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10



 

  岩洞中的藤蔓越来越多,它们绞缠在一起,如蛇般,在岩壁上抽伸扭动,发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滋养了这如同触手的青色枝条。

  它似乎对哨兵的弱点再清楚不过,依托着天然的岩洞,在这片密闭的空间中制造出不间断的回响,窸窸窣窣地,压迫着、敲打着哨兵过于敏感的神经。

  年纪最小的卢瀚文立即就苍白了脸色,他紧张地揪住了喻文州的衣角,小声地说:“队长我想吐。”他的精神系,一只毛色丰润的西伯利亚狼精神状态十分不稳定,喉间发出了类似警告的低吼。徐景熙忙将思维触手插进卢瀚文的意识云里,安抚着卢瀚文躁动的意识云。

  这岩洞不大,所有人都站起来后,岩洞显得更加逼仄。

  周叶二人原本就坐在较靠里处,发现异状后,众人齐齐朝洞口方向退后了数步。

  “那是什么?”叶修第一时间就勾下了杜明挂在藤蔓上的照明灯,朝前送了送,示意大家看岩洞深处,那因为藤蔓伸展而暴露出来的不知名物体。

  他的哨兵单手将他挡在身后,“我去看看。”

  未能上前一步,叶修伸手拦住了周泽楷,向导冲哨兵摇了摇头:“不,让包子去。”周泽楷的意识云在精神标记后稳定了不少,但首席哨兵的意识云实在是深不可测了,此前又长期处在狂躁边缘,意识云被灼烧的痕迹还未完全疏导完毕,在这种容易导致哨兵狂躁的环境,天生神经大条的包子,是比周泽楷更适合打前锋的人。说罢,叶修对包子使了个眼色,“包子,你上去看看,不要乱来。”

  大大咧咧的包荣兴应了声:“好嘞老大,看我的!”

  在包子应声上前的那一刻,其他人屏气凝息,时刻注意着洞中的情况。

  说实在的,方明华的确看不出这个叫包子的青年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在兴欣这样卧虎藏龙的佣兵团里,包子怎么看都像是担任搞笑役的。就出发这一天的一路上,都在单方向的跟别人聊着星座,难道兴欣带上他是为了调节队伍气氛的?

  包子的武器是勾爪,足有成年男子的小臂长,固定在了他手腕上,泛着尖锐的金属寒光。他冲着叶修发现的阴影处,直接走了上去,勾爪探出,将面前绞缠成一团的藤蔓给拨开,还不忘回头对众人说:“大家注意力集中了哦!”

  “小心!”一直关注着包子的方明华瞳孔猛地紧缩,他吼了一句。

  包子闻言,看向方明华,笑着对方明华眨了眨眼,“你这么紧张,什么星座的啊?”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包子拨开的藤蔓深处,一个形态扭曲的影子朝包子狂冲了出来。而方才还与方明华说笑的包子竟反应如此迅捷,他猛地后仰,腰成弓形,单手撑地,飞起一脚准确地踢飞了冲出来的影子,“哇!偷袭啊!怎么跟小孩打架似的!这个我擅长啊!”在如此高强度的应变下,包荣兴竟然还有余裕吐槽。

  他明明是一个哨兵,但这周围藤蔓如同制造出来的细小声音,却好像对他没有半分影响似的,他神采奕奕的,丝毫看不出有为意识云躁动所苦,这个神经大条的哨兵,就像一个躁动绝缘体。

  “吃我一招抛沙吧!”包子单手撑地起身的同时,顺手抓了一把岩洞地上细小的泥沙,扬手便朝那影子撒了过去,那影子有瞬间恍惚了方向。

  “机会!”黄少天喊了一声。

  包子猛地探出手,直接擒住了影子,扬手几个耳光啪啪啪抽在状似影子头部的地方。

  “我去!”孙翔忍不住暴吼一声,“你那勾爪是挠痒痒的吗?”

