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11

  岩洞深处黝黑的影子终于显现在众人面前,洞外惊雷密布,寒风冷冽,却也难抵此时洞中诸人内心的冰冷。

  他们已经无法去形容,眼前这“人”到底是被妖异的藤蔓寄生,还是他寄生在了这藤蔓上。他身上破烂的衣物依稀还可以分辨出是十年前军部的制服,越是看得清楚,众人心中就愈加悲凉。当年科考队全军覆没的真相被他们无意间解开一角。地球这个在现人类教科书中依旧被称为是“人类摇篮”的星球,早已变异得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那个怪物在奋力地挣扎,他长在了藤蔓的根部,张牙舞爪地想要朝洞中诸人扑过来。

  “让他解脱吧。”叶修说道。

  他身侧的哨兵闻言,握紧了手中的双枪,轮回一行五个哨兵互相对了个眼色,他们自觉地将队伍其他人包裹在阵型中央,警惕着接下来的异变。

  周泽楷枪响,子弹精准地射到了那个怪物膨胀的大额头上,飞溅出墨绿色的汁液。他吃痛,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嚎叫,小卢握紧了自己的重剑,刚想攻击,就被黄少天用手按住了肩膀。金发哨兵冲卢瀚文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他们现在所有人都处在这个怪异藤蔓的攻击范围内。即使这藤蔓攻击能力其实并不强,若不然也不会在他们进洞这么久后,才发动了攻击。但这藤蔓一定也有它可怕的地方,比如哨兵这般五感发达的生物,竟然丝毫未曾察觉到身侧的藤蔓在蔓延。或许这寄生了的植物,在一定程度上,能释放出麻痹哨兵五感的生物气味。

  半人在额头被射穿后,并没有丧失行动能力,他操纵着藤蔓,疯狂地袭击向队伍中的向导。

  “小心!”杜明眼睁睁地看着一股粗大的藤蔓朝唐柔甩过去,他厉声提示道。

  短发的女性向导反手控着手中的战矛,直接斩断了偷袭的藤蔓,扛着光能炮的苏沐橙在这狭小的山洞中没有施展的余地,唐柔错前一步,将苏沐橙挡在身后,看了杜明一眼后,对眼前这个与自己释放了莫大善意的哨兵再度伸出了小拳头,“加油!”

  杜明又感动又难过,他快速地和一见钟情的女神撞了撞拳头,继续守护着身后的向导。

  藤蔓的无差别攻击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它似乎只能分辨出谁是向导、谁是哨兵,并且它对向导有着莫大的“兴趣”。它仿佛也十分清楚哨兵的弱点,不断地在岩石壁上伸缩着藤蔓,制造出更大、更密集的声响,来刺激着哨兵丝毫不敢松懈的神经。

  轮回五人进行了几次的试探性攻击,但始终找不到这个寄生体的致命弱点。那半人的复原能力惊人,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前额那被周泽楷击穿的窟窿便合拢了,丝毫没有受创的痕迹。

  张益玮擦了擦前额的汗,这场拉锯战他们俨然已经是输家,“这样下去我们会被拖死的。”

  洞中哨兵的神色都不太好,这足以将哨兵折磨得疯掉的声音还在继续,每个人都感觉自己的意识云在沸腾,脑神经仿佛在被用力拉扯。而一旦有一个哨兵进入狂躁,难保其他哨兵不会被影响,到时候不用这洞中的藤蔓再多做手段,这支队伍中的哨兵,也会将他们的向导同伴拆吃入腹。

  “噗”锐物刺入血肉的声音响起,方明华被大声提醒后,反手斩断了将他前臂刺个对穿的藤蔓。他刚想说一声没事,却见眼前的同伴们大多都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叶修神色一变,他几步上前,揪住方明华的衣领,用思维触手狠狠给方明华甩了几巴掌。方明华在这瞬间清醒过来,他退至队伍中央,让乔一帆接替了自己的位置。

  只见方明华被刺穿的前臂伤口处已经飞快地抽出了藤蔓的嫩枝,如同锁链般,绕着方明华的前臂正一圈一圈地疯狂生长着。哨兵从作战靴上抽出碳钢匕首,苏沐橙塞了一卷纱布给方明华咬住,哨兵硬生生地用匕首从自己伤口出,将那抽枝的藤蔓给挖了出来。

  哨兵要比常人更怕疼,在刀尖插入血肉的那一刻,方明华只感觉自己两眼一黑,唐柔见状,直接给方明华注射了一支抑制剂。方明华是已经进行过最终标记的哨兵,除了他的向导外,没有人能够用思维触手减轻他的痛苦。

  藤蔓在脱离血肉的那一刻,瞬间枯死,方明华吐出口中被唾液浸湿了的纱布,给自己的前臂缠上。他耐住鼓胀的神经刺痛,冲其他人说道:“这怪藤有麻醉作用。”方明华再清楚不过,在手臂被刺得对穿的时,他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若不是叶修用思维触手打醒了他,若不是他身边有同伴,他一定会沦落到这洞中半人的下场。

