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要相信科学09

  


  重新包扎完,领了药之后,韩文清把叶修塞上车,带回了家。

  “回房间睡。”见叶修进门就窝沙发上打瞌睡,韩文清把人赶回了房间。

  叶修打了个哈欠,不情不愿地挪回了房间,哐当一声把房门给甩上了。

  韩文清看着紧闭的房门直皱眉,不知怎么的,韩文清就忽然发现了一个他从未发现过的细节,那就是不论他和叶修关系多好,交情多深,他进叶修房间的次数,简直屈指可数。原本韩文清也没注意到这种小细节,只是在叶修家住了将近半个月,韩文清看多了叶修关着的房门,他才突然间发现,这半个月里,每当韩文清有走进叶修房间的动作前,叶修总能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注意力岔开。

  可能是太长时间没睡,人也变得神经质了起来。韩文清甩了甩头,把那些许的微妙感甩出脑海。

  明明是超过了24小时未眠,但韩文清却半点倦意都无。或许是这几日里发生的事情,超出了韩文清这个初出茅庐的基层小民警的消化能力,让他的脑细胞活跃过度,燃烧了他的困倦。

  韩文清在客厅坐了好一会儿,突然想起自己这段时间都没有关心过自家装修得怎么样,整日里都绕着警局转,倒是把家务事全都砸叶修身上,就连和外出的父母联系的任务,也完全托付给了叶修。这样算下来,韩文清倒是觉得不好意思了。也不顾大半夜的,翻出钥匙跑回自家去“参观一下”去了。

  单从房子的格局上来看,其实改变并不大。总体来说,开阔了许多。也不知道叶修是怎么想的,给他家里搞了不少古典元素的东西。改变最大的,是韩文清的房间。朝向都换了一个,没了穿房而过的梁,站在房里再也不会觉得压抑。脚下木地板的触感也很好,温润细腻的触感给人以舒适感,有着旧时代优雅的从容不迫。

  闲来无事,韩文清撸起袖子,打算整理一下家里。家里现在堆满了装修剩下的废料,地上落了薄薄的一层灰。韩文清看不惯家里这么乱,取来一个大号的垃圾袋,打算先把装修废料都给清一清。收拾着,韩文清就看到废料堆底下掩着的那块被踩断的木地板。

  韩文清看那断面有些奇怪,伸手把整块木板都给抽了出来。

  “老韩你在这蹲什么呢?”叶修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韩文清随手把木板塞进垃圾袋里,回头瞥了一眼身后的叶修,“收拾一下。”

  叶修一点儿搭把手的意思都没有,手里捧着热牛奶“滋滋滋”地喝着:“老韩你精神头真好。”

  “你爬起来干什么?”韩文清把废材给收拾好,站起来问。

  叶修穿着家居服打哈欠,眼角都困出了泪,“就出来拿杯牛奶喝,没找见你人影。大半夜的你这神神叨叨地干什么呀?”

  韩文清抖了抖垃圾袋,“我一会儿就睡。”说罢韩文清顿了顿,注视着叶修的眼睛认真地说:“117保卫科有我大学同学,你如果想看急诊科的监控录像,改天我可以带你去看。新杰那边,如果你想要送锦旗的病人家属的消息,我也可以帮你。”

  叶修:……

  发小太敏锐,就要发现我的隐藏职业了,怎么办?!在线等!

  “你……”叶修气弱开口。

  韩文清直接打断:“你想知道,你盯着那面锦旗将近一分钟。”想了想,韩文清又补了一句,“而且你生气了。”

  摸鼻子,“我没生气。”叶修小声反驳。算是默认了韩文清之前的那些话。

  韩文清好暇以整,叶修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咳了两声,慢吞吞地挪到韩文清身边,眼神亮晶晶地打商量:“我想干什么一时半会儿也跟你解释不清楚,不如这样,回头我再跟你详细解释清楚好不?”

