指望找到。只是好奇啊好奇,别说害死猫了,连程倚都觉得自己快要把生命所有的精力搭进去了。

 

  他搓了把脸,摊开坐在椅子上拿出了手机。

 

  话说今晚是班里面的同学给刚从B市回来的叶老师接风的来着,程倚今天去打球了,回到寝室的时候洗完澡,看到出去吃宵夜的消息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索性就歇了一起去浪的心思。这会儿都十二点多了,他再打开了微信群,见班长在微信群喊着转移阵地了,刚吃完宵夜,现在去KTV唱歌,正好是玉泉北门对面的那家。

 

  程倚想了想,要不还是去吧。

 

  没准还能跟叶老师侃一侃大山。这么些年来,除了家里人,只有叶老师能跟程倚聊一聊风水格局,虽然叶老师有时候说得太过玄乎,一点都不像真的,但程倚觉得有趣极了。也不知道叶老师是从哪儿看到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但程倚肯定,叶老师不是像自家那样的江湖郎中。他们这样的传家,最重要的是风水点穴。宝穴下必有王侯将相之墓,凶穴下必有三尺白骨。无论是宝穴还是凶穴,程倚表示自己还是一个求知欲甚强又不知天高地厚的男孩子,都想要一探究竟。

 

  打定了注意要去KTV,程倚关了电脑换了衣服就出门。

 

  下了楼,程倚习惯性的看了一眼七舍另外几个不起眼的门。门常年锁着,旁边挺着自行车,任谁都不会多看几眼。

 

  程倚拽出了自己的车子,翻身上车。这个点七舍外面的人不多,稀稀拉拉的,隔几分钟才能碰见一两个。

 

  说来程倚其实算是一个美男子,不过就是整天沉迷于不能对外人言说的玉泉第八门里,让他看起来有点神神叨叨的。在女生眼里,程倚见了谁都是不咸不淡的,谁也不爱搭理,说两句话就开始打哈欠。但除了叶老师,程倚见了两眼都会放光。

 

  七舍晚间的风有些凉,程倚加快了蹬车的速度,风从他周身畅快的盈过,他愉快地吹了一声口哨。下一刻,突如其来的危险意识让程倚猛地车头一歪,“砰”地一声撞在了一旁的灯柱上。

 

  “操。”程倚咒骂了一声。

 

  哪个傻逼不看路,有没有这样走路的!都他妈走到路中间了!

 

  程倚定睛一看,差点没倒吸一口凉气。

 

  他看到了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一身红裙红鞋,红唇如火,长发用一根复古的红色簪子盘了起来,美艳得不可方物。

 

  她被程倚撞到在了地上,膝盖被擦伤,流出了殷红的血液。

 

  女孩子挣扎了两下,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从地上爬了起来。没去看将她撞到的程倚一眼,摇摇晃晃地就要继续往前走。

 

  程倚环顾四周,只见周围的人对这个惹人注视的女人一点投注目光的意思都没有。他心下一惊,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晶莹的小瓶子,拧开瓶盖儿,挤出两滴液体,往眼睛上抹。

 

  这是牛眼泪,他们老程家的人防身用的。

 

  眼睛通灵过后,程倚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好多。

 

  行尸走肉,那个美艳的女人,是行尸走肉。

 

  程倚能够清楚的看见,那个女人的身体里没有灵魂,只不过跟着一个影子,亦步亦趋地跟着,像是在完成什么仪式。那个女人还活着,可是灵魂却被那个影子攥在了手里。

 

  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程倚只感觉手脚不听使唤,哪怕惊惧到浑身汗毛都颤栗了起来,程倚还是忍不住自己跨出去的脚步,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跟上了红衣女子的步伐。

 

  朱衣绛唇,程倚几乎是第一秒就想到了南门出土的那具民国女尸。程倚心下有预感,他就要知道玉泉的第八门在何处了。

 

  程倚跟着女人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抛弃了他原来的目的地北门,他们走到了南门。

 

  走到了青芝坞,这块传说中的斩龙之地。不知是牛眼泪的作用,还是跟着了不得了的东西。程倚能够清楚的看到往日里自己看不明白的地势。青芝坞这块微微起伏却被玉古路一下子中断了的地形,分明像是被斩断的龙颈!而交叉路口的那个水塘,分明是屠龙时流出来的一滩血!

 

  程倚心里有两股力量在撕扯,一股是对于玉泉第八门的好奇,一股是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他想要停下自己的脚步,却总想着再上前一步,探个究竟改日自己再来。不知不觉就跟到了深处。

 

  他不知道为何,那个黑色的影子始终发现不了自己。兴许真的像自家老头子说的那样,自己命中有贵人护着自己,所以哪怕胆大包天也命有九条。

 

  程倚觉得自己不能再跟下去了,他没有能力救下那具行尸走肉,再跟下去只会把自己的小命也给搭进去。

 

  正当程倚缓慢地停下自己的脚步的时候,不远处的黑色影子也停下了自己的步伐,他站在玉古路的那个水塘前,一动不动像一块雕塑。而跟在影子身后的女人,突然有了举动。她开始跳舞,在黑暗中无声的起舞,最虔诚的祭献,她将自己所有的美都献给了恶魔,义无反顾的,仿佛被蛊惑了般,甚至唇边都带着笑意,在极度的幸福中死去。

 

  程倚看得头皮发麻,他尚且保持着理智地一步一步往后退。

 

  还未退出几步,只见那个女人就停下了跳舞的动作,扑通一声跪下,朝水塘磕了一个响头。接着爬了起来,程倚这才发现,周围的场景发生了变化,程倚仿佛看到了围着水塘旁吊着五六具女尸,全都是绯红衣裙,唇色如血。

 

  而眼前的这个女人,脸上带着笑容,正一步一步往上,要将自己的脖子送入早就张开的绳套中。程倚好像已经看到了这个女人的灵魂要投入火里,灰飞烟灭。

 

  他几乎是无法克制自己的动作,过于英雄主义地冲上前,箭步冲过去,冲力让他们两个人的身体都掼在地上。

 

  一直来仿佛真的像个影子一样存在着的,让程倚深深忌惮的那个黑色“影子”终于转了过来,它开始疯狂的抽动,发出了尖利刺耳的叫声,惊起了夜宿的蝙蝠。那个黑色的“影子”急剧颤抖了一番,像是被重创。他后知后觉的发现了早就跟在身后的程倚,狂叫着冲过来,势要将程倚的心掏出来补足自己的损耗。

 

  程倚瞳孔急剧放大,在电光火石之间,程倚只觉得自己心口灼痛。他能分明的感受到不是那妖物掏出了自己的心脏,而是自己半年多前,胸口莫名出现的那个印记开始灼痛。

 

  偏偏这个时候程倚的手机掉到了地上,不知何时打进来的电话已经接通了,班长在鬼哭狼嚎中拔高了自己的音调:“程倚你出门了没有?!叶老师醉趴下了!你来的时候顺便进药店买个醒酒药!听见了没?!”

 

  程倚心想买你个蛋,老子都要挂了。

 

  

 

  

 

  TBC.

 

   @花楚酒霖 天呐我居然刚睡着了,差点忘了更新(

   @252 傻逼丝袜你要的出场

评论(33)
热度(591)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