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周叶]手性恋爱1

所有文目录

忙里偷闲摸个鱼, @Graysight GN的点文,圣诞节那天一定能写完(握拳

 


警笛声由远及近,附院的急诊科这下子可炸开了锅。

急诊科的通道被家属和患者堵得水泄不通,一个小时前城南发生了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旅游小巴和几辆小车撞了,现场惨烈,及时到场的交警第一时间联系救护车将伤者分流到就近的各大医院,但作为H市首屈一指的附院,还是忙得脚打后脑勺了。

呻吟声、哭叫声、咒骂声,一时间充斥了整个急诊大厅。

几分钟后,两个身高腿长、样貌出众的男子推开了急诊大厅的门,寒风倒灌进来,又惹得患者和家属们一阵阵地咒骂。

“麻烦让让。”两个男子在病人堆中艰难地前进。

直到护长看到了他们二人,高声嚷着让一让给医生进来,他俩才得以顺利地进入急救室。

“呼。”叶修松了一口气。

到了急诊室的周叶二人迅速换上了白大褂,护长抓起一旁的记录本就开始说:“冯主任现在和脑外喻医生上了联合台,叶老师你要不要去替冯主任?”

“不用,”叶修一口回绝,“文州在,老冯再老眼昏花也没事。”

护长忙说下一个,“那还有一个急重症,刚插了管子还在准备室,全身大面积创伤,挨碎玻璃扎的,失血量大,伴有腿骨开放性断裂。周医生你一起上联合台不?”

护长刚说完,叶修就把她手里的查体给抽走了,“就这个了,小周我们走。”

 

上到手术室,刚好隔壁俩手术室的门开了,普外的张佳乐和韩文清一出来就刚好撞上了叶修和周泽楷,张佳乐看到叶修就乐了,“哟,老叶你怎么来啦?前两天不是还跟我得瑟圣诞节排到班了吗?叫你显摆,挨抓壮丁了吧!”

叶修和周泽楷自然地冲韩文清打了个招呼,而显然心里平衡了的张佳乐完全不需要人理睬也能自己掰扯下去,“啧啧啧,还把骨科科草给拉过来打工了,就你们科事儿多。”

这话说得也就发泄一下,毕竟本来都快下班了,结果急诊临时上来了这么多病人,相关科室都被抽了壮丁。尽管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但搁在谁身上谁没几句牢骚?

“走了。”韩文清发话,张佳乐立即就闭嘴了。

叶修冲他们二人摆了摆手,“老韩你们还有几台?”

“两台。”韩文清只给叶修留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这会儿是冬月里的尾巴,寒风甩在脸上跟耳光似的。距离年关只有一个月,医院越发的忙,说句不厚道的,好像是广大人民群众要给医生发年终奖似的,一个赛一个的生病出事进医院。急诊科已经忙得连轴转大半个月了,上一次多科室协作,仿佛只是在一周前。

叶修是好不容易才排到了班,就为了过一个圣诞节,结果捏着的电影票还没开场呢,就接到了科室这边的电话。其实叶修要是真不想来,也没人敢有什么意见,毕竟他现在是急诊科这边的扛把子了,也毕竟他为了这次休假连续开了几天夜车了。

可急诊科这边人手严重缺,方锐唐柔苏沐橙莫凡安文逸,有一个算一个,再加上研究生,满打满算也才那么几号人,碰到大事情叶修不来的话,急诊科仿佛没有主心骨。这让叶修怎么放心得下。

好在周泽楷二话没说,也跟着叶修来了医院。

 

手术开始。

伤者是事故中的一个司机,由于撞击太过猛烈,安全气囊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巨大的冲力撞断了司机的几根胸骨,肉眼也能看出胸廓变形。并且病人腹胀发紫,伴有呼吸浊音,说不得是脾脏破裂了。

周泽楷应对那头的伤情更加直观,伤者的一条腿已经扭曲变形得不像样了,伤部开放性骨折,裸露在皮层外的骨头白森森的。帅气的周医生只用手比了比,就知道这次骨折多多少少会影响这个人以后的行走。瘸了到不至于,但坡就难免了。

手术灯一亮,全部人都聚精会神地投入到了工作中。

助手和研究生用大量的生理盐水为伤者清洗着裸露在皮层在的伤部,周泽楷被挤到了旁边,用小镊子夹着酒精棉花擦洗着伤者轻微变形了的脚掌。

这家伙得多久没洗脚?周泽楷被熏得翻了个白眼。

跟进手术室的唐柔看到周泽楷翻的那个白眼,乐出了声来。

叶修听到了笑声,瞥了一眼,只见周泽楷皱着帅气的剑眉,小心翼翼地夹着棉花。叶修也乐了一下,他在周泽楷看过来的时候,指了指这伤者的咯吱窝,摇头表示臭不堪言,告诉周泽楷,你不是一个人在受苦。

其实手术室并没有患者想象中的那么冰凉和冷漠。在大多是情况下,主刀医生会给跟进手术室的研究生顺便讲一讲课,也会和上联合台的同事聊一聊天。聊天的内容也十分家长里短平凡无奇。

就手术室聊天这一点,各个科室之间还流传着一个传说呢!虽说真实性已不可考,但可信度依旧很高。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病人全麻后意识还有,还能听清人讲什么话,那病人躺在手术床上津津有味地听医生聊着家长里短的,美中不足的是当时还是研究生的脑外黄少天也在手术室里,简单来说就是太烦了,最后全麻的病人奇迹般地用尽全身力气说了一句“吵死了”——至今是附院的传说。

还有小道消息说,其实医院早几年不让医生在手术室里聊天,这功劳得有黄少天的半壁江山。

 

周泽楷这头工作量不大动作快,叶修手术才做到一半儿的时候,他那头已经麻利地弄齐整了。上了支架的腿架在一旁,干干净净的。

唐柔和另外两个研究生冲周泽楷打了个招呼,出了手术室。这手术室好看的能看的也差不多了,这会儿不差手术,现在出去还能赶上下一台。要是能赶上心外那边的王杰希大神的手术,那可就赚大发了。就算看不懂,当看个动作电影也是好看极了的。

周泽楷没跟着出去,他摘了手套洗了手靠边站了,还从兜里把被封口袋包住的手机拿了出来。

解了锁,周泽楷就看到了他们约了餐厅的信息,由于约了太久人没到,他们原本提前半个月订了的好位置被餐厅给别人了,这就算了,还把周泽楷的订金给吃了,说是那位置给周泽楷他们留了一个多小时,餐厅这边就当是补偿损失了。

周泽楷也不介意,和恋人过圣诞节的机会都没了,还在乎那点小钱有意思?

他看着他的恋人。

叶修此时正站在紫外杀菌灯下,聚精会神地做着手术。无菌口罩遮挡了叶修的面容,只露出他那双明亮深邃的眼睛。这会让周泽楷觉得好看极了——叶修做手术的样子,会让周泽楷觉得好看极了。

等待的时间有点久,周泽楷站得腿麻,在原地走了走。他看了看手术床那头,也快接近尾声了。叶修此时正低声和助手交谈,大抵是将后续交给他的意思。或许是叶修微皱眉的样子太过稀奇了,周泽楷举起了手机,对准了叶修。

镜头微微一晃,那头叶修就心有灵犀般将视线移到了周泽楷身上,那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被咔嚓一声定格在了周泽楷的手机画面里。

又有新的壁纸了,周泽楷想。

 

 

 

TBC

评论(41)
热度(808)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