  “包子回来!”一直默不作声的叶修忽然开口,包子后撤也极快,他听到他老大在喊他,几个后空翻,直接退出了他原本的站位。

  这时,只见原本包子站着的地方已经被无数的藤蔓占领,若包子慢了一步,那么等待着他的,就是被这些邪性的藤蔓活生生绞死的下场。

  “呜哇!”刚站稳的包子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好险好险!差点就被弄死了!老大这东西好厉害啊!”

  方明华只感觉自己哨兵指导员之魂熊熊燃烧起,他心里狂暴地吐槽道:放屁!分明就是你差点就可以弄死他!就你这种水平,根本不会从哨兵基地毕业,一定是重修又重修的命!

  “老大,我感觉我刚打到脸了啊。”包子继续说道。

  “哪来的脸,就你会瞎bb!”黄少天没好气地反驳道。

  包子不服气,双手一叉腰,冲黄少天嚷道:“狮子座的你怎么说话呢!我老大都还没批评我!”

  “噤声!”沉静的执政党首辅脸色阴沉,他薄唇轻启。不同与哨兵的精神压力在这狭小的岩洞中蔓延。喻文州上前几步,直接走到了叶修身边,黄少天倒提着冰雨,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

  叶修偏头,看向身侧这位睿智得过分的老友,“怎么了?”

  喻文州咳了咳,这岩洞的寒气让他受不了,他指着正疯狂蠕动的那团藤蔓道:“让你的精神系去,把这堆东西弄开。”

  话音落,叶修身侧的哨兵凌厉地看向执政党首辅,黄少天眼神一暗,与之相同反应的是一直缠在喻文州手臂上的那条黑曼巴,精神系从喻文州的袖口探出了头高扬起,摆出了警惕姿态,被喻文州按住。文弱的首辅做出了一个很不稳重的举动,他冲周泽楷耸了耸肩,“不会有危险的,即使你不相信我,但你也应该相信你的向导,他足够强大。”

  叶修给了周泽楷一个稍安勿躁的表情,他从周泽楷怀里抓出那只还在呼呼大睡的小熊猫,摇了摇把它给吵醒,小熊猫睁开迷蒙的眼睛,瘪瘪嘴就要撒娇。向导蹲下身,冲小熊猫严肃地说道:“去,把那团东西给弄开。”

  小熊猫叹气,扭着小屁股慢吞吞地走了出去,周泽楷见状,直接把穿云从意识云中召唤了出来,翼展近三米长的海东青接收到主人的示意,一直在小熊猫头顶盘旋。

  其余人看不见叶修的精神系,只能看到面前的那堆藤蔓正以缓慢的速度,一根一根断掉,断口整齐不一,大部分像是被锋利的爪子切断,但也少部分像是被动物啃断。直到现在,这支队伍中的大多数人,才真正的相信,叶修有一个旁人看不到的精神系,并且能够听从指挥行动。

  地上的藤蔓察觉不到小熊猫,反而是被盘旋在上空的穿云吸引了注意力,蠢蠢欲动地朝海东青的方向靠拢。

  遮挡着那团影子的藤蔓被小熊猫用爪子挠断,周泽楷开口:“穿云!”海东青立即俯冲,爪子钳住小熊猫,闪电般的往回冲。

  此时所有人终于看清,那个藤蔓根部处冲出来的影子到底为何物。

  那是一个人,也不如说,那是半个人,因为他下半身早就跟藤蔓生长在一起,身上的皮肤呈深绿色,眼睛早已退化,在两个看似鼻孔的空洞上,是松软膨胀的大额头。他的身上缠绕着,亦或者说那些束缚着他的藤蔓早就与他融为一体。在照明灯光线的照射下,这个“人”有些不习惯,他用自己那双早就被藤蔓同化了的手遮挡着刺眼的光线,口腔中发出意味不明的嘶吼。

  “寄生。”喻文州冷静地说道。

  所有人握紧了手里的武器,或许当年科考队全军覆没的真相,已经被他们揭开了一角。

 


 

  TBC.

 

  说隔日更就不会放鸽子,我们仙女都是说话算话的(你

评论(48)
热度(759)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