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15

  屋内比漫天风雪更冷,叶修说出这句话之后,所有人脑袋都是“嗡”一声,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他们难以形容自己的感受。就连神经最大条的包子,脸色也“唰”一下子白了。

  他们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那是亲手杀死同伴的负罪感。这现实来的突兀,如当胸猛击一拳,窒息感转瞬即逝,但所有人都记住了这种感受。

  向导的面容被烟雾遮掩,他将手中碾灭的烟头扔在地上,“现在有负罪感好像有些早了,在被吃掉前,我们先得把狼群给消灭掉。”

  喻文州在叶修话音落之后站了出来,他是执政党首辅,是帝国有史以来记录在霍姆斯顿校历上最杰出的向导,他释放了强大的精神系威压,强迫所有的哨兵镇静:“现在,所有人背上你们的背包,掩护好向导,我们需要打一场突围战役,目标十点钟方向,距离我们三公里的开阔平原。”

  在命令下达后,哨兵们齐刷刷地收拾自己的背包,扛在了背上。

  向导们都能理解哨兵的情绪。哨兵之所以是人类的尖刀,除却他们战斗力彪炳的这一大前提外,同样十分重要的因素是,哨兵不会背叛。他们会对背叛、会对杀死同伴这件事,有极大的负罪感。可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叶修没有办法瞒着哨兵。登录地球后,哨兵的神经紧绷到战斗状态,他们强忍着周围空间的噪音,强忍着意识壁垒削弱带来的痛苦,一旦在战后他们发现自己亲手杀死“战友”,这极有可能让哨兵暴走。

  屋外风雪更大了,雪狼群蛰伏在漫天风雪中,似乎要与这天地融为一体。

  屋内一行十五人进行了简单的分组,蓝雨五人原本就有两个向导,他们自成一队。而轮回中,已经进行过最终标记的方明华和张益玮不需要向导的辅助,他们只需要注射出发前准备的,混合了自己向导的向导素,就能够维持最大战斗机能。

  “小唐,你看好一帆和包子。”叶修刚开口,杜明就默默地蹭了过去,“再加上杜明。”周泽楷开口,为手下争取靠近女神的机会。

  “好嘞,”苏沐橙提起光能炮,“那我就看好孙翔啦!”

  谁要你看,孙翔心里默默地扁嘴。

  叶修上前,为苏沐橙整理光能炮的背带,“孙翔是SS级哨兵,你没辅导过这个等级的,要注意点知道吗?”

  似乎是不给他们过多准备的机会,屋外雪狼群的头狼发出了狠厉的嚎叫,一时间漫天风雪中回响的全是充满腥臭的狼嚎,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走!”蓝雨第一个行动,他们配合得极好,转瞬就把企图围剿他们的雪狼群撕开了一个缺口。狼群中被掩护着的执政党首辅高举他那灭神的诅咒,那是伤病过后的喻文州,用来放大自己精神力范围的法杖。他故技重施,两手虚空搭箭,那精神力凝结成的深蓝色光箭撕裂茫茫的风雪,一箭命中头狼的脑袋!

  头狼的长啸蓦地中断,它那比普通雪狼更巨大的身躯在狂风中仿佛被吹向天际的破败塑料袋,最后不堪重负地落地,四肢抽搐,不断挣扎着要爬起来,却好似被那无形的煎钉在雪地上,最后没了生机。

  喻文州射箭的双手在隐隐的颤抖,四周入骨的寒意让他仿佛回到了十八岁,成人礼的那年。

  ——他被科学院的欧系党派设计,精神力受到了严重地打击,在最初卧床的那半年中,他每日都像是被人丢入沸水锅中蒸煮,而后又踢入万丈冰渊中流浪,精神力几乎被完全摧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谁也不曾见过那段时间的执政党首辅,他没有风度翩翩,没有温润有礼,只是一个病入膏肓,被折磨得形销骨立,口鼻流涎的狼狈少年。

  那个时候,他的老友,已经被欧系成功摧毁的,同样优秀的向导,蹲在他的床边告诉他,喻文州你得爬起来。

  过去的记忆让喻文州气血翻涌,他不排斥那断地狱般的过去,可不代表他不在意,若是真的心无芥蒂,今日他就不会站在地球这片荒蛮的土地上了。

  在喻文州摧毁了头狼的脑内神经之后,所有人都投入了战斗,忽然一阵强烈的精神力波动袭来,距离喻文州最近的卢瀚文下意识地回头看,少年看到了他敬爱的队长身侧站着一只通身雪白只点缀着淡蓝斑点的麋鹿,他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喻文州的精神系,少年人惊喜地叫嚷出声:“队长这是你的精神系吗?真漂亮!我好喜欢啊!”黄少天闻言,飞起一脚踹翻近身的几匹雪狼,连滚带爬地扑回来,抱住麋鹿使劲儿蹭了蹭。

  喻文州有好久没有唤出过自己的精神系了,他伸手抚摸着麋鹿的头,他的精神系的个头比他十八岁那年还要小上许多。

  “哟,今天打算放出来练练手吗?”回过头来的叶修看见麋鹿,远远冲喻文州喊了一句。

  成熟的执政党首辅幼稚地和他的老伙计隔空对喊:“来比划一下吧!”

