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14



 

  近在咫尺的腥臭大口熏得喻文州直皱眉头,但显然执政党首辅并不认为自己会因此受到伤害。

  “队长你没事吧!?”卢瀚文忙奔上来,他被吓出了一身冷汗,那狼离喻文州太近了,他没有办法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做出任何反应。

  “没事。”喻文州冲卢瀚文摆了摆手,宽慰了一下差点被下哭鼻子的小哨兵。“怎么样,伤到你了吗?”他转头看向身侧的叶修。

  “没有,”身侧的人笑了笑,“吓到你了?”

  喻文州被调侃得有些哑口无言,只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不定自己还真是被地球险恶的环境给吓到了,不然怎么会去向叶修确认他受伤没。他这个老友,和所有的向导都不一样。所有向导,包括喻文州他自己,在被近身的情况下,基本都落于下乘。只有叶修,明明是一个向导,却在被近身时更有杀伤力。

  收回思绪,喻文州将视线转移到眼前这匹狼身上。方才突袭的狼被叶修单手捏碎了头骨,再被强大的精神力碾碎了中枢神经,再度落到地上,完全没了气息。

  因为方才的出手,叶修的眼球还泛着妖异的红,他沉默半晌,对喻文州说道:“这玩意儿能听得懂人话。”

  “什么?听得懂人话?”徐景熙咋舌。

  门口扛着光能炮从后方策应哨兵的苏沐橙也惊呼出声:“现在地球的物种都这么有个性了吗?”

  “我不清楚。”叶修皱着眉,“但根据方才的情况 ,不难判断它是诈死等着最后一击,不好说他的智商有多高,但它肯定听懂了小卢那句让文州来看,并做对形式做出了判断,它清楚地认识到它的弱小,它明白贸然的进攻只是徒然,所以它不止是在等一个队伍中有地位的人,也在等一个人踏入它的绝对致死距离。”

  卢瀚文闻言冷汗都冒了出来,他一脸紧张地看向喻文州,执政党首辅只给了小手下一个安抚的眼神,他顺着叶修的判断继续说:“这生物应该还有类似孢子类植物的特性。”

  有孢子类植物的特性,他们就要更当心了。若是像他们传统印象中的孢子类植物,除了假死就不足以担忧,但谁能保证地球现在这个巨大的獒圈生态,会不会进化出更怪物的生物来。他们登陆地球未超过24小时,对獒圈生态的认知,只停留在字面理解意义,但仅仅是通过字面理解,獒圈生态也足以让他们却步。

  ——互相吞噬,共同表达。

  屋中的人只要想到,就是这八个字摧毁了当年整支科考队,他们就不寒而栗。

  屋外风雪中厮杀的哨兵先后退回了屋中,孙翔是最后一个从雪幕中出现的,年轻的哨兵被激起了血性,他的眼球泛起了和他的猞猁精神系般的莹莹绿光,上扬的唇角满是年少人的桀骜不逊和意气风发,他单手控住却邪,横扫了尾随而上的十几批狼。直立起来比普通女性都要高壮的狼被凶性的哨兵拦腰斩断,炙热的狼血洒了一地,融化了表层的雪,“滋滋”地冒着热气。

  狼群被哨兵的气势骇住,停住了进攻的步伐,缓慢而警惕地调整着步伐。而哨兵却不管不顾,他杀得起兴,见狼群踟蹰不前,哨兵将手中的战矛插地,双手直接撕烂了自己的上衣,哨兵的精神系同时仰头哮夜,一声属于胜利者和强者的呼嚎响彻了夜宵,震得狼群连退数十步。

  “差不多就够了!”站在门边用光能炮策应哨兵的苏沐橙见孙翔这小子有些失控,她忍不住用思维触手掐了一把孙翔的脸蛋。

  “嘶!”孙翔被拧得抽气,他凶狠地瞪过去,发现身侧站着的是向导之后,他的气焰立即就低了八度,“你!你拧我干什么?!”哟,有本事抱怨你有本事直接吵架啊!

