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01

  惯例首章7k,精神系选择来自我女神,感恩比心心

  更新虽然不稳定,但每周五肯定有一更!

 


 

  格拉斯加星球迎来了新住民。

  在经过了又一个百年,联盟终于又寻找到了一颗适宜生存的星球。根据配给制度,格拉斯加星球将会由普通人类以及低级的向导哨兵来居住,故而格拉斯加星球又被称为三等宜居星系。

  在21世纪的中期,所有的科学家都预言人类的下一个进化会是退化,即高速发展的智能机器终有一日会替代人类食物链的主宰地位,统治地球。直到历史的车轮碾过人类史上所有丰碑——23世纪初,当时地球联邦自豪地宣布启动人类最高计划,诺亚方舟移民计划,宇宙飞船将搭载第一批移民对象,前往目前探寻到的迪玛星系。

  人类的诗篇由此开始揭开新的一幕——根据联盟现在制定的历史教材上书写的,迪玛星系群的确适宜人类生存,然而迪玛星系上有一种以人类的技术无法检测到的声波,能刺激人类未被发掘的大脑深处,改变人类的基因组序列,使得部分人类的隐性基因被激发,诞生了全新的人类,即哨兵。

  哨兵的诞生是噩梦,他们的体能与五感远远超过普通人类。他们拥有可怕的武器,精神系——那是一种高维度存在的生物,比人类能制造出来的所有生化武器还要可怕。哨兵的精神系具有极强的攻击力和反侦察能力,躁动而凶猛。五感的放大使他们极容易狂躁,即使他们如何不情愿,卓越的五感也让他们不断的接收四面八方狂涌而来的各种声波光波。逼得他们疯掉,逼得他们狂躁。进入狂躁状态的哨兵,是为杀戮而生的机器,他们会操纵着自己的精神系,去撕咬、去杀戮。尽管隐性基因觉醒的人类只占到总人口的十分之一,但在相对优越的物种面前,人海战术只不过是徒增鲜血。

  没人能阻止哨兵。

  即使教科书上如何美化人类的人口锐减,可历史拥有真实的眼睛,它永远不会忘记当年的“进化”所流的鲜血。

  为了种族的延续,当时的联邦决定将所有人类都送往迪玛星系,希望能制造出更多的“怪物”,实力相当,才有不被杀戮的资格;以怪制怪,才有种族延续的希望。那时的迪玛星系,是名副其实的末日星球,狂躁的哨兵如同野兽般决斗,发情的哨兵如同公狗般失去理智。这一度让人类失去三分之一的人口。

  24世纪初,科学家终于研究出了能抑制哨兵狂躁的药物,抑制剂。顾名思义,抑制剂是通过阻断哨兵体内的神经元受体,进一步分泌出抗原,来暂时性地降低哨兵的五感。人类陷入欢庆的海洋,联邦发布哨兵诞生演讲,内容同样被记载在了教科书上,联邦宣布这一次人类的进化是成功的。得到控制的哨兵,将成为人类征服外星星球最有力的武器。

  人类大抵是忘了他们曾经得到过的教训。在1929年青霉素面世时,人类也曾有过短暂的狂欢,他们声称自己扼住了病毒细菌的咽喉。历史是具有重复性的,24世纪末期,面世不过百年的抑制剂,已经失去了权威地位。由一支就能抑制哨兵狂躁,增加到了后来的十支,然而联邦却迟迟未能推出全新的抑制剂。这是联邦失去统治力的第一个象征,教材上如是表达。

  或许是历史的发展有一颗悲悯的心。在25世纪,联邦执政覆灭、人类回到远古原始一盘散沙状态的第二年,人类迎来希望。

  第一例向导,觉醒。

  那一年,被人类称之为,荣耀元年。

  现在,距离荣耀元年,已过去三百年。现今的荣耀大陆由费德勒星球、朵拉丹娜星球、以及最后的格拉斯加星球组成。费德勒是一等宜居行星,只供给高等哨兵向导、政党及其家属居住。朵拉丹娜在六十年前开发成功,中等级的哨兵向导立即搬迁前往。至此,迪玛星系上,只余下不会受声波影响低级哨兵向导及人类居住,曾在人类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迪玛星系,彻底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直至月前,联盟征服了格拉斯加星球,为人类及低级哨兵向导争得了宜居地。

