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09



 

  火光跳跃惹人昏昏欲睡,岩洞外如世界末日,雷电交加大雨倾盆而下,野风灌洞而入,夹杂着浓重的水汽,冷得人牙齿直打颤。向导们尚好,但五感发达的哨兵被这突如其来的低温冻得有点受不住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叶修让包子从背包里翻出了防潮的便携帆布,小盒子拧开,便携帆布就如同涨了水的海绵,几分钟后,就变成了一大块。杜明和徐景熙忙展开便携帆布,用碳钢钉钉在岩壁上,好歹隔绝了肆虐的寒风。只是这防潮帆布没办法重复利用,用一次就少一块,在需要“省吃俭用”的现在,每使用一次消耗性物资,都需要经过深思熟虑。

  为了驱潮,黄少天从背包里掏出了更多的固体燃料,点燃了在这岩洞中搜刮的枯枝,一群人围着一团热烈的火,在这潮冷的岩洞中取暖。徐景熙用他那巴掌大的小锅给在座的向导们都烧了一杯热水。卢瀚文端着喻文州的那杯水呼呼吹气,小脸被蒸得有了些许血色。喻文州正坐在蓝雨所有人中间,快速地翻阅着他手中装订成册的地图残片。

  叶修打了个哈欠,他再度打量了一番这个岩洞,这一眼就能忘到底的岩洞成为了他们在危险世界中的避风港,岩洞内壁爬满了不知名的藤蔓,蓊蓊郁郁,十分茂盛。很难想像,这株植物是在什么条件下,才能在缺少养分的岩石缝中扎根生存下来。

  “冷么?”叶修朝哨兵的怀里靠了靠,思维触手温和的探进对方的意识云里,一遍又一遍地安抚哨兵因为低温而躁动的意识云。

  哨兵的嘴唇因为寒冷而泛起了青白色,他搂进了向导的腰,“冷。”可即使是这样,周泽楷都不敢加固自己的意识壁垒。这个荒蛮的星球上存在着太多危险因素,他必须让这四面八方传来的气味和声音来凌虐自己发达的五感,从而筛选出或许会威胁到他们的存在。

  黄少天也不好受,他和周泽楷一样,撤去了自己的意识壁垒,并且他的精神系属于冷血动物。他抓着自己的精神系,一条有成年男子手腕粗的黑曼巴,“不许睡,我警告你不许睡,不然我就把你做成沙西米!”黑曼巴懒洋洋地吐了吐蛇信,蛇头耷拉在黄少天的手背上,一副快要进入冬眠的模样。被黄少天闹得不行,黑曼巴从主人的手中溜了下来,游到喻文州身上,跐溜一声钻进喻文州衣服里,游走半天,最后从喻文州的袖口探出的脑袋,冲黄少天吐了吐舌头,证明自己真没睡着。

  “睡着了我就揍你!”黄少天再度警告自己的精神系。

  “A级精神系?”方明华饶有兴趣地问出声,没办法,他的老本行是觉醒塔的教导员,不说指导过多少哨兵觉醒,联盟现役的亚裔主力,一半儿以上都是方明华亲自引导的呢。

  “是啊!”黄少天手里拿着一根枯枝戏弄着火舌,“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这么强,精神系居然只是A级的而已,是不是很吃惊啊?你是不是开始对我惊为天人,为我的实力所折服了啊?就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接近你的新晋偶像,这票干完了之后跳槽到我们蓝雨吧!”

  方明华:……

  叶修在旁闷笑,“少天,好好说话。”

  黄少天冲叶修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张嘴噼里啪啦就吐槽道:“哟,这还没最终标记呢,就开始维护上轮回的人了?老叶你有异性没人性啊,你居然为了他就让我好好说话!过分!实在是太过分了!”

  “够了啊,一次PK不能再多,你再怎么渲染气氛也没用。”向导靠在哨兵怀里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打断了黄少天喋喋不休的控诉。

  “谁稀罕跟你PK啊!!!哼!!!”黄少天一遍这样鄙夷地说着,一遍一眼接着一眼的瞥周泽楷。

  “我跟你PK。”周泽楷秒懂黄少天的意思。强者是相互排斥又相互吸引的,一如周泽楷和黄少天,就在他们相遇的第一瞬间,黄少天当着周泽楷的面夺走了几步之遥的精神体箱子那一刻起,周泽楷浓烈的战意就没有再熄灭过了。

  “姑且满意!”黄少天见好就收,“我就勉为其难告诉你们吧。其实我不是纯天然的哨兵。”说到这里,金发哨兵神秘兮兮地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啊,我的精神系是靠科学院复刻下来的。你们也知道啊,帝国每年诞生的新生儿并不是每一个都是健康合格的。我就属于诞生下来,就被判定为‘次品’的那一类。即意识云与精神系强度不匹配。简单来说,就是我的精神系跟不上我的意识云,A级精神系,与我远超A级的意识云脱节了。”

  方明华对这方面最了解,因为每年觉醒塔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不过眼前的黄少天,是更加突出的存在,“明白了。”