 

  “不想解释也可以,”韩文清斜睨了叶修一眼,“但我得跟着你。”

  “……”叶修是十分想耍无赖的,“你那时间吗?”

  韩文清挑眉,拍了拍叶修的后脑勺,“有,我明天开始轮到社区岗,清闲。”


 

  张新杰接到电话时,他正吃着完全冷掉了的晚饭。

  半个小时后,两个身高腿长的年轻男子就推开了急诊科的门。趴在桌上打瞌睡的导医小姑娘被惊醒,小手一抹脸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两位请先到分诊台……”

  走在后边稍矮些的年轻男子冲导医小姑娘“嘘”了一声,然后友好地笑了笑,“我们来找人的。”导医小姑娘愣了好一会儿,然后红着脸趴下了。

  韩文清带着叶修直接来到了张新杰在的办公室,这会儿张新杰的老师已经去休息了,剩他一个小年轻,边学习边守着,急外小事多,指不定一会儿又来一个半夜回家摔沟里来医院缝针的醉汉,他自己能处理就不用叫老师。

  “队长,”张新杰冲韩文清和叶修招呼,“坐这边吧。”

  “你这个点还在吃饭啊,那巧了。”叶修先一步钻进了办公室,“来,这儿给你带了蘑菇汤呢。”

  韩文清一言不发地坐下,张新杰接过保温壶,拧开一闻,立马就知道是韩文清他老妈煮的,这味道熟悉,以前跆拳道社每次有比赛,韩文清的妈妈都会煮一大锅的汤亲自送去学校投喂整个社。

  张新杰没客气,直接把下午时就订的外卖里的饭,全给倒进了汤里,“是来换药的吗?”张新杰喝了一口汤,才问道。

  叶修咧嘴笑笑:“不急,你先吃饱。”

  闻言张新杰点了点头,低头专注地吃了起来。读书时期张新杰最注重的就是生活健康习惯,但工作之后,张新杰才发现所谓的饮食作息健康,对于医生来说就是扯淡,内科还好,外科方向的科室,能三餐准时,简直是幸运得不得了的一天。被迫“不健康”了的张新杰,只好坚守着食不言的阵地,以示自己对良好习惯的坚持。

  韩文清知道张新杰吃饭的时候不爱说话,正好他和叶修也都有事,他俩正围着韩文清的手机,看送韩文清保卫科的同学,拍过来的视频。医院有院规,不好光明正大地带着人去保卫科调看监控录像。

  叶修盯着像素堪忧的视频,韩文清的同学还帮他们筛出了想要的画面,一个月前凌晨送进急诊的急诊科的儿童癫痫病人,急救时情况不乐观家属大闹急诊科的混乱现场,最后一直到那个几乎是被死神勾住了衣角的小孩儿康复出院,原本刁难的家属送来锦旗。

  有关这家人的监控录像足足有一百六十多个小时,ICU躺了72小时,加护病房再观察三天后,这小孩儿被家属接回家疗养。能在117医院耍横的病人,大多背景都不简单,这户人也不例外,病情得到控制之后,他们立即将孩子接回家中,由家庭医生负责监管。

  他们略去中间小孩儿住院部分,把头尾给看了,张新杰也刚好吃完饭,他冲韩叶二人道:“好了,过来我帮你换药吧。”

  张新杰戴上口罩,剪开叶修先前的纱布,伤口愈合的情况不错,叶修疼得掌心冒汗,龇牙咧嘴地说:“还有故事吗?给我再讲一个。”

  小医生的处理很稳,他声线和这个冷得过分的急诊大厅很符合,“噢,我们急诊科,这段时间故事的确很多。”


  

  TBC.

  更新不定的,心情好就写完一个大章,心情不好就十天半个月不更(

  新杰环节内,老叶就会掉马,老韩和新杰要开始相信不科学了(美滋滋)

评论(16)
热度(351)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