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All叶]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 最终卷(05)[精怪paro]

所有文目录


 

  - 5 -

  

  叶修提起战矛,朝刘皓冲了过去。

  刘皓的脸色瞬息万变,不过片刻时间,他脸上原本的泪痕就被怒容掩盖。魂魄周身萦绕着乌黑的浊气,仿佛科幻电影中被感染了不知名病毒的物体。他狂叫了一声,一个闪身躲开了叶修的攻击。

  纯净的魂魄速度是世间上最快的,没有肉身所累,在这地下鬼城中,他原本应自在自得。只是太多东西会给魂魄造成负累,如生前的所恨、所爱、所求,执念越深,魂魄就越沉。甚至无法被鬼差带上黄泉路,只能徘徊在死去之地,待如愿的那天或是魂飞魄散的那天。

  刘皓心中有执念,他想杀掉叶修、他想叶修活下来,他忌恨叶修、他崇拜叶修,生前所有的情感,在他魂魄重新融合之际全都如崩山般压在了他的身上。

  叶修横过战矛,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在下一刻,又朝刘皓袭去。战矛舞动得如游龙入海,叶修见刘皓动作有迟缓,即刻掏出隶符,以龙血为引,甩在刘皓的魂魄上,立即燃起了幽蓝色的火焰。这火没有温度,却以阴气为燃料,点燃在刘皓身上,火苗的每一次跳动,都在消耗刘皓的怨气。

  刘皓脸上的表情愈加扭曲,他最后怒吼了一声,亮出了尖利的爪子,朝叶修扑了过来。旱魃的指甲长三寸余,顷刻间就探到了叶修的双目前,叶修一个仰面倒下,避开了那快得惊人的抓挠。他受身翻滚,战矛反手一击,直接斩下了刘皓的手臂。

  断肢对与魂魄而言没有半分影响,刘皓狼狈地站定,甩了甩被砍断的手臂,只见那摔落在地的手臂立即化成黑色的烟雾,飘回刘皓伤患处萦绕片刻,当黑雾散去后,刘皓的手臂又再度恢复如初。

  “你想杀我?你想让我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刘皓尖声质问。他身体中存在的数个意识都在叫嚣着要一个答案。以至于在这一刻,这空荡的地下空间中都好似回荡着三个不同的声音。一个愤怒、一个阴毒,另一个则是不可置信。“他们”瞪视着叶修,口中吐出的每一句话都仿佛在求一个不同的答案。

  叶修冷冷地仰了仰头,他眼神中划过了一丝轻蔑,“是。”

  刘皓蓦地瞪大了眼,他的动作不再有任何迟疑,猛地探出的尖利指甲每一下都好像恨不得抠挖出叶修的心脏。叶修侧身避开刘皓的攻击,他冷道:“你当年在六爻门后拔掉了我的龙鳞,当真以为我对你没半分恨意吗?”这句话就像是一柄利刃,撕破了久别重逢的温情和此前太多曲折的愧疚。刘皓脸色未变,他的动作迟疑了一分,像是在自我怀疑般道:“不可能。”

  趁刘皓心神动荡,叶修手中的战矛又是一击,战矛的利刃在刘皓的胸前开了一道大大的口子,泄露出来的阴气立即助涨了刘皓身体上还未熄灭的鬼火。刘皓在一片幽蓝色的火焰中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他脸上的表情愈加的扭曲,若说刘皓这种为了权柄而奋不顾身的人有什么坚定的信念,那就是他从进入嘉世的那一刻就坚定的认为,无论他如何小动作不断,叶修都不会与他计较。更遑论于现在对他提刀相向。

  这颠倒了刘皓的记忆,他抱着头,努力去回想记忆中那个让他嫉妒又钦佩的叶修。

  这个人明明一点都不适合做领导者,可在关键的时候,他却能够赌上自己的命去相信同伴。

  记忆和现实开始在身体中互相撕扯。刘皓克制不住自己的手,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身体不属于自己操控,仿佛一个被人操纵着的提线傀儡,愤怒和质疑像是催化剂,对过去嘉世柔软的记忆被捆在身体中,可任凭记忆如何呐喊,都无法停下动作。

  刘皓赤红了眼,他的声音变得尖利凄然,那分明是恶鬼的声音。他道:“我知道你想除掉我很久了!不然凭你筹谋不漏的性格,又怎么会让我去做引渡人,你明明不信我!”

  不,不是的。刘皓听着自己的控诉,他清楚的知道这不是自己的真实想法,可却克制不住身体,他能感觉因为这番话,自己的胸臆间竟升起一阵快感,那是来源于心目中神祗的毁灭,这让他感觉到病态的愉悦。叶修并不是完美的人,他会怨恨、他会报复,这让刘皓觉得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的罪孽深重。

  所以他在不断地重复着对叶修最恶毒的揣测,以期能从叶修的口中得到证实。

  “你不屑于对付我,怕掉了你龙族的身价。让我去做引渡人这就不一样了,就算我当时没被反噬,我也会被你趁乱除掉吧?这样你就能不动声色地解除掉我这个威胁,又不惹人怀疑。你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宽容大度的嘉世斗神!”刘皓阴恻恻地说道,“我就是那可怜的蝼蚁,不论怎么经营,不过你翻手间就能捏死的可怜虫罢了!”

