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周叶]手性恋爱4

所有文目录




  他们经常去的那家大排档,叫陈姐大排档。

  附院的医生们,都是这家大排档的老顾客了。或许不如说,这家大排档的老板陈姐,是附院的老顾客了。

  陈姐的儿子在很久之前曾经是附院肿瘤科的病人,白血病,勉强留了几年,还是去了。那几年的医患关系远没有今天这般紧张,或许不如说是有着天壤之别。陈姐的儿子在住院的时候,医院的全体员工,就为这个可怜的孩子募捐过几次了。这个聪明伶俐天真可爱的孩子和他沉默寡言却朴实善良的父母给了附院的医生们十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在那个孩子过世了许多年之后,附院的医生们还是一年又一年的照拂着他家的生意。

  叶修他们一行人到了陈姐的大排档,这个点已经没有客人了。陈姐和她老公这会儿正有点打瞌睡呢,听到了声音抬头,就看到了叶修他们来了。

  陈姐忙站起来,给叶修他们拼出了一张大桌。

  “陈姨,先上个六七份炒粉,我们快饿死了!”黄少天抓过一把一次性筷子,挨个派发。还不忘对陈姐这样嚷到。

  是了,他们叫陈姨,而不是陈姐了。陈姐的小孩儿如果还活着,不会比他们小多少。

  不知不觉,附院的医生已经换血了不知道几次,当年为陈姐他们一家募捐的,现在或是已经升上二线,或是被调走高升。

  可附院的医生们还是这般亲近陈姐大排档,有前辈们的口耳相传是其一,但总归是有些向往的,向往着曾经那般和谐的医患关系。

  “陈姨,要我们帮忙吗?”楚云秀和苏沐橙坐不住,俩人拉着手跑进了大排档的厨房。陈姨把她们俩往外推,脸上带着笑意,“那你们帮我把菜再给洗洗,要吃什么洗什么。”

  苏沐橙扬起小脸笑,“好咧!”

  楚云秀对这桌大男人喊:“你们要吃什么?”

  “二十串包菜!”张佳乐开了一瓶芬达。

  喻文州和张新杰也挽起了袖子,喻文州拿起了一个篮子,往里捡菜,他问:“洗五根茄子够了没?”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然后抓起了一把红薯叶,“炒一个蒜蓉红薯叶吧。”

  黄少天这会儿也跟了过来,他目标直奔肉类,拿着一个夹子往托盘里夹肉,“一人一个鸡翅,一人两串丸子,两包锡纸花甲螺够没?”黄少天最后扯着嗓子问大家。

  “又不是你请客,这么小气干嘛?!”张佳乐跑了过去,再加了一包,还点了一条罗非鱼。

  江波涛这会儿正去温饮料呢,洗干净了玻璃盅,开了椰奶的瓶子,倒进去放进微波炉里转。

  桌子前端坐着的只有韩文清、叶修和周泽楷了。这三个纯粹是累得动不了了,今日韩文清他们的普外也忙坏了,而叶修和被叶修拖着会诊了好多次的周泽楷也快累死了,现在停下来,都只想瘫在凳子上不想动。

  陈姐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几盘炒粉就端了出来。闻到香味儿,选好菜的人都纷纷跑了回来,黄少天抓起筷子就要吃,被陈姐拍了一巴掌,她塞给黄少天一个小碗,温度刚好的紫菜蛋花汤飘着星点油花儿,让人食指大动。


  分到周叶这头,出了点小意外,陈姐手滑了一下,汤碗倒了。

  “没事没事。”叶修忙不迭地站起来,蹦了两下,把飞溅到自己大衣上的汤汁抖了抖。

  陈姐正急得团团转要给找湿纸巾呢,叶修和周泽楷就齐齐站了起来,安抚了两句陈姐,说正好想去上厕所,顺便把衣服用水擦一餐就完事儿了,不用麻烦。

  大排档是没有厕所的,许多年的老铺子了,也没谁深究为什么当年做店面的时候这般不合理。

  反正多走几步,不到五十米。走到医院的后门的非机动车停放棚子,就有公用厕所了。


  周泽楷第一次来陈姐大排档,是他在急诊科准备出科的时候。急诊科的姑娘们都要给周泽楷这个好看得不像样的小伙子举办一个欢送晚会,但因为时间的问题,实际上周泽楷的出科“晚会”,最后也只是订在了陈姐大排档。

  彼时周泽楷在急诊科待了足足三个多月,早已和大家混得老熟。他不擅长表达,却总会用行动告诉你,他的努力和天分。

  生物的奇妙之处在与独特性,譬如有些人,他平日里站没站相、看起来总有些吊儿郎当,可却会在某些紧要的关头,让你知道随性不等同于普通;譬如还有些人,他不善表达、有时候甚至会显得木讷且幼稚,然而可能会在你不经意间的一回眸,看到沉默遮掩下的耀眼光华。前者如叶修,他擅长雷霆出击,冷不丁地露一手打破别人对他那笑嘻嘻的固有印象,成为“江湖”中的传说;后者如周泽楷,他温吞得像一个小乌龟,一点一点的敲碎别人眼里的花瓶印象,踩着碎玻璃展示他的涵养,变成了鱼与熊掌可以兼得的代表。

  在周泽楷出科后的好多年,当年的那些小护士们想起来还是会叹息一声,然后继续对科室的新鲜血液讲述当年的辉煌。那个时候啊,整个医院的护士都在羡慕咱们,因为咱们科有两个第一人,一个技术全面实用性最高,一个操作完美长相最好。堪称绝代双骄。

  那一年的出科欢送会上,不善言辞的周泽楷被灌得找不着北,英俊的小脸红彤彤的,如黑曜石般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平日里乖巧的周泽楷在喝醉之后有点小性子,可把当场的师兄师姐小护士们给乐坏了。

  最后各自打道回府的时候,是叶修把忘了自家在哪儿的周泽楷给带回家去的。

  叶修还记得,那个时候的周泽楷红着脸,紧闭着唇,一脸严肃。

  “小周,你家在哪儿?”叶修蹲在地上,双手托腮,盯着周泽楷的脸问。他知道周泽楷住学校帆船楼,但几楼几户没谁去过啊。

  周泽楷眨巴眨巴那双漂亮眼睛,“上海。”

  叶修叹了口气,站起来,搀起了周泽楷。“好,我送你回上海。”

  “不回。”周泽楷摇头,步伐一个踉跄,差点压扁了叶修,“没放假。”

  哟,看起来瘦,怎么这么重。叶修忙把周泽楷胳膊架自己肩上,扶着周泽楷的腰往大排档外走,“那行,那我带你回我家。”

  周泽楷只感觉叶修的皮肤凉凉的,他凑上去,蹭了蹭给自己发烧的脸颊降温,“对暗号。”就算是喝醉了,也要警惕不要一不小心就跟坏人走了。

  “师兄最聪明。”叶修顺口就对了。

  周泽楷还真配合,“师弟最帅气。”

  两个人踉踉跄跄地走到了医院的后门,叶修把电驴开了锁,架着周泽楷坐在自己身后,“抱紧点。”

  周泽楷依言。

  这并不是他们恋情的开始,只是他们的关系好似一早就定下了格局,任你世界之大有多少东南西北,于他们二人皆是兜兜转转,你就在我前后左右。




  TBC.

评论(21)
热度(496)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