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All叶]非法成精管理委员会 最终卷(06)[精怪paro]

所有文目录

 

  - 6 -

  

  陶轩唯唯诺诺地从一旁的角落里出来,慢吞吞地飘到叶修身旁。

  叶修咳了两声,肺腑间似乎可以挤压出沉珂已久的血腥味来。已亡之人徘徊在阳世的魂魄的怨恨和歉意对于活着的人来说太过沉重,心智若是不坚定些的,或许在怨气缠身的那一刻,就被拖入了悲观的泥沼中,终日惶惶不安、夜夜辗转反侧。

  “老陶,我刚送了刘皓上路,不会马上对你动手。”叶修笑着淡道,“不妨坐下来,我们聊一聊。”

  陶轩闻言,倒也顺从地“坐”了下来。

  相比刘皓对叶修复杂的感情,陶轩和叶修之间,要干脆上许多。他们是离心了的老友,即使已经站在了面对不同方向的岔路口上,他们还是这样熟悉着彼此。

  叶修从未讨厌过刘皓,他尊重每个人的追求不同。他喜欢自由、向往无拘束的天空,所以他从仙山上逃了出来。但刘皓喜欢声名权势,即使被这两样东西绑架,炙烤在火舌下,刘皓也同样痴迷着。他理解刘皓对权势的迷恋,只是他无法认同刘皓追逐声名的方式罢了。仅此而已。

  可叶修对于陶轩,却是真真切切地怨过的。或许是他那个时候还太年轻,竟不同用更多的方式来表达,对于老伙计迷失了最初的目的而愤怒,也为了老伙计的执迷不悟而寒心。所以叶修和陶轩做对,用不出现、不露面的方式,来对抗陶轩大肆扩张嘉世的行为。一开始是相互不理解,也有过相互怨怼,到最后几乎一拍两散。

  叶修甚至可以想像得到,若没有明末的那一场灾难,若按照当年的发展,最后嘉世的结局会是如何的。那个结局或许没有任何一个人的情绪爆发,他们只默默收拾好自己的追求,然后各奔东西。道不同,如何共谋?在那样的结局里,或许是陶轩证明了他的现实主义;亦可能是叶修证明了他的理想主义。只是他们之间却不会有赢家,因为他们之间无论谁笑到了最后,恰好都证明了,最回不去的是他们之前曾经那么志同道合的时光。

  陶轩的魂魄较之刘皓的要稳定许多,这或许要归功于陶轩并没有刘皓那般流于表面的争强好胜的心。亦或许是,陶轩从未想过,要和叶修争个高低。

  “时隔多年,‘活’过来的感觉如何?”叶修淡笑着问道。

  魂魄被强行分割后重组,这与重新活过来无异。陶轩想起了很多事情,不论是嘉世存在前,还是嘉世覆灭后的。只是可惜了他魂魄游离在这世间上太久,已经不再契合他原来的身体,强行附体也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他早就不属于这个世上了。

  陶轩搓着手,“老叶,你身体怎么样了?”陶轩的语气有些虚。说来他已经不记得当年六爻门后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他说不清是到底是自己先被心魔魇住,还是刘皓先被渴望控制,当他们先后对当时没有丝毫反击之力的叶修下手时,现在回想起来都是罪恶的快感,那来源于摧毁神祗和背叛同伴。他也分不清是恶鬼放大了他们人性中最丑恶的地方,还是他们借了一场东风做了自己内心深处设想过却不敢又不愿付诸行动的事情。

  叶修微微皱着眉,眉眼间淡淡的感情像是远山上的雾。他翻了半天口袋,都没找到烟。最后只能咂吧咂吧嘴,含糊不清地说道:“还成吧,总归是这个样子。”

  “你啊!”陶轩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对自己总是一个大概!雪峰不再管着你了,你越发的不像样了!”

