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All叶]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 卷三(12)[精怪paro]

所有文目录



 

  - 12 -

  

  秋季的最后一个节气是霜降,这个节气意味着从这一天开始,进入初冬,每年的第一场霜将会在这一天降下,未大地裹上第一层寒意。即使随着后世的迁移、气候的变暖,传统意义上的二十四节气不再被人们依赖为指导生活的准则,但老一辈保留下来的,能被称之为“传统”的东西,却总是有它的道理的。

  霜降有三候,一候豺乃祭兽,二候草木黄落,三候蛰虫咸俯。豺狼开始准备寒冬里的食物,草黄枯叶落,虫蛰伏在洞穴中,一动不动地储存能量越冬。是以霜降在风水堪舆中,属阴中之阴,再适合开鬼门不过了。

  前半段中文系的学生们都懂的,后半段就只是叶老师的特长范围了。

  刚从B大交流学习回来的叶老师今日会代刘教授的课,给学生们划了重点。

  叶老师的课向来都是很少逃课的,今日更是可怕,两百人的大教室竟然坐满了,除了来划重点的两个班一百来号人外,竟还有其他系的、其他年级的来旁听。

  两节课完了后,叶老师还被学生们团团围着,各个都在和叶老师打机锋,想从叶老师的嘴里撬出更多的“料”。不禁令人感叹中文系的叶老师受欢迎的程度。

  叶老师今日难得穿了一件红色的衣服,衬得他皮肤愈加的白皙,直让人挪不开眼睛。平日里叶老师虽对穿着不甚讲究,但总归是素淡些的,不外是白灰二色,连黑色也少穿。

  方才叶老师一走进教室,下面就立刻响起了窃窃私语声,多是夹杂着兴奋的讨论声,有些大胆地直接就叫了出来,“叶老师你穿这身好看”,然后得到了同学们的嬉笑认可。

  叶修走进教室就斜倚半靠在了第一排的座位上,看着大教室里还未到齐的几十号人,笑道:“就算再怎么拍我马屁,我也不会划更多的。”

  眉眼弯弯,斯人如玉,直让在座的各位女生的小心脏噗通噗通狂跳。不知是谁率先拍了照上了朋友圈,总之是一传十十传百,不仅两个班的学生都到齐了,还引来了许多慕名而来的学生们,来迟了竟还会没有座位。

  叶老师讲课的方式十分风趣,偶尔嘲讽、偶尔自恋,时常循循善诱,总是见多识广,学生们的疑问总能给到让双方都能接受的解答,讲完一节课的内定内容后,还会跟学生们交流一些风土人情、灵异趣事。最让叶老师受欢迎的,是他极具个性的人格魅力。他从不布置任何繁重的作业,监考一些与专业无关的学科就会给学生们放水,跟学生们打成一片,偶尔会跟男生一起去网吧玩游戏,时常会被学生们投喂。他有时候不太像一个老师,更像一个前辈。可靠、温和的一个前辈。

  不是没有学生想泡叶老师,无论哪个“pao”都大有人在。可叶老师在这方面就跟个瞎子一样,媚眼怎么抛,都如石沉大海。再加上风传中,前两年医学院院花苏沐橙是叶老师的官配,大家的心思也都慢慢歇火了。

  苏沐橙到底有多好看?君曰:不好形容,直让人觉得自己投胎的方式不对。

  总而言之,叶老师今日还就穿了一件红色的衣服来,袖口领口点缀了白,下身是一件白色的休闲裤,挺拔玉树。让学生们课间都不想出教室了。

  “你们不去上厕所休息一下吗?”叶老师看着两百号人看着自己,没有挪窝的意味,疑问了一句。

  “不上!”异口同声。

  叶老师笑了笑,“那你们就这样看我十五分钟?不太好吧。”怎么看都不是不好意思的模样,倒是有自恋的意味了。

  “老师,你看过前段时间学校匿版最火的那个帖子吗?”有个女生举手大问。

  教室里一下子就炸开了锅,七嘴八舌的都是在询问。有人怕叶老师不知道指的是哪个帖子,特地说了一遍帖子名,“老师,就是那个《Z大风水二三事》,一周多没更了,但还在首页飘着的!”下边一群人报以期待的目光,还有的生怕叶老师没看过,手机都翻好了,只等叶老师一句话。