  而率领军队,征服了格拉斯加星球的最大功臣此时正坐在他的飞行器“荒火”上,接受联盟主席冯宪君的精神荼毒。

  “霍姆斯顿学院那边又派了三个S级向导过来,希望能与你匹配成功。”冯宪君眉头拧成蝴蝶结,“这次是由贝纳夫人亲自送过来的。”

  霍姆斯顿学院是向导学院。在16岁,向导觉醒时期,就筛选出精神力评分A级及A级以上的向导,选入学院,让这些人类的宝贝,接受系统的教育。当然,系统教育大体来说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如何不被看不上眼的哨兵标记,第二部分是如何让你看中了的哨兵标记你。

  在周泽楷看来,严肃的贝纳夫人十分具有老鸨的潜质,因为贝纳夫人已经给周泽楷推荐过不下50名高级向导了。

  作为目前联盟中唯一一个信息素成熟的SS级哨兵,可以说周泽楷基本想跟哪个向导睡,只要信息素一释放,那个向导就会张开腿求调教。周泽楷也不是拿架子,执意做一个钻石王老五。实在是霍姆斯顿学院送来的向导,都没办法与他百分之百匹配,不说百分之百,每次与霍姆斯顿派遣过来的向导见面,周泽楷冷漠的沉默着的神情,就让江波涛觉得他们连百分之五十的匹配都没有。

  江波涛拿着文件,等周泽楷关了与冯宪君的全息通话后,才走到周泽楷的办公桌前。

  “格拉斯加星球作战的卓越个人,”江波涛将这次作战的汇总信息交给了周泽楷,“冯主席那边的意思是,表彰大会日期由队长你说了算。”

  江波涛是S级哨兵,但他比周泽楷小了两岁,目前还没到信息素成熟的时候,自然没有被贝纳夫人盯上。

  周泽楷翻了翻,“孙翔呢?”他问江波涛。

  “他刚开着飞行器,去菲尔马群星狩猎了,他最近很喜欢那里的锯齿飞鱼。”江波涛笑着说道。孙翔是联盟的又一个SS级哨兵,但他要更小些,离信息素成熟还有四年。

  “恩,”周泽楷放下文件,抬头认真地注视江波涛,“让孙翔回总部。”

  秒懂周泽楷意思的江波涛有些踟躇,让孙翔替队长回去相亲?这并不好吧。没待江波涛开口,周泽楷就挑了挑眉,“你去?”江波涛神情一凛,“我现在通知孙翔。”

  待江波涛离开后,周泽楷才显露出他的疲态,他靠在椅背上皱起了眉,精神系躁动、意识云炽灼的滋味并不好受,再找不到合适的向导,为自己梳理意识云和安抚精神系,周泽楷觉得自己离精神病就要不远了。他也并非不想找到一个合适的向导,匹配不上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而最主要的原因,是周泽楷内心排斥。

  向导诞生的时机,让向导成为全人类心中的宝贝。他们在出生之初就被含在口中,在向导16岁觉醒之时,霍姆斯顿的专员就会亲自登门指引幼小的向导觉醒,并为他们的精神力做鉴定。鉴定为N级、R级的向导会拥有与普通人、同级哨兵接受教育的权利,然后在合适的年龄恋爱,被标记,生子。而被鉴定为A级及以上的向导,就会被接入霍姆斯顿学院,进行系统的教育。这些向导是大部分哨兵渴求的伴侣。向导素丰沛、精神力饱满,简直是世界的财富。

  可不论是哪个等级的向导,都不符合周泽楷的审美。他并不喜欢娇滴滴的、需要保护,只要自己泄露一点信息素便脸颊潮红、双腿发软的向导。因为主人的排斥,连带着周泽楷的精神系——一只漂亮威武的海东青,都格外的难匹配。

  被精神系闹得不行,周泽楷将它送意识云中放了出来。海东青展开双翼,在狭小的办公室中委屈巴巴地盘旋了几个来回,近三米长的翼展扫落了不少东西,周泽楷唤了一声:“穿云。”在房间中发脾气的海东青立即乖乖地飞回来,安静如鸡地蹲在了周泽楷的椅背上。

  待穿云忏悔结束后,周泽楷伸手指去逗了逗它坚硬的喙,“去哪玩?”

