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05




  “原来蓝雨是首辅的私军,怪不得这几年我们前赴后继地都摸不出底细。”换上航岛上提供的干净衣物,张益玮伸了个懒腰。

  方明华刚和出席霍姆斯顿学院毕业典礼的江波涛通讯了,告知江波涛计划有变,他们会延缓着陆的时间。孙翔为此十分不满,言语间多是不带他一起出来玩的埋怨。

  周泽楷也换上了银白色的军官制服,肩上没有佩戴军衔。尽管这样,青年哨兵依旧让人侧目。

  三人刚打理好自己,敲门声就响起了。张益玮上前拉开门,就见到兴欣那个看起来很乖的小哨兵对他们三人腼腆地笑笑,“三位前辈好,大校在会议厅等你们了。”

  来到会议厅,乔一帆为他们三人推开门。

  叶修正在逗自己的精神系,身后哨兵的气息接近,即使叶修本人对哨兵的信息素钝感,可他还是第一时间分辨出来了,那是他自己的哨兵来了。一个小时前,他和周泽楷完成了精神标记。这种感觉十分新奇,仿佛有了依靠、仿佛有了需要奋不顾身去守护的东西,更具体些的形容,是拥有了精神伴侣,能被对方的情绪影响,真正意义上的感同身受。“来了啊,”叶修头也不回的对身后打招呼,“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精神系。”

  周泽楷自然地上前,坐在叶修的身旁,完成了精神标记的哨兵第一次将旁人纳入了自己的领地,他大刀阔斧地坐在叶修的身侧,双腿劈开,十分自然地用自己的身体,对向导做出包围的姿态。

  张益玮被爱徒的姿态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才惊觉自己太丢脸了。完成精神标记后的哨兵,会对自己的向导产生无以伦比的占有欲和保护欲,无法控制,也无法掩饰。这出自本能的亲近,旁人觉得正常,但一手将周泽楷从哨兵营带出来的张益玮就先不自在了,毕竟他这个徒弟,到底有多冷感,没人比张益玮更清楚。

  “它叫什么名字?”周泽楷伸出手指,逗了逗小熊猫的鼻尖。

  叶修还未回答,房间里另外一个亚裔的男子就噼里啪啦地开口了,“我去,原来真的有人能看到老叶你的精神系啊!是怎么样的怎么样的?”

  周泽楷抬眸,他在踏入会议厅的那一刻,就分辨出了这个男子的气息。他就是在纽新兰会馆里,从自己面前夺走装着小熊猫玻璃箱的哨兵。首席哨兵意识云的威压不受控制的提高,他无法不对曾夺走自己精神系伴侣的人产生警惕。

  向导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哨兵的意识云波动,他将思维触手伸入对方的意识云中,耐心地安抚起来。向导的整个背后都交给了哨兵,无言地依靠让哨兵紧绷的敌意缓慢收敛。疏导中的叶修眼瞳边缘泛起了漂亮的红,他分出精神岔开周泽楷的注意力,“还是先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朋友吧,他叫黄少天,是蓝雨的头头。”

  叫做黄少天的哨兵撇了撇嘴,对喻文州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看他们”。

  执政党首辅终于放下了手里的公文,他双手交叠,笑得温和儒雅:“刚完成精神标记的哨兵很多需要适应的地方,如果周团长需要抑制剂,少天这边还有几支。”

  “他是大校的哨兵吗?”周泽楷忽然发问。

  “不是,”喻文州耸了耸肩,“作为接下来的合作伙伴,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是无法完成标记的。当然,这个秘密我希望你们能够为我暂时保守。”其实就算喻文州不提,这里也没有一个人会说出去。喻文州的存在,一定程度上掣肘了科学院的壮大。

  作为整个帝国最出色的向导,年少时的喻文州几乎处在神端。他的精神力可怕到可以凝结成武器,对一定范围内的敌人的中枢神经做出毁灭性的打击,在不被近身的情况下,喻文州甚至可以支配SS级哨兵。然而成年典礼后的一场“大病”,几乎要了喻文州的命,从那之后,年轻的执政党首辅就被病痛缠身。

  “这是你要去地球的原因吗?”张益玮发问。

  喻文州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是。”

  同为亚裔,他们身上曾遭遇过的“意外”都有异曲同工之妙。现下没人开口深究,但不代表在场的诸位不明白。地球此行,他们的确是最好的伙伴。

  黄少天“哼”了一声,“烦不烦啊问这么多,你都和老叶精神标记了,是不是忽悠你感受不到吗?你信他他信我们,还问问问问,烦死啦!”

  首席哨兵的意识云深不可测,叶修没再深入,收回了自己的思维触手。“现在,作为一周后一同去送死的伙伴们,我们可以交换一下信息了。”

  张益玮看了一眼周泽楷,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卷轴。黄少天撇了撇嘴,不知道从哪儿翻出了一本笔记本。叶修则是回头对周泽楷说道:“帮我把这个箱子搬上来。”周泽楷低头看向桌子底下,叶修说的箱子,从方才起,就一直被他拿来垫脚。

  互相这些年搜集关于地球的情报信息被放在台面上,喻文州展开了背后的光幕,“我们出发的时间订在一周后。一周后军部的银河巡回舰队会经过太阳系,我们在巡回舰暂停拍摄期间离开舰队,登录地球。返程的时间,是舰队返程,再次经过太阳系的时间,也就是说,我们只有半个月的时间。”

  “我们蓝雨会出五个人。”喻文州没打算一一介绍,反正在登录地球后,有的是机会熟悉。

  “我这边也五个。”叶修附和到。

  张益玮依靠着桌子,翻着黄少天掏出来的笔记本,“巧了,我们也五个。”

  确定了出发事宜后,最繁忙的喻文州率先离开了会议厅,黄少天拿着张益玮给的卷轴,也跟着跑了出去。

  在大家在说话的时候,原本桌上独自发脾气的小熊猫已经爬到了周泽楷怀里,它对周泽楷很感兴趣,在哨兵怀里打滚撒娇着,“它叫什么?”周泽楷抓着小熊猫的尾巴,心情很好地问。

  “啊,这个啊。它刚刚心情不好的时候叫忧郁小猫猫,现在吧,应该要叫无敌最俊朗了。”叶修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说道。

  周泽楷:……

  此话一出,小熊猫立即崩溃了,抓着哨兵的衣服哼哼唧唧,边叫边用小短手指叶修,跟个告状的小孩儿似的,请周泽楷帮自己打叶修。

  意识云里穿云闹得不行,周泽楷把海东青也放了出来。海东青落在桌子上,湛蓝色的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周泽楷怀里的小熊猫,爪子蠢蠢欲动。

  叶修二话不说,伸手抓过漂亮得不行的海东青,“它没名字,这么多年了,只有你能看得见它,随便你怎么叫它。”


  


  TBC.

 

  这篇文不慢热的,你们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下一更就给你们看突破性进展(不是)



评论(58)
热度(831)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