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All叶]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 卷四(13)[精怪paro]

所有文目录

 

  

 

  - 13 -

  

  叶修从六爻门后被救了出来,禁法算是成功了,三道六界的秩序逐渐恢复,大地重新焕发了生机。

  可惜却不是一个大团圆结局。

  他们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所有门派经此役之后,都元气大伤。

  叶修离开嘉世那天,站在嘉世山最高的那棵树下,失去了真身的他只能踩着枝桠往上爬,身上的伤很重,叶修几乎是每往上爬一会儿,就要扶着树干喘一会儿气。叶修抬起头,看着巨大的树冠,夕阳快要沉没在天际,余热洒在叶子上,晕出了一圈一圈的光晕,叶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有点懵了,才会产生视野都在颠倒的错觉。

  他扶着树干慢慢坐下,背上的绷带濡湿了一片,闷闷地痒。叶修靠着树干喘气,他伸手揪了一片嫩叶子,叼在唇边,吹起了婉转的叶笛。才吹了一会儿,叶修就把树叶给吹破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背,现在伤势太重了,重到连气息都控制得不好了。

  叶修把叶子扔下,慢吞吞地趴在了树干上。空气中还有阳光炙晒过的味道,让人心烦不已。忽然头顶上传来了鸟儿鸣叫的声音,叶修懒得抬头,只从兜里掏出了一把米,洒在了面前的树干上。鸟鸣声一直在叶修头顶上盘旋,似乎是在确认眼前这个奄奄一息的男人是不是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斗神。

  还未等鸟儿落下来,树梢下就传来了响动。小麒麟从树下几个起落翻了上来,小心翼翼地背起叶修。

  叶修咳了咳,把头埋在了周泽楷的背上。

  没有人试图去开解叶修,这或许得归功于叶修往日里不可战胜的形象,没有谁想过,那一天会轮到他们去安慰叶修。但对于亲近些的人来说,他们想给叶修安慰,可是叶修从来不给别人这个机会。就像黄少天说的那样,叶修这样的人,连架都不会跟任何人吵,怎么能指望他会依靠别人?

  或许黄少天的表达不对,叶修还是和别人吵过架的,和王杰希。

  那是叶修刚被从六爻门里救出来的事了。

  叶修在阴气倒灌入体的那一瞬间将真魂抽了出来,却因引渡人刘皓和陶轩在关键的时刻被恶鬼反噬了心智,差点魂飞魄散。刘皓和陶轩被恶鬼反噬心智丢了性命之后,除了叶修就再没人知道那一年的六爻门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身为麒麟鬼子的周泽楷作为三个中唯一一个没被反噬引渡人,率领阴兵借道六爻门,与门外万妖形成对峙之势时,所有人才看清孤零零地站在门后的那个男人。他的身形若影若现,好似被阳光一照射便会从此消散般,他跛着脚一步一步随着阴兵往外走,每走一步,从他身上流出来的血便会染红他足下每一寸的土地。不过是混战中的一瞥,但所有人都看见了门内匍匐在地上,七窍被封、浑身皮开肉绽的真龙,阴气倒灌入体让龙身耀眼的金色变成了怨毒的地狱般的颜色。不出七日,那被封印与龙身中的阴气会滋养出最浓重的怨恨,还这神州大地一片清明。

  那日后叶修被王杰希扛进丹房中闭关了足足七七四十九日,门外的人等得心焦,但丹房中始终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没人敢近前一步打扰。七七四十九日的那日早晨,房中传出了一声清脆的陶瓷碎裂声,不难猜到底是怎样决然和愤怒的力道,才能让人隔着一扇门,都能想象到那四散的碎陶瓷飞溅的模样。一会儿的时间,丹房的门被人用力地打开,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

  “老王。”不大不小的声音。

  王杰希站住脚步,他冷冷地道:“随便你。”

  众人的视线顺着被摔得歪到了一边的门页往里看,一眼就看到了他们等待了那么久的那个男人。他背对着门,站在榻前一件一件地穿着衣服,他瘦了许多,背上纵横的疤痕像是吸附在他脊梁上的水蛭,仿佛是硬生生被折断翅膀的痕迹。那些他以前穿的衣服肥了一大圈,裹着他的身体,像是小孩子偷穿大人的衣服。

  叶修抬起头,好像是对王杰希说,好像是对所有人说,又好像是只对自己说,“倘若我偏要钻牛角尖呢?”

