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All叶]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 最终卷(04)[精怪paro]

所有文目录



 

  - 4 -

  

  在早就被施法禁闭的空间里找到熟悉的魂魄并不是多难的事。

  叶修先找到的,是刘皓。

  魂魄经久融合。原身滋长的意识、与残落在百鬼和人情绪中的碎片,以及当年那被叶修种植在自己身上那那一缕纯净魂魄,这三者之间产生了极大的排异反应。

  致使刘皓在混沌迷茫地游荡着。

  他记得他是旱魃。但神话中旱魃一族应是能操纵光和热、驱散风雨迷雾,身着青衣,忠于黄帝,为黄帝生擒蚩尤的瑞兽。许是他们的原身面目太过狰狞,也或许是他们在黄帝和蚩尤大战中插手人族之事,因搅浑人道平衡被剥夺了神籍,所以不知从何开始,旱魃就被打落神坛,开始在古时话本里充当反派角色。在民间,旱魃一族是所在之处天必将大旱十里的不详兽,若天久旱,人们就以为是旱魃在作祟,用各种其实并没有效的办法来驱赶他们一族,所谓的日晒、水淹、虎食,所谓的天师、道长,这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些可笑的招数。不仅没用,而且很蠢。旱魃一族不过是没了神籍罢了,只要神力还在,又岂是区区人类所能抗衡的?可却又是人类这一些可笑的把式,逼得他们一族开始流浪。

  曾经高高在上的神族之后,要如何才能接受自己变得如同洪水猛兽,看着曾经受自己庇护的人类,用尽各种愚蠢的办法驱逐他们?

  刘皓这一生并没有太多值得去回忆的过往,以至于在灵魂重新融合的那一刻,他脑海中所有的画面几乎都和嘉世有关。幼年时的记忆更像是上一辈子未被消除的残影,偶尔脆弱时分才会昭示存在感。他那个时候的生活除了全族迁徙的尘土飞扬,就只剩下记忆中模糊不清的故乡。除了母亲的叹息,刘皓最常听到的就是族老们在酒后想当年的故事。

  母亲过世的那一年,幼时的回忆就画上了句号。刘皓在埋好了母亲的骨灰后,就义无反顾地跪在了嘉世山的山门前。即使他清楚地知道,嘉世山在上一个纪年就已经不再接纳新的人手了。他跪了整整三日,刘皓甚至清楚的记得,那三日里前两日是暴晒,最后一日是滂沱大雨。大雨砸得人生疼,守山门的小童啃着鸡腿,用油碌碌的嘴对他说“别跪了,快走吧”。刘皓充耳不闻,他能走去哪?换一个山门跪,还是抱着母亲的骨灰回到族人身边,带领他们寻找下一片深山老林?凭什么?他偏要出人头地,只有重新获得先祖时的荣耀,才能让他的族人真正的安定下来。这或许是刘皓为自己的自私找的一个借口,可却也是刘皓坚持下去的理由。

  雨下到了后半夜,山间的阴气冻得刘皓牙齿都在打颤。天幕是压抑的黑,刘皓想,若是破晓时分他都等不到山门打开,那他就离开罢。想着头顶上的雨就停了,刘皓转动着僵硬的脖子,往上看只看到一片大大的翠绿色荷叶。来人身穿红衣,盘着腿悬浮在半空中。明明两人被大雨拍打得像是风中的浮萍,可刘皓却在见到红衣青年的那一瞬,觉得自己卑微得如同蝼蚁。那人问:“你想进嘉世?”刘皓未答,那人又继续问了,“你不知嘉世在上一个纪年开始,就不招纳新人了吗?”

  或许是第一次见面就定下了基调,刘皓对叶修的感情了融合了感激和敬畏,却也存在着不满和嫉妒。他不懂为什么会有人这样幸运,从诞生那一刻开始就拥有所有人都企及不到的东西。可他没有架子,没有威严,刘皓甚至觉得他不懂得如何做一个合格的领导者。至少如果他是叶修,他一定不会让像他自己这样的人踏入嘉世一步,他这样的人,野心比能力大,又自私得义正言辞,最不安分了。刘皓只用了不到一个纪年的时间,就成为了叶修的副手。实际上在更多的事情上,都是刘皓说的算。因为叶修根本就不管。刘皓时常会扭曲地希望叶修对自己指手画脚,那自己就可以与他一较高下了。可刘皓没等来自己跟叶修的较量,却等到了陶轩和叶修的分歧。陶轩终于罔顾叶修的意见,大肆地扩充嘉世。在万众瞩目的那一天,嘉世的神却消失了。刘皓带着人挖遍整座山都没找到叶修。陶轩被气得不轻,第一次当着刘皓的面宣泄了对叶修的不满。刘皓甚至想,这样也好,自己坐收渔翁之利,不用和自己心底的感激作斗争了。