  叶修控着手中的千机伞,在他的哨兵击中几匹雪狼后,干净利落地上去碾碎雪狼的中枢神经,“谁输谁学狗叫!”

  那头麋鹿扬蹄,掀翻了几匹意图偷袭的雪狼,“你幼不幼稚!”执政党首辅畅笑出声,风雪裹挟着他们的笑意,像是十八岁那年,还是天之骄子的喻文州对叶修骂,“我总有一日能看到你的精神系!”

  年少不可追,但总归在梦里。

  这头欢声笑语,杜明那头就有点脱缰了。没有恋爱经验,对于向导的认识只停留在霍姆斯顿学院的介绍单页上的杜明同学,人生三观惨遭滑铁卢,他钟意的向导完全不需要自己的保护,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后,杜明十分沮丧。

  “杜明,不要让包子跑太远!”唐柔挑翻雪狼,战矛捅破雪狼的眼球,直接捣毁了雪狼的大脑。她余光里看到包子跑到她思维触手的边缘去,立即叫了一声杜明。

  被女神呼唤,杜明立即立正稍息,神情端正地应了声“是”,屁颠屁颠地跑去看着包子了。

  这好歹缓解了在场诸人紧绷的神经,不至于让他们每一次出手,都满怀罪恶。

  “那是什么?”周泽楷退回了他向导的身侧,双枪猛烈开火,为向导争得判断的时机。

  叶修在周泽楷的意识云中触碰到了警惕和不安的情绪,他心下一沉,朝着周泽楷方才的方向,伸出了思维触手。他想,或许他触及到了,今晚他们被这群高智商的雪狼群攻击的原因。

  哨兵和向导目前公认的主宰体系,被成为等级专制。即更高的意识云或精神力评分,决定了哨兵和向导将会在帝国中担任怎样的职务,享有怎样的权利。而周泽楷作为首席哨兵,他享有的是全帝国哨兵的臣服与敬畏,他与他的海东青,生来就是这个时代的王者。

  不安这类情绪,最不应该出现在周泽楷的意识云里。

  “我去看看。”向导偏头给了哨兵一个安抚性的颊吻。

  周泽楷紧紧攥住向导的手腕,力气之大,直接在向导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手印,“我们一起。”哨兵不再给向导说服自己的机会,他单手抱住向导的腰,对前方的张益玮和方明华使了个眼色,在队友战火的策应下,飞快地上前。

  在狼群的斜后方,接近雨林的边缘处,有一个高大的影子。远远看去像是一个人的轮廓,身高腿长,但却又十分厚重,它仿佛还背着一个巨大的“龟壳”,那“龟壳”已经长在了它的身上,丛生了许多细小的绿色植物,来证明它和“龟壳”相处已经有年头了。

  叶修的思维触手还没接近身影,未能探出来者何方神圣,就被一股强悍的力量弹开。向导的眼球登时就变得通红,他往武器中灌注了浑厚的精神力,千机伞一甩变成风炮,朝前方无名身影猛烈开火。

  那影子躲闪的速度超乎周泽楷的想象,哨兵配合着向导的攻击,加快自己的步伐,企图靠近那个不明身影。子弹扬起了巨大的雪幕,那身影笨重,守护着身后的龟壳,混合了精神力的子弹终于追上它,在它身上留下了若干深可见骨的血洞。

  影子被激怒,它扬手甩出几条藤蔓,眼看躲闪不及,周泽楷立即侧身,将向导囫囵个护在怀中,藤蔓抽在哨兵的背上,火辣的疼痛立即蔓延开来。那身影紧接着发出了凄然的咆哮声,周泽楷被震得气血翻涌,拥着向导狼狈地退后了几步。首席哨兵无法形容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生物,那咆哮声似虎似狼,百兽之王的压力凶狠地朝周叶二人碾压而来,他们几乎要跪下来。

  它停下了进攻的动作,身上的弹孔汨汨流着血,那影子只死死盯着周泽楷怀中的叶修,似乎想要靠近。

  “老叶,你们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身后黄少天的声音和其他人的脚步声打碎了这不可思议的画面,它仿佛受到了惊吓,转身奔回了雨林中。

  在这个身影消失的瞬间,雪狼群失去了组织,仅剩的数十雪狼仓皇地四散而逃,只剩一片狼藉的雪地证明在几分钟前,这里曾发生过厮杀。

  “没事。”叶修挣开了周泽楷的怀抱,他看着影子消失的方向,表情一如往日的懒散。

  众人心中有疑,但也看不出痕迹。

  而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小熊猫摇晃着身体,张开手臂像是被抛弃的孩童般,朝着身影消失的方向追去,沉重而哀伤。周泽楷看得分明,小熊猫在叫着——

  父亲。


  


  

  TBC.

 

  5万四了,大纲才三分之一不到,我也很绝望啊(哭唧唧

评论(36)
热度(646)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