  “看过。”叶老师点了点头,下边儿更期待了。

  “那分析得都是真的吗?”有人迫不及待地问。

  叶修笑了笑,他走到讲台前,双手环胸靠在了讲桌上,“真真假假我们说了又不算。不过有些地方确有其事。”

  叶修的话让学生们的情绪更加高涨了,“比如呢?”、“哪里哪里?”,询问声接连不断。

  “把手机给我。”叶修伸出手,问一个前排的早就找好帖子的女生要。女生激动得脸都红了,直把手机往叶老师手里塞。

  叶修拿过了手机,循着内容说道:“这个帖子有些过于夸张了吧,大部分都是建筑上的讲究,不过是将一些建筑上的格局与风水堪舆强拼在一起罢了,仔细看还是能看出不对的来。按原楼主的说法,阴阳调和,阳大于阴才能保地之精气不泄,先不论紫金港,就说我们玉泉,她就编不下去了。玉泉七舍阳重,楼主称东南为至阴,可七舍南边,可没有什么阴地。”叶修含糊其辞,半真半假的忽悠着学生们。

  杀一杀学生们的好奇心总好过让他们盲目崇信一些风传言论。

  哪怕Z大的风水格局确有其事,但也不是这些学生能够参与进来的。学生们有些失望,不过下一瞬就让叶修讲起了建筑学上的讲究。

  好容易才将这群兴奋过头的学生们安抚好,上课铃声一响,叶修就立即把学生们的注意力转到了课堂上。

  两节大课下来,叶修只觉得口干舌燥。

  下了课,两个班的学习委员走到叶修面前,笑嘻嘻地说想要叶修以前上课的讲义复印件,作为期末考试的复习资料。

  叶修惯不会拒绝这些,只说让个人跟自己去办公室。

  上课铃声再度响起,方才吵闹的教室也安静了下来,不少人在自习,叶修带着一个学习委员,出了教学馆,往教师办公室集中的基础楼走。

  基础楼冷气十足,又多是自习教室和实验室,空旷得脚步声都能传出很远。叶修步伐轻快地走在前面,边跟学习委员说着话。

  “那个晚上你们可把我灌得够惨,”叶修笑道,“第二天起来我都找不着北了。”

  学习委员正是跟程倚同班的那个,小姑娘“嘿嘿”一笑,“叶老师你明明才喝了一小罐。”

  叶修摇头晃脑,半点不隐瞒自己的酒量,“可我本来就只能喝一口。”

  进了电梯,叶修按了十三楼。十三楼是中文系教师的教研室所在,他现在还是讲师,没有独立办公室,和几个同事公用一个。

  电梯很快就往上升,轻微的失重拽着人的脚掌,仿佛将人钉在了地上。

  数字正一格一格地往上跳,学习委员偷偷瞥了叶修一眼,只见叶修正看着自己笑着。女孩愣了愣,脸立即就红了,不知是心跳过速还是心虚。

  电梯门叮一声开了,叶修率先一步走了出来,面对学习委员站着。他突兀地开口:“老陶,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每次你说谎我都能看得出来,如果我不当场揭穿你,只是火候还不成熟罢了。”

  “女孩”张了张嘴,声音消失在喉管里,她只呜咽了几声,像是哭,更像是鸣叫。忽然,她整个人像溶解了般,“砰”地一声膨大变形,利爪、九头,赤身萦绕着鬼族的气息,胸口空了一个大洞,汨汨的、源源不断的冒着黑气。怪物的每一个头上,都是不同的“脸”。

  鬼车昼盲夜了,爱入人家烁人魂气。它的九首,说是头未免有些勉强,因为那更像是容器,是鬼车用来置放摄取而来的魂魄的地方。

  陶轩怒吼了一声,从狭小的电梯里面飞身而出,利爪直探叶修的胸膛!

  

  

  TBC.

  原来昨晚我忘记更新了啊(

  PS:我老师要是老叶,别说上厕所,我能一眨不眨盯着他两节大课。

   @花楚酒霖🍃 莫慌,你日更五千,还是能完结的(笑了)

  

评论(28)
热度(527)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