  提起吴雪峰,两人脸上都浮起了一抹笑意。相比他们两个,吴雪峰算是得善终的了。一生富有传奇色彩,与他俩一起,亲手将嘉世送上顶峰后,平静地奔入了轮回转世,而不像其他妖那样,因为恐惧死亡和轮回,而堕入了魔道。也不像他俩,终是落得伤痕累累、苟延残喘的下场。

  陶轩还记得的,他是先遇到了叶修,才有了后面的所有。将叶修说为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一点都不为过。陶轩心想,或许他内心深处是埋怨着叶修的。若不是遇见叶修,他可能不会变得那么贪得无厌,他可能永远是只想要一个朋友、还是那个看起来迟钝又好欺负的陶小胖。他永远不会知道,这天地,原来这么大。

  那个时候,陶轩遇到了从仙山上逃出来的小少爷。

  小少爷蹲在溪边抓鱼,那动作要比他的利索上许多,可是抓了鱼之后,小少爷却不懂得如何下手了,直接将整条鱼用荷叶裹了就往火堆里扔。“哎!”原本一旁躲着偷窥的陶小胖心疼得叫出了声,这样弄多糟蹋鱼啊。溪边的小少爷回头,对陶轩笑道:“你会烤鱼吗?”见陶轩呆呆的没反应,小少爷比手划脚地又重复了一遍:“烤鱼,烤,会吗?”于是,陶轩在帮叶修烤了三条鱼之后,他拥有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真正的朋友。他吞吞吐吐地告知叶修自己的真身为不详的鬼车鸟,他们一族的确有不少作恶人世的妖,他为此遭受到了无数的白眼与厌恶,以至于他生怕自己新结交的朋友会不屑与他为伍。

  遇见吴雪峰是之后的事情了,准确来说,是他们两个瞄上了吴雪峰。当时时兴建帮立派,有一腔热血的小少爷和一个忠实拥趸的小保姆,他们雄赳赳气昂昂的准备要建立最强的帮派,于是他们看中了吴雪峰。当时已经不算年少冲动的吴雪峰出于对仙山小龙的好奇之心,答应了和他们见面。见面的结果让陶轩都感到不可思议,他没想到吴雪峰竟然会答应了叶修,答应加入他们!

  那个时候,他们的嘉世就像画在纸上的大饼,看着就觉得充实,但摸了摸肚子还是好饿。陶轩就像一个真正的事儿妈一样,为了嘉世的成立努力地做着后勤工作,并以此为荣着。他那时是那么快乐,即使偶尔会疲累,却从不曾懈怠。因为他总能清楚地记得,叶修游说吴雪峰时的那番话,那个时候叶修说:“趁年轻就要冲动一把!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啊!”

  陶轩的魂魄对叶修并没有表现出攻击性,他们就这样坐在这样的一个地下鬼城中,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天。这是一种奇异的感觉,活着的人好像是在翻回忆录,但死去的人却在练习如何过奈何桥。

  聊了许久,叶修感觉自己恢复了些力气,他抬眸对陶轩笑了笑,开口道:“老陶,我应该跟你说过了,每次你假装我都一定能看得出来,如果我不揭穿你,只是火候还不成熟罢了。”

  陶轩张了张口,声音消失在喉管里,他好似只呜咽了几声,是哭,更是鸣叫。他平静的面容一下子皲裂,脸上浮现出了痛苦挣扎的表情。陶轩一直以来,目标都十分明确。这是叶修最欣赏他的一点。不同于刘皓,为了权名性命都能豁出去。可陶轩从始至终都是想活着而已,在活着的基础上想要一个朋友,在拥有了一个朋友之后想要拥有更多,他就像一个没见过世面又贪得无厌的小孩子,每次虽然只敢迈出一小步,但他总不会知足。

  “你比刘皓更了解我,”叶修也不动,他就这样坐在陶轩的身旁,“你知道你们在民国那一次成功不了,第二次你们更没有任何胜算。所以你把你的心脏放在了孽龙的四方殿中,不是助涨孽龙的怨气,而是用孽龙的怨气喂养你的心脏,若有朝一日真的魂魄重组,你还有一线机会,只要我心软,只要你能骗过我,就能附着于被怨气侵染的心脏上,重新获得生命,对吗?”

  陶轩抱住了头,那是抗拒的姿态。叶修却没给他回避的机会,“活下来之后,你的下一个目标又是什么?是吃了我的心脏,获得不死之身吗?”