  听到能去玩,穿云精神好了点,它做振翅欲飞状,周泽楷立即明白了自己精神系的想法,“将军府不能去。”开玩笑,周泽楷可没忘上次海东青“大闹”将军府的事情,穿云那次把叶秋养的那一群小熊猫都给弄炸毛了,叶秋会欢迎穿云才有鬼。

  看着精神系萎靡不振的模样,周泽楷就纳闷了,那群小熊猫到底哪里有好玩,除了萌之外还有什么优点,让穿云惦记上了。

  周泽楷叹了口气,拿起江波涛刚送进来的奖励名单,心想反正自己也不想回总部,那去就去吧。

  “去可以,”周泽楷和自己的精神系约法三章,“但不许抓小熊猫。”


  哨兵的飞行器直接落在了将军府的草坪上,飞行器的门打开,穿云率先飞了出来,在天空中翱翔,发出了清厉的声音。它立即就要往将军府的竹林去,被周泽楷瞥了一眼,不敢朝前飞了。

  将军府极大,彰显了主人在现今世界的地位。目前高层几乎是三足鼎立的姿态,军部、联盟、执政党,看似齐头并进,实际水火不容。军部掌握军权、联盟是利刃、执政党则拥有威望,各有千秋。

  叶秋是普通人,但他却是一个手腕十分强劲的将领。或许外人认为叶秋将军的军衔要得益于他是军部叶将军的儿子,出生就含着金汤匙,但与叶秋关系还算不错的周泽楷却知道,叶秋绝不是外界认为的无能的军二代。

  叶家是百年延续大族,在联邦时期就是掌权者。历经乱世末日后,依旧在今日的联盟拥有实权和地位。叶家几代将军都是SS级哨兵,直至叶秋这一代,才有了“改变”。具体内幕局外人或许不得而知,但周泽楷却一清二楚,叶家掌权太久,积威甚重,不仅掌握军权,家主还是联盟高等级哨兵,眼看就要破坏三足鼎立的均衡局面,其他人又怎么能放任叶家继续壮大?有人类的地方,就有倾轧和勾心斗角,二十多年前,叶家夫人怀孕时,被注入了神经破坏素,导致了双胎中一个生下来是普通人,而另一个的下场叶家没公布,二十多年没有任何讯息,各方面都是当他落地就不成活了。

  匆匆赶来的莱恩老管家对联盟周团长行礼,告知周泽楷,叶秋有私事要处理,请周泽楷带着穿云前往小竹林等候。

  周泽楷有些疑惑,但看穿云迫不及待的模样,就任由莱恩老管家为他叫来草地车。

  穿云欢快地飞进了小竹林,正要抓小熊猫,就听到周泽楷在身后不轻不重地喊了一声,立即落地像只母鸡一样摇摆着走过去。

  今日的小熊猫都特别乖,不用穿云用爪子钳着,也躺成一排地陪穿云晒太阳。周泽楷往遮阳伞下一坐,闭目养神。他在来将军府之前,把身上所有的通讯器和定位仪都给关了,谨防被冯宪君和贝纳夫人找到自己。或许自己应该申请一下假期了,再忙下去,变成精神病指日可待。

  这般想着,裤腿处传来点小动静,周泽楷睁眼,看到一只小熊猫费劲地扯着自己的裤腿想往上爬。好脾气的联盟首席哨兵弯下腰,抓住小熊猫的颈毛,把它拎到自己的腿上。小熊猫急得四只爪子挠来挠去,脱离了周泽楷的控制后,翻身扑通一声栽在了地上,然后又抓着周泽楷的裤腿往上爬。

  纵容着小熊猫爬上爬下几个来回的周泽楷倍感惬意,自认为有点理解好友叶秋为什么要特地在将军府搞一块原生态小竹林出来养小熊猫了。

  享受着难得休闲的首席哨兵不难想象贝纳夫人的气急败坏,光是想着贝纳夫人被不解风情的孙翔气得花枝乱颤的模样,周泽楷就觉得自己离神经病远了点。

  这日,周泽楷留在了将军府用餐,年轻的上将今天似乎心情不怎么好,往日里优雅的用餐动作里都透着粗鲁。

  “有心事?”首席哨兵对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表示了关心。

  叶秋接过老管家递过来的湿热餐巾净手,他往椅子上一靠,“听说你拿了一年份的哨兵素去西里里岛拍卖。”这是肯定句。

  周泽楷并不爱吃鹅肝,尽管高等级哨兵能够利用意识云建立屏障来保护自己过于发达的五感,但油腻的东西,哨兵还是敬谢不敏的。哨兵把鹅肝切成了一只小熊猫,放在一旁,穿云开开心心地吃了。