  兴许眼前这被藤蔓寄生了十年的他们曾经的同伴,是当年科考队中幸存的人,他在队伍七零八落后仓皇地夺路而逃,逃生路上给科学院发去求救信息,进入了这个洞穴中想要休憩半晌,他不曾想到,闭上眼睛就是噩梦的开始。

  藤蔓在无差别攻击了一会儿后,它找准了方向,每一次突袭都目标明确地朝队伍中精神力最强大的两个向导——喻文州和叶修而去。

  “保护队长!”黄少天控住他手中幽蓝色的冰雨,蓝雨诸人立即将喻文州团团护住。

  叶修握紧手中那奇形怪状的武器,他伞柄一抖,手中的机械伞立即外翻变成了战矛,向导沉着冷静地道:“没有时间了,小周我们速战速决!”

  张益玮一枪命中那半人与藤蔓交融的部分,他眼神一冷道:“上去送死吗?!”他们连这藤蔓是什么、弱点在哪都尚未明确,尽管他们陷入了毫无意义并且没有丝毫胜算的消耗战,但张益玮仍是不同意叶修现在就要贸然行动的做法。或许再给他们多几轮的攻击,就能找到这藤蔓的弱点。

  “来不及了。”叶修示意其他人看岩壁。只见原本只能算是长势好的藤蔓此时已经密密麻麻地爬满了岩壁,并且逐渐有向地面蔓延的趋势,这些藤蔓的生长带起了洞中被碎石、被黑暗、被碎叶掩埋住的骷髅,它看起来如同地狱生长出来的恶魔之树,以它的累累“战果”,在告诉被困洞中的所有人,你们没有后退之路了。

  “留在洞里被这鬼东西做成串烧,我还不如冲出去被虫子吸干。”孙翔落了一滴冷汗,年轻气盛的哨兵给大家出了个算是另一条退路的馊主意。

  “来吧,其他人注意保护好向导,少天你们要看好文州。”叶修上前一步,手持战矛单手斩断了偷袭的藤蔓。

  黄少天的冰雨挽出了漂亮的剑花:“靠靠靠,用你提醒我?你俩小心点才是!千万别死了啊还欠我一次PK呢!”

  叶修嗤笑了一声,损友黄少天冲他比了个中指,表示在这危险关头对他的祝福。

  哨兵与他的向导并肩站着,从方才起,向导的思维触手就探进了哨兵的意识云里,他控住了哨兵被骚扰得炽灼的意识云。

  “行动计划?”脑海里,哨兵如此问。

  不需用双眼看,周泽楷也知道现在和他背对着背的向导,一定是自信的笑着的。

  “在保证弄死这藤蔓的前提上,力争活着。”向导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

  攻击目标忽然靠近,藤蔓“观望”了一会儿。

  “掩护我!”向导忽然发起了攻击,他控住手中的战矛,奋不顾身地往那半人的方向冲。

  周泽楷神色凛然,哨兵的天性让他差点就在叶修攻击的那一刻冲身上前为向导吃下任何伤害,首席哨兵抿紧唇,手中双枪猛烈开火,狙击企图从背后攻击叶修的藤蔓。向导一个滑铲避开了几股粗壮的藤蔓,直接滑到了那半人前。

  半人反应很快,他擒住了叶修的脚踝,轻而易举地就将叶修整个抬起,又重重地摔在地上。叶修在落地前双手一撑,企图缠住他脖子的藤蔓被子弹击断,哨兵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没有任何藤蔓能够靠近你。

  叶修狼狈地从地上翻滚起来,他擦了擦脸颊的汗,主动给自己脸颊抹了一把灰,“没有担心。”向导回应到,他控住战矛,一个突刺,战矛从半人的掌心灌入,将半人整条手臂刺了个对穿!

  半人吃痛,原本攻击着喻文州的藤蔓疯狂地往回抽。

  “压上!”喻文州冷静发令。文弱的执政党首辅不知何时起,就拿出了自己的武器,那像是基督教教徒信奉的法杖。执政党首辅在拿出武器的那一刻,释放了强大的精神力,整个眼瞳都泛起了晶莹剔透的蓝!藤蔓被这强大的精神力吸引,顿住了收缩的行动。

  黄少天舔了舔自己的虎牙,“队长交给你们了!”年轻的单兵刺客上前,利剑将成股的藤蔓狠狠切断。

  喻文州的法杖插在地上,他虚空做了一个搭弓射箭的姿势,两指间立即出现了一记精神力凝结成的光箭,随着喻文州松开自己的手指,那光箭裹挟着巨大的精神破坏力,气势汹汹地冲了出去!