  苏沐橙跟她柔美的外表不同,她把光能炮直接往地上一怼,人往上一靠:“你凶什么啊?我再不拧醒你,你是打算当着一屋子的向导裸奔吗?”

  孙翔低头看看自己曝光的胸膛,连手忙脚乱地捂上,面红耳赤地反驳道:“我没有!而且……你怎么可以拧脸!”孙翔终于找到一个点让他在向导面前昂起头。

  加油啊哨兵,不逼自己一把你永远不知道你敢挺起胸跟向导吵架!

  “得了吧,你身上除了脸都死硬死硬的。”向导懒得理小朋友,搓着小手往回跑。

  那头正观察着黄少天抓回来的活狼的唐柔声援了自己的好姐妹:“你不是未成年吗?”想这么多干什么?

  孙翔被气歪了鼻子,几分钟前才耍了一把甩的哨兵无话可说,重重地“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往自己睡袋的方向跑,钻进去“哗啦”一声把拉链给拉上了。

  轮回众人:……

  叶修笑了一声,主动帮轮回的人转移了尴尬,“这狼有什么不对吗?”

  方明华忙接道:“目前除了会诈死等待最后一击外,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

  喻文州的目光盯着那头被黄少天生擒的狼,一言不发。

  “不对,”一向话不对的首席哨兵突然开口了,“数量不对。”

  正坐在旁边,使唤卢瀚文给自己捏肩膀的黄少天猛地抬起头来,像是突然被惊醒般,抬头眼神灼灼:“对!这狼的数量不对!我们方才杀出去,一眼扫过去顶多就不足200匹,这玩意儿战斗力其实一般,就是策应太好,解决起来有点麻烦,但我们刚才也杀了有大半小时了,可我完全没有觉得我应对的数量有减少!”

  张益玮缓慢地站直了身体,“对,我也没有感觉到有减少。”

  喻文州将视线从狼身上收了回来,他转而盯着黄少天,一向都是温和笑着的喻文州收敛了脸上的所有表情,比外面雪夜更让人觉得深不可测的眼睛扫过黄少天和郑轩,用毫无起伏的声线说道:“为什么是看到?而不是感受到。”

  一语中的,哨兵们闻言,缓缓转过身,他们透过叫嚣的雪幕,企图分辨清楚雪幕中的杀机到底来自何方。

  是周泽楷最先摇了摇头,“没办法判断。”简单的一句话,让屋中的其他人都僵直了脊背。

  周泽楷是这屋中,意识云最强悍的哨兵,如果连他都没办法确定这雪幕中的对他们虎视眈眈的猎手数目,也无法判断如乌云般萦绕在他们面前的杀机具体来源,那是不是就能说明,今夜想要用他们来果腹的生物,超脱了哨兵五感的捕捉范围?

  屋外风雪似乎更大了,在给他们思考的时间里,大雪已经将他们厮杀出来的一地狼藉给遮掩感觉,这片土地像什么都没经历过般,回复了最初的宁静。狼群试探着他们,缓慢地朝他们压过来。

  自方才起,一言不发的叶修忽然开口:“有谁想抽烟吗?”只有张益玮伸出了手,叶修借了张益玮的火,两人躲在角落抽了半根烟之后,他直接用手掐了还在燃烧的烟。

  周泽楷皱眉,哨兵和向导的意识想通,他能感觉到向导现在脑海中满是矛盾的情绪。哨兵皱眉,他需要知道向导困惑的是什么。叶修见周泽楷的表情,他笑了笑,指着地上方才突袭喻文州的那匹狼,冲众人解释道:“我刚才,毁掉它脑神经的时候,感受到了人类的气息。”

 

 


 

  TBC.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吃粮码字,然后听拼字输了的女神表白 @羽衣甘蓝 好绿我愿意每天和你拼字()

  对了,这篇文周叶only,你们自己脑补其他我不拦着,但不要问我有没有这个cp,顺便獒圈生态有参考,改天找出来补上说明

评论(29)
热度(641)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