  “对。”他肯定了叶秋的话。

  “祝你好运。”上将对他军衔名义上的下属举起了红酒杯。

  首席哨兵回应以微笑。 


  在菲尔马群星狩猎得正high的孙翔忽然接到了副团长的通知。

  年轻的哨兵舔了舔自己锋利的犬齿,握紧了手中的却邪,若是被冯宪君知道,孙翔又拿SS级武器来叉鱼,一定又会被取消使用SS训练室的权利。感觉到自己的轮腕在震动,孙翔皱了皱眉,甩了甩手腕启动光幕通话,眼睛仍是死死盯着水下的锯齿飞鱼。

  江波涛的上半身出现在全息投影中,儒雅的副团长是荣耀大陆许多春情少女心中的白马骑士。他耐心地等待孙翔抓完锯齿飞鱼,“孙翔,队长让你回总部一趟,贝纳夫人来了。”

  孙翔挑眉,信息素未成熟的哨兵显然不是很能理解为什么江波涛的表情会有点古怪。他耸了耸肩,战矛插地,从水中一跃而起,他的精神系是一只威风凛凛的猞猁,金色的毛发湿哒哒的。孙翔挠了挠猞猁的头,“走了,回去开烤鱼派对。”猞猁从学着主人的动作,从水中一跃而起,站在岸上狂甩水。孙翔被甩了一脸,他恨恨地用手抹干了脸上的水,冲自己的精神系比了个中指,“傻逼!说过多少次不许站在我附近甩水!”

  大猞猁白了主人一眼,舒展了一下身体,轻巧地跃上了停在不远处的飞行器。

  孙翔是又一代天才哨兵,觉醒得比常人要早,以前在哨兵训练基地的时候,有些目中无人。但在进入联盟后,性子收敛了许多,除了偶尔有些缺根筋儿外,已经是一个可靠的战友了。但不知是因为离信息素觉醒还有一段时间的缘故还是别的,孙翔在某些方面尤为迟钝,当然,这个某些方面如果非要用一个词代替的话,那就是稍微有点,低情商。

  所以当孙翔带着他的精神系,大摇大摆地走进会客厅,贝纳夫人脸上的表情,是流光溢彩,难以形容的。

  而孙翔完全没感觉到会客大厅凝滞的气氛。年轻的哨兵穿着实在是不像样,身上的兵团制服外套早就不知道甩到何处,只穿了件衬衫,袖口高高挽起,领口的扣子也没扣好,露出的精悍锁骨让坐在贝纳夫人身后的几名高级向导偷偷红了脸颊。

  贝纳夫人推了推她的金丝眼镜,“少将我很高兴见到您,但请恕我直言,在有向导在场的情况下,您的仪表穿着有些失礼了。”言罢,贝纳夫人用视线扫了扫孙翔那只挽起的裤腿。

  年轻的哨兵丝毫不介意,哨兵的思想大多唯我,所以孙翔觉得,自己怎么舒服就怎么来。尤其身在等级专制的联盟,身为SS级哨兵的孙翔,用考虑外人的感受吗?他龇牙,跟在身旁的猞猁也跟着龇牙,“贝纳夫人,您还有事吗?没有我要开烤鱼派对了。”

  贝纳夫人再度推了推眼镜,她就知道孙翔这个混小子不会认真听她把话讲完。但她来都来了,见不到周泽楷就算了,连这小子都说不上两句话,岂不是无功而返?“少将,我这次来还带来了霍姆斯顿最优秀的几位向导。如果您不介意,可以让她们一起和您筹办烤鱼派对。”

  孙翔的注意力被成功的引到了贝纳夫人身后端坐着的向导姑娘身上。不得不说,贝纳夫人敢带来联盟总部的,都是极为优秀的向导。相貌端庄,举止优雅,坐在各自身后的精神系也十分平和稳定,对与哨兵来说,十分诱人。

