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16



 

  天很快亮了,可风雪依旧没有停的意思。无奈之下,喻文州决定整队返回那片废建筑中,等雪停后再做打算。好在风雪够大,不过是烧一壶热水的功夫,苍莽的白雪就将渺小生物留下的痕迹湮没了。天是阴沉沉的,这一方天际寂静,仿佛整个地球上,只有他们一行人在呼吸。

  “大家抓紧时间休息。”喻文州坐在火堆旁,他方才那句话,显然是针对哨兵说的。

  哨兵在方才的战斗中消耗了巨大的体力,光是抵御恶劣环境为自己带来的影响,就已经足够让哨兵吃力的了。

  叶修没有在屋中,他点了支烟,孤身一人走出了遮蔽风雪的屋子。香烟不在他们携带物资的范围内,叶修也只在自己的背包里随手塞了几包而已,是抽一根就少一根的好东西,金贵得很。

  周泽楷循着直觉,找到叶修的时候,叶修正凝视着指间的香烟,平日里稀罕烟跟稀罕什么一样的叶修,只背倚着残垣,静静地看着手中的香烟燃烧。

  哨兵大步上前,站定在向导身前。迎面而来的风雪忽然被挡住,叶修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来了。周泽楷抽走了叶修手里夹着的香烟,叼在嘴边,顺手把叶修冻僵了的手揣兜里。

  “你会不会抽啊?”叶修抬头对周泽楷笑。只是那笑容半点说服力都没有,唇无血色,眉眼染雪,怎么看,那笑容都没有他言语间的潇洒。

  周泽楷狠狠抽了一口烟,弹掉烟蒂,俯首吻上了叶修的唇,弥漫的烟雾在两人的唇齿间,呛得难受。还燃着火星的烟蒂落到雪地上,“滋”一声灭了,融了雪,在原本无人涉足的雪地上,留下一个小小的雪坑。

  香烟大抵是证明帝国现存的人类曾经生活在这颗蓝色星球上,最有力的证据了。兴许是人类基因中对尼古丁依赖的劣根性,烟草这种危害人类健康的消耗品,竟然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几次改革的浪潮,仍旧在人类的日常生活中保存了下来。除却改进了尼古丁燃烧后会产生的致癌物质外,香烟几乎没被科学院的那群科学家们惦记过。

  叶修清楚自己现在有些精神恍惚,以至于在和哨兵接吻的时候,人还在胡思乱想。

  “嘶,疼。”叶修一不留神,哨兵就把他的嘴唇给啃了个口子。

  话音落,始作俑者又伸出舌尖,爱惜地给叶修舔了舔。

  对于已经互相标记了的哨兵和向导来说,接吻是一种让彼此放松的方式。哨兵感到愉悦,是因为哨兵的信息素可以肆意侵占他的向导,信息素不仅可以使向导干涸的精神力充盈,也能在向导身上烙下独属于哨兵的印记;而向导会放松,则是因为向导的思维触手能够充分舒展开来,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在哨兵的意识云幻境中,感受精神力舒缓的轻松。

  在最初向导刚诞生的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人类曾以为向导是凌驾于哨兵之上的高级物种,直到科学院的那群智力怪人们发现第一例向导因精神力枯竭而崩溃的案例,他们才确定,哨兵与向导,是这个新时代的馈赠,撇开彼此的哨兵和向导,都只不过是人类进阶过程中的残次品,不完整的残次品。

  叶修在哨兵的意识云幻境中放松自己的脑神经,他主动地抬起头,送上自己的唇片,整个人都倚在哨兵怀里,闭上眼睛做一回逃兵。

  一吻间歇,周泽楷搂紧喘气不匀的叶修,“那是你父亲?”

  叶修蹭了蹭周泽楷的肩膀,雪花贴在脸上,丝丝冰凉,“恩。”

  即使没说出口,周泽楷也明确了兴欣来地球的目的。

  沉重的话题哨兵不想多说,他用那双波光粼粼,会说话的深邃眼睛,盯着向导有些消沉的脸,笑着说:“小蝌蚪,找爸爸。”叶修笑弯了眼睛,伸手掐了一把哨兵的脸蛋:“滚蛋。”

  周泽楷将自己英俊的脸颊从叶修手里解救出来,他没有放开向导的手,而是紧紧攥在手心中,叶修回头看周泽楷,发现哨兵背后的披风早就落了满满的雪。

  “冷不冷?”向导问。

  哨兵摇了摇头,他方才的确不冷,哨兵方才满脑子全是向导的嘴唇多软,腰很柔韧,回过神来,才觉得自己要被冻呆了。

  两人意识相通,哨兵在想什么,向导又怎会不知道。

  思及此,哨兵冲向导笑了笑,原本俊美无匹的面容像是冰雪初融,坦然中带着些许的羞涩。他的身后悄悄落下了一抹阳光,暖阳终于撕裂厚厚的乌云层,向大地洒下它的馈赠。还在空中洋洋洒洒的雪被映衬得晶莹剔透,一道彩虹缓慢地变清晰,一时间,俊美的哨兵像是大自然的杰作,差点把叶修看呆了。

  房子那边传来一阵喧哗,那是包子一惊一乍的呼声,“哇!出太阳了!那边有彩虹啊!”