  很快,陶轩就和叶修闹得很僵。只是没等到嘉世重新洗牌的契机,却等来了明末的那一场万妖横行。那一年,神州大地寒潮涌动,无数的人被冻死饿死,十室九空。死去的魂魄盘旋在大地上空,被闻风而动的妖怪们捕食,一时间如同修罗地狱。嘉世、蓝雨、微草等几乎倾巢而出都无法遏制这妖气的助涨,他们血战了无数个日升月起,却都没能阻挡这次灾难的爆发。

  最后,叶修提出了施行禁术。

  “不行!我不同意!”那个时候,刘皓也是反对的人之一。他理不清自己为何会脱口而出就是反对。明明一旦没有了叶修,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掌控嘉世。他看着叶修眉眼间的无畏,这个人总是这样,从未怕过谁、也从未对不起过谁。潇洒得像是嘉世山上风,吹得叶子梭梭地响,宁静的欢快着。

  刘皓想,自己是怕的叶修的,他偶尔会不敢直视叶修的眼睛,怕一不小心泄露了自己内心的阴暗,会让叶修后悔把他这样的白眼狼带入嘉世。他甚至会对叶修有愧疚,是不是对叶修这样的人不真诚,也会是一种罪过?

  叶修到底说服了所有人。也可能是因为,并没有更多的选择了。在说服了所有人那一天,叶修坐在嘉世山最高的那棵树上,吹了一天的叶笛。大部分时候,刘皓会觉得叶修这样做不成体统。可那一天,刘皓觉得叶修的叶笛很好听。他带着学徒在训练,断断续续地听了几耳朵,婉转动听。太阳快西沉,叶修才从树上跳下来。他经过正在严肃训练的学徒们,看起来还没有这些学徒有威严。最后他经过了刘皓身边,伸手拍了拍刘皓的肩,“嘉世就交给你了。”他低声说。

  刘皓一惊,他猛地转身,看着叶修远去的背影瞪大了眼睛。他所有的嫉妒和不甘,是不是一直都被这个人看在眼里……

  几乎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刘皓决定要去做引渡人。动机太过复杂,以至于刘皓自己都说不清。他的理智告诉他,他是想要在所有人面前表现,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之所以能够接手嘉世,不是因为叶修从此之后失去了真身。他要证明自己。可心底里却有无限的回声,他是多希望叶修活着。

  怅然的魂魄感受到了活物的气息,他飘着回过身,看到了倒提着战矛的叶修。

  刘皓在那一刻瞪大了眼睛,似乎是在仔细地辨认眼前的来人是何方神圣。魂魄中被玷污了的部分唆使着他出手,杀掉眼前这个人,吞噬进去补充自身的空虚。可魂魄中最纯净的那一部分却扼住了他的动作。原身滋长的意识让刘皓觉得眼前的人十分熟悉,气味像是他还活着的最后一刻,最想要杀掉的人。

  叶修神情未变,他看着刘皓缓慢地抬起手,尖利地爪子好像要探过来再一次划破自己的咽喉。

  刘皓表情似哭似笑,扭曲异常。他盯着叶修良久,最后浑浊的眼泪顺着眼角猛地滑了下来,他嘶吼一声抱住了自己要攻击的手,艰难异常又十分清楚地叫了一声:“队长……”

  是我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害了你。

  叶修对刘皓笑了笑。

  那笑容像是那一年的嘉世山门前,红衣的年轻龙族对少年刘皓伸出了手,笑着道一声:“跟我进去吧。”刘皓拒绝,他的尊严不允许自己跟着来历不明的人进入嘉世。而叶修则是挑了挑眉,笑得意气风发,他指着自己说:“你来之前不打听一下嘉世谁说得算吗?”刘皓嚯地抬头。

  

  

  TBC.

   @花楚酒霖🍃 明天继续更

评论(20)
热度(429)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