  “你们会杀鱼吗?”、“那帮我把光能炭从仓库里面搬出来,50公斤就可以了。哦,还有烤具,你们平均负重能有100公斤吗?”、“酱料会不会做?我需要十种酱料。”。

  孙翔不按常理出牌连问三个问题,而被霍姆斯顿学院娇养长大的S级精神向导,怎么可能会。年轻的哨兵用“你在耍我吗”的眼神看着贝纳夫人,他郑重地说道:“贝纳夫人,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哨兵只给自己的向导做东西吃。”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贝纳夫人循循善诱,“少将,如果您愿意,可以挑选一位向导,未来成为您的精神伴侣。”

  孙翔皱眉,他视线终于正经地扫过向导的脸蛋,“你们愿意?”他问道。

  成为SS级哨兵的向导,是无上的荣幸。三位向导姑娘羞涩的微微点了点头,含娇带羞的模样,着实好看。但孙翔却像被吓到了似的,和他的精神系一起,微微退后了一步,他一脸震惊地对贝纳夫人控诉道:“我还未成年!”痛心疾首,你们怎么可以对我有这种想法!

  贝纳夫人:……

  把孙翔这个瘟神送走之后,贝纳夫人才觉得自己能呼吸顺畅,她好生安抚了被严重打击的向导姑娘们,让护卫队把她们送回了霍姆斯顿学院,而她本人,则是到了联盟主席办公室,和冯宪君面对面谈话。

  “主席,我想您一定明白,首席哨兵意识云稳定的重要性,”贝纳夫人在冯主席面前,又恢复了她执掌霍姆斯顿学院几十年的优雅强势模样,“中将大人信息素成熟已经有一年零三个月十一天时间了,并且据我了解,在攻打格拉斯加星球的战役中,中将有狂躁的前反应。为中将适配一个向导,已经刻不容缓。”

  冯主席默不作声,大概可以用“道理我都懂,但我也很无奈”来形容。周泽楷是一个十分有主见的人,虽然平常在兵团中周泽楷一向主张“大事找他,小事找副团长”,但事情是大事还是小事,还是由周泽楷说得算的。在选择配偶,这样大的事情上,谁能左右周泽楷?

  可首席哨兵伴侣的选择,不单只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周泽楷精神系和意识云的稳定,直接关系到联盟的发展与安定。还好周泽楷目前仍未找到百分百匹配的向导,不然各界施加压力,让趋向于狂躁的首席哨兵婚配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冯宪君向来最是护犊子的,免不得要为周泽楷的不配合插科打诨。中年哨兵意识云平和而稳定,他笑着拍了拍自己发福的肚子,“年轻人为了追求心目中的缪斯总是会制造出许多波折,还请贝纳夫人耐心等待。”

  贝纳夫人用中指推了推眼镜,表示了对冯宪君的不客气。这位霍姆斯顿学院的灭绝师太年轻的时候,当年还和冯宪君有不得不说二三事,但最后两人因政见不合而一拍两散。眼看冯宪君近年来发福越来越严重,而身姿依旧婀娜的贝纳夫人十分庆幸自己当时没被冯宪君一口一个“缪斯”迷惑双眼。

  “听说今早叶秋上将在将军府和叶家私人行星间跑了个来回。”贝纳夫人摘下了自己的金丝眼镜,露出了一双天蓝色的眼睛。“是把叶家的怪胎接回来了吧。”

  贝纳夫人能了解到的消息,冯主席又怎会不知道。叶家有两个怪胎,经年的高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无人敢公开谈论,只要叶家没有动作,其余的人就当叶家这一代只有一个后辈了。为人熟知的怪胎是叶秋,明明检测不出他的精神系和意识云,但他却拥有和A级哨兵抗衡的能力,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他的能力仿佛还在进化。而另一个,叶家没有公布过任何消息的那个,最熟悉应是贝纳夫人了。当年,他的出生体检还是由贝纳夫人亲自做的。

  “真可惜,不能将那个孩子接到霍姆斯顿学院,由我来亲自教导,那可是我见过精神力最强的孩子。”贝纳夫人颇为遗憾地道。

 

 

 

  TBC.

评论(86)
热度(1415)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