  “队长!”卢瀚文在喻文州射出一箭后上前,撑住了喻文州脱力难支的身体。

  张益玮被藤蔓甩了出去,他一脚蹬在岩壁上,狼狈落地还未站稳,就看到了喻文州射箭的模样。执政党首辅这些年人前活动越来越少,让他都险些忘了,这个觉醒比普通向导要晚上几年的首辅大人,在他年少时是多么的强悍。

  光箭激射而去,紧急关头,叶修一个侧身,光箭从他耳畔滑过,一箭命中半人那肿胀的大额头。

  “吼!”在被命中的那一刻,半人疯狂地嘶叫出声,他痛苦地四处抓攘着,岩洞中的藤蔓在这一刻也疯狂地收缩起来,甚至让整个岩洞都落起了“石头雨”。

  “叶修!”首席哨兵忽然眼神凌厉,他低吼了一声,因为他的向导忽然切断了他们之间的精神沟通。

  被哨兵惦记着的向导几步上前,全身破绽大开,将自己暴露在半人面前,战矛毫不留情地送入了那半人与藤蔓交融的根部。半人意识被喻文州一箭摧毁,此刻毫无章法地下意识防卫着,叶修旋身将身后袭来的藤蔓扫开,被半人的手臂狠狠地抽在胸骨上,唇角立即溢出了鲜血。

  叶修将自己的后背送入半人怀中,手中拧着的战矛发力,怒喝一声,架着半人的一条手臂一记蛮横的过肩摔,竟硬生生将半人和藤蔓撕开了!

  “趴下!”方明华大吼了一声,所有人在此刻回身抓起了自己的背包,暴力拉断背包两侧启动安全气囊的带子,然后紧紧地簇拥在一起,面朝下趴在地上。背包上安装的膨胀气囊涨起,在岩洞崩塌之前,胀开的安全气囊为他们争来了一线生机!

  周泽楷在最后一刻终于奔到岩洞的最深处,他一把抓过后继无力的向导,刚拥入怀中未来得及回头,耳旁就响起了岩石碎裂的声音。紧紧拥抱着彼此的哨兵和向导就地趴下,两人相互较量,企图用身体掩护对方。

  落在周叶二人不远处的半人蠕动挣扎了一番,他费力地抬起早就没了眼睛的头,冲周叶的方向张了张嘴,脱离寄生后,这半人有了短暂的回光返照,他张嘴发出了沙哑的气音,那被叶修刺穿了的手拼命指着自己的胸口。周围原本失去了生命力的藤蔓也如复苏般,朝周叶二人卷来,一层一层,将他们二人包裹了起来。

  岩洞终于崩塌。


 

  或大或小的碎石如阵雨般,落在他们、或者说他的身上。

  “疼吗?”在藤蔓交织的茧里,叶修轻声问自己的哨兵。

  哨兵双手撑在向导身侧,用自己的后背承担下了岩石的冲力,即使有一层又一层的藤蔓保护,周泽楷依旧是被砸得口中涌出的腥甜。

  “不疼。”哨兵回答道。

  叶修将自己的思维触手探入了哨兵的意识云了,为哨兵排解着这足以将常人溺毙的疼痛。

  “你骗人。”向导揭穿了哨兵。

  周泽楷看着自己的向导,他不明白哨兵和向导到底是怎么样开展一段感情的,实际上他也没有经历,但反正肯定不会像他和叶修这样。应该是先熟悉,然后在建立精神标记,尝试着和对方搭建起精神沟通的桥梁一段时间,合适再好不过,就举行婚礼,完成最终标记,若不合适,也不过和平分手。可周泽楷和叶修跳过了熟悉的步骤,尽管他们的精神标记建立的基础是为了取信对方,可他们还是没有办法不为对方吸引。

  在《哨兵与向导》觉醒年龄适用的教科书上,曾这般描述道:“卓绝的哨兵、宝贵的向导,教材没有办法描述灵魂的相互吸引是多么令人陶醉的事情。但没关系,在你亲身经历的时候,你会明白,能为喜欢的人蠢动是上天的恩赐。”

  周泽楷低下头,用干燥的唇轻轻碰了碰叶修的脸颊。

  向导眉目含着笑意,他挑眉,略带挑衅地问道:“周泽楷,你现在吻我是什么意思?”不是建立精神标记,也没有信息素补给。

  哨兵学着向导的表情,他也挑了挑眉,明明周泽楷从未为了他卓绝的意识云骄傲过,但此时他分明是有些小得瑟了,为了不让向导太骄傲,一般来说都会打直球的哨兵没有说出自己的心动,动机太过复杂,所以他耍赖了:“庆祝我们活下来。”

  叶修愉快地笑出声,他仰头,主动地咬上哨兵的唇,“好,庆祝我们活下来。”


  


  TBC.

 

  剧情上高铁了啊(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

  万粉加个更,说来要说一句对不起,原先那个主页原本都答应大家万粉了要抽奖点文庆祝什么的,结果自己遇到糟心事,想不开就删了orz,真的很抱歉,也真的很开心,还跟大家一起爱老叶真的太好啦!~

评论(37)
热度(696)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