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周叶]手性恋爱2

所有文目录

  


  周泽楷和叶修是恋人。

  这是亲密些的朋友,都知道的事情。

  若是要追溯周叶二人的感情史,那得回到他们二人的青葱时期。

  附院里现在各个科室的扛把子,多是RY大学出身的,大都在学生时期就认识了。

  周泽楷和叶修之间隔了四届,第一次是见面是在医院。

  周泽楷大三那一年的上学期,创伤急救学的课程素质拓展被安排在了附院的骨科。

  那个下午,学校特地派了一辆小巴,把周泽楷他们这一个自然组的学生载到了附院去,到了骨科的楼下,原本干爽的秋日里忽而下起了雨来,刚从小巴里下来的他们,只好抱着怀里的书和笔记本,一边手忙脚乱地抖开白大褂披头上,一边往骨科楼的方向跑。

  刚跑到骨科楼下的大厅,还没来得及把头上顶着的白大褂给摘下来,周泽楷差点迎面撞上另一个穿着白八卦的人。

  来人身高和周泽楷相仿,穿着一件半新的白大褂,还戴着口罩。他只扫了周泽楷他们一行人两眼,就笑着对他们说:“你们到啦?主任还叫我到门口等你们呢。”

  说着,他自我介绍了起来,“大家好,我叫叶修,也是本硕班的,今年研三。”他话落,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放松了点,是本家专业的学长啊,那感情好啊。

  当时和周泽楷同组的,活泼些的学习委员就笑嘻嘻地问道:“学长,老师让你等我们干嘛啊?这不才两点四十嘛,三点才上课啊?”

  “刚来了个手术,”叶修冲他们一行人眨了眨眼,“创口很典型,主任说直接带你们到里边学习学习。”

  这会儿大家都兴奋了起来,才大三的学生,进手术室的机会可难得。于是都不用叶修过多解释,一个个都欢欣鼓舞地跟着叶修,一步一个动作地给自己消了毒,套上无菌服。

  手术室里这会儿在清创了,病人是从县级送上来的,创口被耽误了大半天,这会儿已经流脓散发出轻微的臭味了。病人是伐木工人,这伤是他砍树时,没预估好树木倒下的方向,被砸的。伤口呈裂状,踝关节处只余一层皮肉连着,骨头外翻。县级医院没把握弄好,正想派救护车把他送来医院,没想到这病人死活不同意,他心疼救护车上来一趟的钱,低层劳动者工伤老板赔的钱有限,坚持让医院草草处理了,然后托老乡开拉货用的五菱荣光把自己送上来。

  还好秋日里气温不高,不然创口会更“可观”。

  叶修刚带着人进了手术室,主任就回过了头来,他戴着口罩,周泽楷他们仿佛都能看见主任口罩底下调侃的笑。

  “小叶你看好他们,一会儿别在手术室里吐了啊。”主任喊了一嗓子。

  被吩咐的叶修胡乱点头,然后他回头“转达”主任的意思,“听明白了没?主任说谁要是在手术室吐了,这科就当掉了啊。”

  当下就有女生笑了出来,现下还没人认为自己会吐。

  手术室的氛围跟他们这群在校学生想象中的,是那么的不一样。没有很严肃、没有很冰冷,虽然偶尔需要争分夺秒与死神赛跑,也时常会精疲力尽想就地瘫倒,手术室更像是考场,难时焦头烂额易时谈笑风生,再寻常不过了。

  从某些意义上来说,这算是周泽楷的手术“启蒙”了。

  进入手术室的叶修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他从一旁的托盘里拿起了镊子,夹着酒精棉球给病人的脚踝清理着创口,他微微侧着身,给周泽楷他们留了个观察的口子。

  这伤口对于不算很恶心,对于一个初上临床的人来说,冲击不要太大。

  只见这病人的脚脏污不堪,踝关节处被巨力砸裂开来,外翻露出皮肉与骨头,整个脚掌与小腿的连接只剩下一层皮肉,好似把那点皮肉给切断,就能把这人脚掌给分离开来。那伤口因为没能及时妥善处理,已经流脓发炎,散发出轻微的臭味,不难想象在那一路闷热的小货车中,苍蝇围绕着伤口乱飞的场面。

  当即就有女生干呕出声,这一声就跟开启了某个开关似的,只见方才还一脸兴奋的学生忽然就面露土色,眉间紧蹙,强忍着冲上喉头的恶心感。

  主任正给这病人处理着胸前被尖利树枝穿刺的伤口,见状他漫不经心地问叶修:“小叶,今天下午食堂有什么菜来着?”

  叶修换了个棉球,把病人的脚掌拨弄了一下,张大点角度继续清理,“红烧猪脚啊。”

  话音一落,几个女生捂着嘴闷头往通道冲。

  主任见状乐不可支,好歹五六十岁的人了,还幸灾乐祸笑出了声。

  反正骨科从来留不住女孩子,趁早让小姑娘们认清楚骨科残酷的真相最好。

  一家医院里,总有些科室是和尚庙。

  周泽楷大三时去骨科见习,那时的骨科就是一个女生没有了,等到他工作了几年,成为了骨科的扛把子之后,他们科还是留不住女生。

  骨科没有女生的原因分类之后可以归纳为两条:其一是骨科都是重活,动不动就上锯子电钻打石膏什么的。大部分女生干不了和不愿意干这样的力气活。其二就是骨科事儿多,两天闹一回三天打一场的,简直是医闹事件的重灾区。能留得下妹子才有鬼。同理可证的还有喻文州他们的脑外,医闹不医闹暂且不提,就他们科开个颅都要四五个小时,一上手术台时间就二十个钟头起跳,这种科室不是和尚庙还能跑哪儿去?

  这些后话暂且不提,那时的周泽楷,在整组七八号人中的表现,可以算是十分优秀了。他面不改色地站在叶修身后,认真地听着主任给他们联系书本上的知识点,然后指导他这类的创口应该要如何处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主任放下了手里的镊子,抻了抻酸痛的肩膀,对协助他的叶修说剩下的交给你了。

  叶修点了点头,聚精会神地继续着手上的操作。主任看了两分钟,然后放心地走了出去。临走前还对周泽楷说,一会儿出来直接去科室教室。他的那些同学都跟着主任出去了,就只剩周泽楷还认真地看着。

  病人脚踝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完毕了,原本脏污的表皮被生理盐水洗得干干净净,那狰狞的伤口被人缝合了起来,针脚整齐好看,最后打了一个齐整的手术结,宣告了这场手术的结束。

  那日下午最后上课的内容周泽楷不记得了,这不是他们专业的主课,没什么值得铭记的内容,只不过周泽楷一直都忘不了,忘不了那时叶修专注异常的侧脸,以及最后那个打得分外好看的手术结。


  “走了。”周泽楷从回忆中抽出思绪,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叶修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周泽楷冲叶修笑了笑,他伸手给叶修捏了捏肩,叶修立即“嘶嘶”出声,皱着眉喊让周泽楷轻点儿点捏。周泽楷这玩电钻的手劲儿可不是开玩笑的。

  “去哪儿?”周泽楷问。

  叶修伸了个懒腰,“走,陪哥会诊去。”

  周泽楷一听,表示不是很感兴趣。他低头看手指,“报酬呢?”

  叶修走到周泽楷身后,怼着周泽楷的背往外推,“先去,回家一起算。”


  


  TBC


  低估了自己的忙碌程度(

  悄咪咪数字化,个位数完结(flag)

评论(18)
热度(543)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