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All叶]夜盲症 - 方叶番外

✿打个广告,《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预售地址

所有文目录


 

方锐很喜欢拍东西。

达不到摄影的境界。

只是喜欢用拍照的方式,记录生活中看到的一些,可以用快门留下来的东西。

以前还在蓝雨的时候,他就喜欢拿着他的诺基亚到处咔嚓,有自己的第一张帐号卡的怀念,有训练营伙伴们的手掌,还有第四赛季剑与诅咒出道时的光芒。

有了机会主义者的蓝雨,不再需要擅长猥琐流的方锐。

方锐那一年年纪还小,他不太看得懂战队的配置饱和了,直到被一同伴用嘲讽的语气戳破,他才看清原来自己面前的不是已经出航的巨轮,而是永远触摸不到的海市蜃楼。

他用了一个夏休期的时间来思考,在转型和转队之间,他选择了转队。那一年远没有什么名气的方锐,拎着自己的行李就从蓝雨到了呼啸,他换了一张新的帐号卡,玩起了盗贼。

他发现自己选对了。

猥琐流意外地适合呼啸,和前辈林敬言配合起来简直契合得不要不要的。

只是方锐运气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好,第五赛季出道的,有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周泽楷。

没关系,方锐耸肩。

好歹他也是冠军候选队的主力选手了。

那一年的方锐抛弃了诺基亚,拥有了职业选手合同薪水的他,给自己配了一个相机,三个镜头的那种炮筒。

他边查攻略,边看相机,鼓捣了半天终于弄懂了这玩意儿该怎么玩。他拿起相机,就对着自己宿舍的窗拍了一张。

构图一般,连厕所的门都被框了进去,角度也不是很好,拍出来看得有些微妙的违和感。只是风扬起白色的窗纱,阳光穿透玻璃照射进来的那一抹生机勃勃,却好看得紧。窗外还有麻雀飞过,像是一幅画那样。

方锐最后把这张照片保存了下来,命名为“光”。

 

他远没想到呼啸的天变得那么快,快到他的照片都没能拍满一千张。

第一千张是林敬言离开呼啸的背影。

方锐又再次面临了抉择,猥琐流还是离开呼啸。

这次的选择远没有上一次那么轻松,方锐不愿意放弃自己职业选手的身份,也不愿意放弃自己身为职业选手对冠军的追求欲望。他不知道离开了呼啸,他还能去哪里。

应邀来到兴欣的时候,方锐其实并没有抱太大期望。这也不怪方锐,毕竟他当打之年、神级选手,要是把这小破队伍看得太重,反而不符合设定了。

方锐不是在考察兴欣到底适不适合自己,而是在给自己找一个不应该放弃猥琐流的理由。

结果意外地让方锐冲动,就像当年拿到了第一份并不算丰厚的薪资就大手笔买了一个高端相机那样。

兴欣有什么吸引方锐吗?不会是话语权,也不可能是薪水资源,说是夺冠也勉强。

方锐后来回到俱乐部和老板摊牌的时候,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所有的人都在问他为什么,他嘿嘿笑了一下,睁大真诚的眼睛,说兴欣美女多啊。

这一年过的实在是精彩。

最后当冠军奖杯握在手里的时候,方锐自己都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下了台,他久久不能眠。半夜跑到上林苑的小花园去溜达,碰见了在外面抽烟的叶修。

叶修仰着头,坐在喷泉广场的台阶上。看到方锐来了,习惯性先撩一句,哎呦没经验第一次拿奖的人睡不着了。

方锐在原地转了两圈,在拥抱叶修和揍一顿叶修之间,选择了中间。他上前去捶了一拳叶修的肩,然后紧紧地抱了一下。

他们没有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他俩在外面待的时间不过是叶修两根烟的功夫,回去的路上,方锐还扶了一把夜盲症的叶修。

他笑嘻嘻地说,老叶如果你现在走在霸图的街头上,第二天刑事头条就是你了。

叶修嘴里还叼着烟,说着就要用烟屁股烫方锐。

回到楼上后,发现魏琛这混蛋居然把房间门给锁上了。无语半晌,叶修才跟着方锐回他的房间挤一晚上。

叶修是倒头就睡,而方锐却好像后知后觉地才开始激动,拿冠军了啊,是我的猥琐流拿冠军了啊,然后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着,第二天也是早早的就睁开了眼。

他习惯性地伸手去够自己的相机,对着房间一个一个角落的框,慢吞吞地翻了个身,才回想过来自己的身后有个人。

叶修睡得正香,方锐没喊他,翻着自己以前拍的照片瞎乐呵,等到一百多张照片见底了,方锐才发现,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拍过叶修。对斗神躲避镜头的印象太过深刻,不知不觉自己的镜头也在叶修的面前走了个弯道,从来没把这个对自己而言那么重要的男人,带着自己一起走上冠军路的男人记录下来。

方锐偷偷地转过相机,发现太近了,就翻出了手机。

对准了叶修的睡颜,轻轻一声咔嚓,就有一个瞬间被定格了。

方锐看着自己的手机,画面里男人正睡得憨,皮肤很白皙、一管鼻梁挺直、唇片薄薄的微微抿着。认真看还能看见些微的黑眼圈,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他英气的眉毛,看起来是那么的温柔。

晨间的光透过窗户,打在叶修的侧脸上,仿佛能看到他脸上白而细的绒毛。下巴干净,没有一点胡茬,在生活上随性的叶修意外地爱干净。

这一刻的方锐忽然产生的莫名的情绪。

很想,和这个人打一辈子荣耀。

 

方锐很早就知道叶修拿了冠军之后就要回家,兴许是第一次见到叶弟弟的时候,看见叶修眼底对家人的温柔就发现了,也可能早在叶修坚持每场比赛第一个上的时候,就察觉了。

想来也没那么难熬,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方锐在蓝雨的时候,就学会了这句话。

可故事的转折来得那么的突然又光明正大。当叶修大张旗鼓的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方锐才发现,他好想,好想和这个人在一起。

登机去苏黎世那天,方锐在队伍的最后头,偷偷拍了叶修的背影,男人并不宽阔的背影好像能够扛起一片天空,他微微侧着头,依稀可以看见微微笑着的唇角。

好像能看见光。

 

方锐在过往二十几年中,唯一执着的,就是他的猥琐流。

不过他想,从今以后,可能还要多一点什么。

只有猥琐流和叶修,是不能放弃的。

 

 


评论(8)
热度(508)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