  那时,喻文州他们看得清楚。王杰希是发抖了,是气的、亦或是疼的。也分明是笑了,咬牙切齿地道:“谁拦得住你。”

  

  叶修站在这个偌大的防空洞下,四面八方的风朝他挤压过来,就好像当年的六爻门后,他化成真身匍匐在地,身上束缚着像蜘蛛网般的符咒,闭着眼睛等着同伴施行他们的计划。那个时候叶修在想,其实他并不是那么的反对老陶扩张嘉世,他只是不能纵容陶轩那喜欢占小便宜的小市民心态变成凡事钻营向利的商人心态。他没想到在需要引渡人去开鬼门,带领阴兵借道的时候,一向有些胆小的陶轩和一向利己主义的刘皓会挺身而出,或许他们都各有各的考虑,但实际上他们也没有那么多的人选了,毕竟能通鬼府的,屈指可数了。叶修想,或许他以后可以对老陶再好一点,至少不是每年老陶招人的时候,都跑得不见踪影。至于刘皓,还真是有些棘手啊。

  他那时就在门后胡思乱想着,可他从未想过这次开鬼门引渡会失败。毕竟陶轩是真的怕死,刘皓是真的很想在自己、在所有人面前表现一把。正是因为有渴望,所以才强大,那个时候所有人都相信着他们能成功。当身后阴气逼近,鬼府阴兵随着鬼车、旱魃和麒麟鬼子的带领缓慢走来之时,叶修还想着这次回去之后要如何改善嘉世的内部关系。当阴气无孔不入地窜入体内,叶修咬紧了牙关,他能感觉到他的鳞片下都在发凉。就在阴气倒灌、就要占领龙身的最后一刹那,或许是被真龙的强大力量吸引,刘皓和陶轩先后对这样强大的能力产生了渴望。那时周泽楷有一瞬间的分神,叶修那时化成龙形被束缚这,半分反击的能力都没有。庞大的龙在地上痛苦的蜷缩了起来,发出了沉沉的低吟声。周泽楷听得分明,那是叶修在说继续。

  周泽楷最后还是带着依旧被引渡着的百鬼阴兵冲击六爻门,他最后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声,仿佛猎鹰被折断翅膀的凄厉喊叫,他充耳不闻,生怕再一个分心,自己也被反噬,最后连累了所有人。

  等阴兵顺利冲开六爻门,周泽楷立即化成麒麟之形,厮杀开一条血路,去迎接那个一步步走出来,浑身是血的男人。他甚至拿不了历代龙骨铸造成了却邪了,只能拖着自己破败的身体,一步步地往外走。周泽楷飞奔过去接住了叶修的真魂,固本之气毫不吝啬地往叶修的身体里涌。最后周泽楷猛地睁大眼,他能感觉到叶修身体里有两个贪婪在吸食着叶修生命的魂魄。他想去确认,扶起叶修,急急地去看这个男人的眼睛,却见叶修竖起了一根手指,轻轻地“嘘”了一声。

  周泽楷一瞬间就明白了,那是叶修养在自己身体里面的,属于陶轩和刘皓的,未被反噬的三魂六魄中唯一纯净的一缕。麒麟鬼子有那么一瞬间的恶向胆边生,他的手在爪之间来回变,想仗着这一刻的气急攻心把那两个魂魄从叶修背上挖出来。最后在黄少天和喻文州他们都知道叶修居然在背上养了那种东西的时候,黄少天曾揪着周泽楷的衣领质问,为何周泽楷不在第一时刻就把那些东西弄干净的时候,周泽楷只是抿了抿唇。

  叶修不过是做了想做的、能做到的事情罢了。

  若他真的认为自己该做。

  倘若他真的钻了牛角尖,又有谁能找到半点理由说服他放弃?

  毕竟放弃拯救同伴的最后一丝机会,他们谁都也做不到。

  叶修在那之后,只回过一次嘉世山。不过那个时候,漫长的时间已经挪开了苍山,又填平了湖泊。他花了几天的时间,不眠不休地在山上挖出了一块很久之前埋下的,从仙山里偷出来的材料,没了真身之后,他已经控不住却邪了。他需要一把更趁手的武器,哪怕这个材料,要吸他的血、要燃烧他的命。

  千机伞,千变万化、一线生机。

  

  

  TBC.

  更完这更顶锅盖逃跑(。

评论(25)
热度(548)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