  叶修猛然回神,自我调侃道:“还好我没流口水。”

  被流口水的对象没说话,神情里满是得瑟。

  “你刚刚又亲我了。”叶修忽而严肃地道,“我家教可是很严格的,吃了我的豆腐,不能不给我一个说法。”

  哨兵这回嘴皮子利索了,他立即回答道:“回去我就上门。”提亲。

  叶修嗤笑,“像我这种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的优质权二代可不好找。你找那混账小子提亲有什么用?”周泽楷听这话倒不是框人,叶秋不就是仗着没有长辈管着,到了婚龄年纪也不上心吗?每次各方势力想尽办法往将军府塞人,然后那些娇滴滴的姑娘都被叶秋用来举着苹果练枪,周泽楷都要羡慕得不得了。

  “那我跟你提,”哨兵也严肃了起来,“本人样貌好看,无不良嗜好,家产颇丰,生活作风端正。”十分符合周泽楷不善言辞的风格,断句都简洁得让叶修笑场。

  “听起来还行,我考虑考虑啊。”叶修说着要考虑,却始终没放开哨兵的手,只紧紧地攥着。

  那头包子已经在招呼叶修过去收拾行李走人了,叶修忽然又开口了,“等回到费德勒,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如果经得起考验的话,那就要恭喜你成为将军府的准媳妇儿了。”向导伸了个懒腰,不难看出他对那个“秘密”的不以为然。但周泽楷没有追问,他也没有为那句“媳妇儿”不虞。哨兵反而笑弯了眼睛,他想到了半月前的西里里岛拍卖会,在兴欣爆了竞价牌的时候,张益玮说的那句兴欣的怕是要掏空了自己的老婆本。周泽楷失笑,他觉得那句话可以纠正一下了,不是怕是,而是就要掏空了。

  “给你掏。”在众目睽睽下,哨兵侧过身子,在向导的眼角处留下一吻。


  彼时的将军府,联盟的二把手正捧着紫砂壶,倒在藤椅上,惬意地品着茶。
  叶秋上将一身骑装,手中的弓箭对准了百米开外,头顶着大苹果的妙龄少女。他胯下是一匹精气神十足的白色骏马,正在草场上来回飞驰着,马背上的叶秋从箭筒中抽出木箭,两指搭弓,瞄准的时间趋近与零,木箭“咻”一声就射了出去,远处少女头顶上的苹果应声碎裂,落到草地上,均匀的裂成两瓣。少女腿软,没了头顶上的苹果之后,少女才敢跌倒在地上。

  “下一个,”莱恩老管家举着扩音器,冲远处排成一排的少女说道,“站稳了不要抖就不会有性命危险。”

 

  “真变态啊。”江波涛把茶喝得“滋滋”响。

  那头的叶秋把箭筒里仅剩的十来支箭射空了之后,才意犹未尽地翻身下马,走到江波涛旁边的藤椅上坐了下来。上将捻起莱恩老管家亲自下厨做的桂花糕,沾了沾茶,送进嘴里。

  江波涛看着远处被士兵拖着下去的少女们,“这次又是哪边送给你的暖床?”

  叶秋眼皮子都没抬,“忘了。”

  “啧,太任性了。”江波涛和叶秋的关系要更好些,毕竟周泽楷的交流能力摆在那里了,“不知道哪家府上的茶杯又要换一套了。”

  “关我什么事?”填了填肚子之后的叶秋抬头,他那认真地神情让江波涛发笑。

  “你有胡来的资本。”江波涛直言,手握兵权的叶秋总比他们要自由些。“但你也别太不讲道理了,别给执政党攻冾你的机会。”

  叶秋挑眉,“你见过富二代讲道理吗?”

  江波涛差点被呛,对叶秋竖起了大拇指:“我算是信了方哥说的,你哥不讲理,张口就能气死人的设定了。”

  叶秋自认跟他混账哥哥一点也不像,他“哼”了一声,对于自家蠢哥哥去一趟地球,还把自己搭上和人配对的行人极为不满,但那人是周泽楷,叶秋觉得还能忍。

  “对了,”叶秋忽然响起了一件事,“我明天要带队去迪马练兵一个月,你可能不能继续躲在我这儿了。”

  每次都是留守儿童的江波涛:……

  “怎么突然要你去练兵?”江波涛生疑,不怪他多想,虽然此时他有绝对的把握,欧系的不知道,联盟亚裔全都离开了费德勒星球,但叶秋突然要去练兵的消息,还是让江波涛没办法不多想。

  叶秋翘二郎腿,“大概是因为我前几天往威茨曼的私宅送了十个漂亮的小女仆小男侍,然后这件事转眼就被露丝·吉纳德发现,威茨曼这个倒霉鬼大概被老婆用手和思维触手双重拧断JB了吧。”

  江波涛:……算我想太多

  “贝纳夫人还是每天找你报道吗?”叶秋问。

  江波涛耸肩,“每天早上九点,准时到我的办公室外边守着。我想她下次见到队长,可能要忍不住用哨向结合热禁药来把队长强行与他院里的姑娘配对了吧。”说到这里,一向以世故圆滑一面示人的联盟亚裔二把手脸上露出了显而易见的嘲讽,“想从我这里套出消息,下辈子吧。”


  


  TBC.

  留守儿童江波涛:我要给自己加戏了!(没有

  

评论(41)
热度(743)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