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All叶]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 卷四(09)[精怪paro]

所有文目录


 

  - 9 -

  

  叶修看着眼前浑身是血的同伴,在任何困难面前都没怯懦过半分的他,此刻忍不住地想要后退。

  他为什么还活着?或许应该这样问,他是怎样活下来的,这样会更为直观一些。

  叶修感觉额上冷汗直冒,濡湿的掌心几乎快要让他握不住手中的千机伞。胸臆间气血翻涌,手脚开始虚软无力,仿佛回到了刚从六爻门中被抬出来的时候。

  他很少会产生恐慌、怨怼、无助的情绪。或许是因为他一直都强大着,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但六爻门的那一场浩劫,似乎不仅摧毁了他强大的体魄,也夺走了叶修一直以来无所畏惧的内心。

  陶轩站在叶修面前,用“事实”拷问着叶修,“老叶,你实际上心里很庆幸吧?”

  庆幸什么?

  “我老陶是贪小便宜,但我仅仅只是不满足于你那不扩张的主张,明明我们的嘉世还可以更强大!可我从未想过加害于你!嘉世山能够有那么大的成就,离不开你叶修,但我陶轩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卸磨杀驴,可还玩得顺手?”陶轩说道最后几乎是控诉了,他仅剩的一只眼睛赤红,喉管仿佛也因尖利的声音带出了丝丝的血气。

  “队长,你大概永远不会明白小人物挣扎得有多辛苦。”刘皓也在此时开口,他的颈项上没有头,声音凭空传来,“其实你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看不起任何人对吧?毕竟你是得天独厚的龙。你每付出一分,比别人收获的都多。我的汲汲营营在你眼里就是个笑话。你一定是很开心吧,每次看我自不量力的挑战你。可笑我居然到最后居然为了狗屁的三界六道,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去开鬼门!”

  叶修感觉浑身上下都痛了起来,他想开口呐喊出心底的那句“不是的”,喉管却艰涩无比。

  他好像回到了最初重伤的那段时间,好多人握着他的手说“幸好你没事”。是不是潜意识里自己也觉得幸好,幸好自己活了下来,幸好出了事的是陶轩他们,幸好幸好。

  像是魔咒一样,掐住了叶修的脖子,越勒越紧。

  陶轩和刘皓的身影不知何时消失在了这一片黑暗之中,只余叶修孤身一人,站在摸不到边际的黑暗里。叶修再睁眼,眼眶里一片漆黑,眼白部分充斥了诡异的黑雾。他手中的千机伞掉落在地,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四面八方的黑暗仿佛在挤压着叶修,推搡着他往前走。

  当叶修迈出了第一步之时,周围一切的场景开始扭曲,黑暗具象成一股一股气流,漩涡般拉扯着叶修往前走。

  叶修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中回响,四周围浓重的紫色雾气恍如涡流,快速地朝一个方向倒吸回去。他左转右转,完全没有自己的意识,只随波逐流的,仿佛灵魂已经抽离了肉体,身体成为了被恶魔操控的容器,每一步都是走向深渊。

  他走回了王杰希的办公室——他们离开还不到半天的地方,已经被黑色的影子占领了,像一个可以吞噬万物的黑洞,叶修毫不犹豫地踏了进去。

  房间正中央那张办公桌上的,正是那天叶修和王杰希翻阅过的查房记录本,此时记录本上所有的字全都消失了,只余一本空白的查房表在书桌的正中央。

  叶修站定在了办公桌前。

  室内忽然涌动起了风,桌上的那本查房本被这一阵莫名的风吹得书页梭梭作响。这一阵风也像吹“醒”了叶修那般,一直以来安安静静站着的叶修忽然有了动作,他平举起右手,向下掌心被无形的利刃划出了一道细细深深的伤口,鲜血从他掌心渗出,形成了一把短小却尖利的匕首。刀刃处泛着鲜红色的光,正被叶修握在手中。

  龙乃上古神兽之首,若要屠龙,需得以龙族鲜血铸匕,以此匕首绝龙之心脉,方为屠龙。屠龙为三界六道重罪第一条,且被屠之龙怨气永世不散,附着于其龙骨之上,为害六道秩序。

  叶修手中握着自己的鲜血铸成的匕首,力气之大竟让匕首发出了嗡鸣声。或许是叶修的意志太强,一时间和这控制人心的鬼魅僵持不下,像是没有上润滑油的老旧机器,如论如何也无法将匕首送入自己的心脏。

  僵持片刻,这间屋子的黑暗角落中传出了一声轻笑声,一个人影缓缓显现出他的轮廓。

  ——周烨柏从黑暗的角落中走了出来。他半边脸都被恶魔的图腾覆盖,双目赤红。周烨柏走到叶修身前,将匕首从叶修的掌心中夺了出来。他看着被摄去魂魄的叶修,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脸颊,尖利的黑色指甲划破了叶修的眼角,一滴鲜血顺着叶修的轮廓落下,如同血泪一般。

  “唉,无论多强大的人,只要有弱点,就都可以被操控。”周烨柏笑了起来,赤红的眼底像是魅惑人心的曼殊沙华,“就连,我们最后的一条龙,也不例外。”

  语罢,周烨柏抬起手,将匕首狠狠地送入叶修的前胸!