  “我没有!”陶轩嚯地抬头,他从未想过要伤害叶修!他只是想……,想先活下去。陶轩脸上爬满了汗,像是网破而死的鱼,不甘心地挣扎着,“我只是不想死!我不想死!我怕死!”死了之后会面对什么?在地府里徘徊多久才能转世?下一世是人是畜是妖?下一世还会不会有像叶修这样的朋友吗?下一世他是否最终还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他怕死,即使是在他魂魄残缺的每一个日夜里,都在怕得颤抖。他想活下去,他要活下去!

  “陶轩!”叶修怒喝了一声,“你只是贪小便宜而已,不要让我认为你是真的坏!”

  陶轩似乎被叶修难得的愤怒震住了,他张口却发不出声音,只意味不明的嘶吼着,像是在发泄对死亡和轮回的恐惧,更像是哭自己的所作所为。这哭相实在太丑,鼻涕眼泪一起流,却看起来那么可怜。就像当年一心将他人当成挚友,最后被人当年唾弃鬼车真身的那个陶小胖,抱着自己的大腿嚎啕大哭的模样。

  他边哭边擦眼泪,对叶修哆哆嗦嗦地说:“老叶我真的怕死……”

  叶修仰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死亡施加在每个人身上的恐惧都是等重的。陶轩抓住了叶修的手,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他宣泄着对死亡的惧怕,对失去的舍不得,每一声都像在啼血。陶轩的哭声逐渐停了下来,他终究不是软弱的,他有胆识、有魄力,也有良知,他不过贪小便宜。在那样一个什么都有可能的时代,他曾有过王朝。在这样一个什么都不可能的时代,他也还有伙伴。

  自始自终不曾放弃他。

  陶轩擦了擦眼泪,认真地看着叶修在泛黄的符纸上画着往生咒。他的心脏还在跳动,一想到一会儿叶修手中的匕首要穿透他的胸膛,陶轩就动摇了几分,他轻声问:“会疼吗?”

  叶修将匕首沾上自己的血,抬头看陶轩,“会”

  陶轩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他又这样说叶修,“你还是一样不会当领导。”不懂说谎,也不懂什么叫战略性的安抚人心。

  叶修无言,他抬起手,用匕首抵在陶轩的心前。正当他要用力往下推的时候,陶轩猛地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叶修的手腕,那只手在人与鬼之间反复挣扎,最后不甘却也毅然的松开。

  当胸膛传来锐痛的那一秒,陶轩闭上了眼睛。他仿佛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里他回到了最初的嘉世,只有他和叶修两个人的嘉世。那天叶修带着他去游说吴雪峰加入嘉世,他站在一旁傻笑。叶修说花有重开日,并对陶轩使了个眼色,陶轩立即像一个福娃一样,啪啪地鼓掌附和,跟着叶修说了下一句,人无再少年。跟他们来之前排练的一模一样,“噗”一声逗笑了吴雪峰。

  人无再少年呐。

  

  

  TBC.

  快完结了,出差前更一章,没有意外明天还能更。还差一个尾声就完结本文~

  说点关于文章的话,其实我一直觉得全职没有反派,一如刘皓和陶轩,当然作为叶粉我是特别怼他们两个,可我不否认他们同样有魅力。陶轩的魅力是在电竞还不成熟的时代,作为一个网吧的小老板却能压下全部身家去组建战队,即使他最后败于自己无尽的贪中,可能他一开始只是想挣点钱,到最后却妄想通过嘉世这艘注定会沉没的泰坦尼克号登上成功的彼岸。可以说叶修成就了陶轩,也可以说叶修加速了陶轩的膨胀,可悲可叹。而刘皓我觉得其实他是我们身边最小的一个坏人,喜欢拉帮结派,喜欢玩弄他人对真相的触感,可我认为他作为一个副队长,对于队友而言他是合格的,只是对于队长来说,他是个刺头而已。其实崇拜和嫉妒是相生的,当一个人处在绝对的高度,他只能被崇拜。可当一个人有缺点,他就会被嫉妒。叶修之于刘皓就是如此,刘皓崇拜过叶修,只是当他发现,叶修不是一个完美的队长,也不是一个合格的俱乐部王牌的时候,他的崇拜转化为嫉妒。故而本文这样设定与发展,写到这里,整个故事算是交代完毕,就差一个尾声了,很感谢大家花这么长时间来看我这篇烂文(,没啥内涵也没啥深度反正是(我这人,大概只能写这种流水账了)

评论(16)
热度(453)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