  叶修挡住了刘皓的攻击,他嗤笑一声,手中的战矛突然幻化,变成勾爪,直接穿透了刘皓的腹部,将人狠狠地甩了出去。刘皓还未能爬得起身,下一刻,叶修就到了他的身前。叶修抬起脚, 直接踩在刘皓的胸膛上。“对,我能弄死你第一次,我就能在这没有其他人的地方弄死你第二次。对我来说,依然不会有任何影响。”

  话音一落,刘皓就像是一个膨胀到极点的气球,在爆破临界点的那一刻炸裂。叶修被刘皓这突如其来的爆发甩了出去,震荡让叶修有片刻的视野颠倒,还未等他稳住身体,刘皓已然杀到他的身前。叶修忙用手格挡在胸前,硬生生扛下了刘皓的一记重击。

  刘皓怒吼着,但他同样感觉到无比的畅快。他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借口,说服自己身体中的不同的意识,和自己一起杀掉眼前这个本来就应该死了的人!

  “你该死!你在几百年前就该死了!”刘皓的表情扭曲,“是你不知天高地厚地去钻禁法的漏洞,才让我变成了现在这副鬼样子!所有的都是你的错!”

  魂魄的速度越来越快,那越来越长的指甲眼见就要探到叶修眼珠前,却见一直以来冷漠以对的叶修忽然伸出了手,直接抓住了刘皓的手。

  叶修的手很冷,他明明还活着,却和死人的温度无异。

  叶修扣住了刘皓的手,这样的接触让刘皓一愣。他都快要忘了,上一次叶修伸手碰他是什么时候了。叶修总喜欢拍人肩膀或者摸人脑袋,像一个兄长那样,鼓励着嘉世的每一个人。相比威严和架子,叶修更可怕的是他的亲和力。但刘皓偏偏不喜欢的,就是叶修这样的人。好像跟你很熟、好像对你很好、好像很温柔,这样的人,太可怕了。他在叶修第一次伸手摸他脑袋的时候,像是躲瘟疫那样躲开了。

  “对不起。”叶修平静地说出了这句话。的确是他不知天高地厚的去钻禁法的漏洞,才让明末的那一场动乱,动荡到了现在。

  刘皓张了张嘴,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叫嚣着要大声质问“对不起有什么用”,他能清楚的知道自己有多想杀死叶修,可在那一刻,刘皓失去了任何动作。

  他忽然又想起来好多东西,全部都是关于嘉世的。

  刘皓进嘉世的那一年,是吴雪峰入轮回转世的那一年,这是没有继承上古之血的妖们共同的归处。刘皓第一次见吴雪峰,就觉得自己所有的野心都被吴雪峰看穿了。那时吴雪峰就抱着书卷靠在榻上,打量了刘皓几眼,笑着说道:“原来你就是小队长破例带回来的那个小子啊。”刘皓不知如何动作才不会显得自己太嫩。吴雪峰托着腮,道了一句刘皓差点就忘了的话,“小队长一定很喜欢你,有自知之明但又不愿意服输的人,小队长最欣赏了,好好加油吧。”

  这在很长的时间里,吴雪峰的那番话让刘皓既沾沾自喜又处处小心。他那个时候,是多享受自己羡慕的人,欣赏自己这件事情。所以他看得越来越清楚,他内心唾弃自己是这样的一个混球,为权为名汲汲营营,学不来叶修半分云淡风轻;可他又同时在内心庆幸自己只是芸芸众生中,最小的一个坏蛋而已。没有人人得以诛之,只不过可怜又可恨罢了。

  刘皓浑身开始颤抖,他在那瞬间卸下了他的张牙舞爪。他张了张嘴,仿佛从喉管中挤压出了声音,那个声音一直蜷缩在他身体最深处的角落里,他说:“是我错了。”在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刘皓的魂魄像是漏了气般,怨气、恨意、杀心,都在那一刻从他的身体中消散出来,他越来越轻盈,仿佛一个转身就能奔入轮回,获得新生。

  叶修收回了自己的手,翻出泛黄的符纸快速画咒。

  当往生咒钉在刘皓身上的时候,刘皓浑身一震,他感觉有巨大的力量拉扯着他往忘记一切的方向走。刘皓伸手,拼命地想要抓住叶修,抓住他这一世活着和死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叶修没有动,就这样看着魂魄离自己越来越远,最后消散在空气中。

  周围再度恢复一片死寂,叶修咳了咳,抱着千机伞就这样坐在了地上。“老陶,看戏看够了就出来吧。”

  

  

  TBC.

   @花楚酒霖🍃 别多想,真的除了首章的四个cp外,其他全部友情向,连暗恋都没有。除了爱情也还有很多可以写的感情,哪怕是嫉妒。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评论(8)
热度(410)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