  在匕首快要刺破叶修胸膛,千钧一发之际,周烨柏手中的匕首忽然失去了形状,恢复了鲜血原有的形态。温柔的液体炸开来,喷了周烨柏一脸。

  周烨柏心下一惊,忙伸出手要抓住近在咫尺的叶修。只见原本如体现木偶一般的叶修张开双手,直接往后一仰,还未等周烨柏往前扑,夹杂着万钧杀气的剑锋便到了周烨柏的面前。

  冰蓝色的长剑,绝对时机的把握——妖刀,黄少天。

  在长剑横到周烨柏面前的那一瞬间,整个空间迅速被淡蓝色的薄冰占领,眨眼的时间,整个空间尽在黄少天的掌握之中。

  黄少天没有给“周烨柏”半分反应的时间,冰雨直接就斩下了他的头颅。喷涌而出的暗黑色血液洒在了瞬间挡在黄少天面前的薄冰上。

  叶修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拍了拍黄少天的肩,“好了别耍酷了,赶快的,我们要跟大眼他们汇合了。”

  说罢他上前,直接将办公桌中央那本查房本拿了起来。

  黄少天收起了冰雨,蓝雨大部队仍在不周山,郑轩和徐景熙坐镇带队,而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几日前则秘密回到总部,就是在叶修和孙翔到B市的第一天,许斌回总部,就是被王杰希委派去和喻文州商量今日计划的所有细节。

  回来了多少日,黄少天就被王杰希变成他办公室门口走廊上的盆栽多少日,只为了今日的一击必杀。为了让计划顺利进行,王杰希还特地将周烨柏派遣出去,给足了周烨柏和刘皓接触的机会。

  “辛苦了。”叶修笑眯眯地对黄少天说。

  黄少天撇了撇嘴,他看向叶修怀里那本记录本,皱了眉道:“这玩意儿怎么弄的?”

  叶修掂了掂手里的本子,“这是‘生死簿’,周烨柏在上面动了手脚,给在院剧组的所有人都下了降头。只要一逢鬼,‘生死簿’里所有有名字的人,都会魂魄离体,变成活在墙上的影子。恐怕是之前剧组在昆仑山被困之时,就被动了手脚。为了找这本东西,我和大眼表演这一场都快可以拿奥斯卡了。”

  男人唇边带着笑意,对方才面对心魔的痛苦挣扎一笑而过。偶尔黄少天会有些看不懂叶修,比如说现在。他不清楚叶修心里到底有没有难受,但他黄少天已经难受到不行了。

  黄少天上前一步,夺过叶修手里那本生死簿,另一只手挑起叶修的下颌,凶狠地咬了上去。唇齿间皆是血腥味。咬了几下之后,黄少天又开始舍不得让叶修疼了。他含着叶修柔软的唇片,用舌尖帮叶修舔舐着方才他自己咬出来的伤口。

  一吻毕,黄少天伏在叶修肩上蹭了蹭,“累死了,王大眼那混蛋用植物封印了我几天,我都快变成植物人了。好不容易任务开始,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在鬼域里面,就等了一会儿,你就跟个傀儡一样挪到这个房间里,二话不说地要弄死自己,我也是成熟很多了才没冲提前冲出来。你和队长居然事先不告诉我计划,也不怕我坏了事,我都不知道是该骂瞒着我,还是该感谢你们信任我。”

  叶修被黄少天的吐槽逗乐了,他伸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背,就像很久很久之前,他哄着烦死人的蓝雨小剑圣一样。

  黄少天蹭了蹭就放开了叶修,他把生死簿塞进了叶修怀里,捡起地上“周烨柏”的头颅,抄起叶修的腰,几个起伏便离开了这里。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和王杰希汇合。

  此时微草医院外,喻文州和孙翔带队,正准备突入。

  此前联盟已经用结界将整个微草包围住了。

  孙翔横出却邪,错一步站在了喻文州的身前。冯主席带着总部的人巩固结界,他见喻文州点了点头,立即以隶符为他们打开了一条通道。灭神的诅咒挥出,立即张开了一个传送门。孙翔率先走入了传送门,依旧横着却邪,挡在直面战力不强的喻文州面前。

  这还是喻文州在拿回身体之后,第一次重见孙翔。感觉跟记忆中的毛头小伙子不是很像了,成熟了很多。想着喻文州伸手出来摸了摸却邪,孙翔被喻文州的举动吓了一跳,回头见喻文州对他笑,倒是孙翔莫名其妙地害羞了起来。

  喻文州一点不好意思的情绪都没有,他说道:“不好意思啊,很久没看到却邪了,有点怀念。”

  孙翔把却邪抱了起来,“哦”了一声。半晌觉得自己的表现矮了喻文州一个辈分,才后知后觉气鼓鼓地吐槽道:“连他曾经的武器也要摸一下,像个痴汉粉一样。”

  喻文州闻言也不生气,他纠正道:“‘像’字,是多余的。”

  

  TBC.

   @花楚酒霖🍃 听说你不更新还想开坑?皮痒?

评论(20)
热度(472)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