  “这要怎么复刻精神系啊?”包子来了精神,立即追问道。

  黄少天耸耸肩,“这要我怎么解释嘛?总而言之有空你们跟我打两场试试就知道了,我的黑曼巴,可不会比任何S级、SS级的精神系要差。”说到这里,这个总是笑嘻嘻的哨兵忽然露出了锐利冰冷的一面,与他的冷血精神系般,是黑暗中蛰伏的耐心刺客,等待着一击必杀。

  说完这些,金发哨兵又恢复成笑嘻嘻的模样,他歪倒在卢瀚文身上,一大一小靠着毛绒绒的西伯利亚狼休息。

  即使黄少天没有说到触及核心的东西,但在场的人,多少都听明白了。方才那是喻文州借了黄少天的口,告诉了他们,他要来地球的真实目的。

  喻文州作为执政党首辅,在科学院也拥有不大不小的实权,若说这些掌握了人类精尖科技的实权派没有用这项特权来谋私,恐怕没人会相信。喻文州无意隐瞒,他大方地将自己的地下势力展示给轮回众人看。他的私军与不在帝国登记造册的哨兵不同,后者是人各有志,而前者,却是“废物改造”。

  追究根本,蓝雨的最终目的恐怕和轮回一样,亦或者说,包括兴欣,包括欧系那帮人,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他们想要得到,十年前科考队留下来的最后讯息中记载的,地球存在的初始哨兵向导的基因。

  十年前科学院就做出了大胆的推测,他们认为地球上很有可能存在哨兵和向导的初始基因。而初始基因,一定能够改善帝国新生儿生存率不足百分之五十的现状。

  在23世纪,诺亚方舟移民计划执行前,地球上的人类已经隐隐出现的分化,其表现为有一部分人类的隐性基因尤为突出,这一部分人具体表现为,直觉敏锐、五感优秀、体能卓越、应激表现优越,亦或者是智商奇高、记忆里卓绝、对情感的感知尤为敏锐等等。当时地球上的人类对这一现象并不重视,他们认为是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注重营养均衡发展的最终结果。但实际上,科学院有足够的证据去相信,当时地球上的人类,已经有了变异的前兆。毕竟,当时诺亚方舟移民计划,登录迪玛星系的第一批人类,就是上述的这些天之骄子。而也是第一批移民的变异概率最高!若用化学反应来解释人类的突变,那人类的最终结果一定是分化出哨兵、向导、以及普通人类,迪玛星系在人类的进化中只扮演了催化剂的角色。而被催化,人类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鲜血,以及不能乐观的人口锐减。

  十年前的科考队因为这一结论莽撞出发,最后遗留给世人的信息只有零碎的信息。尽管有科考队全军覆没这样血一般的教训,可这并没有让其他人死心。距离移民计划已过去数百年,地球的生态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地改变,再加上当年由迪玛星系运回地球的,无数的变异人类的尸首,所有人都有理由相信,地球这颗古老的星球,一定存在着人类渴求的宝藏,它必将改变现在的人类格局。

  “你别老是挠我!”众人沉思时,孙翔一掌推杜明。

  正打瞌睡中的杜明被推醒,“谁老是挠你啊!”

  孙翔靠在一颗爬满藤蔓的大石头上,听杜明这样说,年轻的SS级哨兵没好气地道:“就只有你在我旁边,不是你挠我还能是谁啊!”

  杜明睡得正懵呢,他伸手扒孙翔的背后,“说不定是虫子呢?”

  “虫子?”孙翔想到了雨幕中将生物爆体而亡的褐色小虫子,脸色一遍,整个人跳了起来。所有人被这动静吸引了注意力,“虫子?”张益玮挑眉。

  “我看看!”杜明立即昂首挺胸,在女神面前表现的机会来了!

  杜明捡起孙翔掉地上的却邪,小心翼翼地挑开大石头上的藤蔓。

  “啊!”杜明嗷地叫了一声,握着却邪猛地往后蹦。

  “鬼叫什么?”张益玮没看清,几步上前,拿过杜明手里的却邪,直接把藤蔓都给切了。

  “有有有……”杜明还没说出口,站在一旁的孙翔又是嗷地一声叫。

  张益玮终于把孙翔方才垫着的大石头表面的藤蔓给掀开了,“骷髅。”他平静道。

  只见孙翔方才垫着的哪里是大石头,不过是被无数藤蔓包裹着的十数个人类头骨罢了。

  “怎么回事?”孙翔紧张地握住了方明华的手臂。

  未等谁回答孙翔,叶修忽然开口,声音有些清冷:“我们可能没有时间追究这些头骨是怎么来的了。”

  众人内心一惊,他们下意识地循着叶修的声音回头。只见不知道何时,就在他们被孙翔背后的这堆骨头吸引注意力之时,岩洞的洞口已经被密密麻麻地藤蔓交织成网的围住了。

  “朋友们,我们好像误入了不得了的洞穴。”

  

  


  TBC.

 

  这篇文不长,十二万顶天了吧(立flag)

评论(29)
热度(697)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