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天有雨

哦吼,居然被你看出来我是叶修的夫人了!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36

  在格拉斯加战役结束,低等级哨兵向导及普通人类有了宜居星球之后,迪马这个在人类发展进程上起到重要作用的媒介,正式从人类生活中退役。考虑到迪马星群上的物种多样性,帝国将迪马星系改造成了军部的练兵场。

  人类未必没有重返地球的野心。教科书中古地球的美好连稚儿都能朗口复述,更何况是帝国发展的掌舵者。地球不仅是人类这个物种的起源地,更是所有人类梦中最美好的家园。不论是费德勒、朵拉丹娜以及格拉斯加这类常驻性星球,还是塞纳留斯、月亮岛群星这种旅游性星球,都与地球完全没有可比性。从物种多样性、植被、可利用面积等等方面来说,地球都是造物主给生物打造的摇篮,远胜宇宙中现已被发现的任何一个星球。

  叶修并不是第一次踏上迪马,但却是在迪马被改造成军用练兵星球之后,重新认识这个为人类带来巨变的星球。

  科学院提供的简报中表明,迪马星系上微量的放射元素依旧存在,并且含量并没有消散太多。这对多为N级或R级哨兵军队来说,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但对高等级的哨兵和向导来说,微量元素的辐射让他们都产生了或多或少的不适。

  兴欣一行人从航岛下来,全都皱了皱眉。叶修看着面前被改造得荒蛮的迪马,心下有些不详的预感。迪马的空气让哨兵和向导的意识云更加敏感,相比平时放大了一倍有余。向导还能忍耐,哨兵直接就有了躁动反应。方锐的精神系直接就藏不住了,一匹枣红色的骏马原地踏着蹄,暴躁地撅鼻粗喘气。苏沐橙抽出一支针剂塞给方锐,对方接过,直接将针头送进自己的颈侧,待冰凉的透明液体全部进入体内之后,方锐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我去,差点撂倒我。”方锐心有戚戚地说了一句,或许这次跑完任务之后,他该回朵拉丹娜,去老林的中餐馆端一段时间盘子,让老林好好给自己梳理一下意识云。

  叶修看着面前蓊蓊郁郁的人造植被,半晌抬手把小熊猫放在了方锐精神系的背上。小熊猫表情一别平时的懒散,它在叶修松手的那一刻就乖巧地抱上马脖子,叶修摸了摸它的脑袋。难得的温柔让小熊猫眷恋地蹭了蹭叶修温热的掌心。

  这些年来小熊猫的确一直都没有名字。因为从来都只有叶修能够看得见它,而叶修正好又不是什么勤快的人,相比其他向导伺候小祖宗一样侍弄精神系,小熊猫就是被彻底散养长大的。自从也有哨兵能够看得见小熊猫后,它就越来越“叛逆”,最好的举例,就是以前叶修叫它什么它都应,但现在小熊猫只应哨兵给它取的名字。

  “我现在需要你帮我找到傻瓜弟弟。”叶修顺了顺小熊猫柔软的背。事实上叶修一直都觉得小熊猫有点傻,呆呆的,不像其他的向导与精神系,精神系完全就是向导思维的复刻,指哪儿打哪。叶修的小熊猫,更像是叶修养了很多年,但完全长不大的小孩子。向导一直都很想和哨兵讨论这一点,可他们到底不是普通的情侣,连日常谈论都少得可怜。

  小熊猫澄澈的眸子盯着叶修好一会儿,它听懂了叶修的话,伸出了小爪子,拽住枣红马的鬃毛,轻轻扯了扯。枣红马嘶叫了一声,顺着小熊猫的力道,调转了方向,朝密林奔去。

 

  贝纳夫人早晨起床的时间是六点半,哪怕霍姆斯顿的上班上课时间是早上九点,可贝纳夫人还是坚持了将近三十年这个习惯。因为在每天早上,贝纳夫人都要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打理自己的花圃。

  她的花圃在整个费德勒都是出了名的,花种齐全,植株的品相极好,在与丈夫分居后,贝纳夫人除工作外的所有精力,全都放在了这片花圃上。

  六点四十分,贝纳夫人洗漱完,从衣帽间走出来,她常年一身素黑的职业装,看起来像是为了谁服丧。AI管家在衣帽间推开的那一刻,立即给贝纳夫人送上了防水围裙还有手套。从屋里朝窗外看,今天的天气可真差,贝纳夫人想,明明没有接到气象管理局今天会人工降雨的通知。或许是大气层又发生了碰撞,贝纳夫人觉得,一会儿她可以给花圃打开防护玻璃罩了。

  费德勒常住人口总数并不大,人均占地面积也十分可观。贝纳夫人原本可以住更好的房子,可自从和丈夫分居以来,她就一直住在了当年霍姆斯顿奖励给她的房子里。优秀毕业生的头衔,和这套房子,是贝纳夫人从霍姆斯顿得到最微不足道的东西。

  后花园并不是很大,在停放了贝纳夫人本人的飞行器后,连喝茶的地方都有限了。贝纳夫人拿起剪刀,裁下一朵开得正艳的白色芍药。花瓣上有晶莹的水珠,在光线下显得那般婉约动人,贝纳夫人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动作轻柔地抚摸着芍药的花瓣,嘴里喃喃地夸奖着:“好孩子。”

  八点整,一艘淡蓝色的飞行器直接落在了贝纳夫人的院子里。

  贝纳直起腰,看向来人。

  这艘蓝色的飞行器,贝纳夫人是认得的。舱门一打开,喻文州的身影率先出现在了贝纳夫人的视线里。

  执政党首辅半点也无擅闯人家里的尴尬,他自然地对贝纳夫人打招呼:“夫人早上好。”尾随喻文州身后的黄少天对贝纳夫人露出了一个格外灿烂的笑容,像是草丛里色彩斑斓的毒蛇,绚丽的外表下是致命的危险。黄少天的眼底没有一丝一毫温度:“好久不见夫人。”

  贝纳夫人摘下了手套,扶了扶金丝眼镜:“清晨私闯家宅,首辅大人您最好是有一个充分的理由。”

  喻文州笑了笑,他像是在自家中那般闲庭信步,缓慢地朝花圃走来。随着浩海般磅礴的精神力荡漾开,一头淡蓝色斑点的纯白麋鹿就迈开长腿,一脚踏进了贝纳夫人精心搭理的花圃里,高贵的麋鹿扬蹄,将这一片娇嫩的花圃糟蹋得一干二净。

  贝纳夫人看向喻文州:“年轻的向导,你一大早闯入我家,纵容精神系毁了我的花圃,纵然你现在已经是执政党首辅,但我曾经也是你的老师。你就是这般回报你的师长?”

  向来温文尔雅的喻文州大校做出了很不符合自己气质的举动,他用哂笑了表达自己的嘲讽,“送给我毕业‘大礼’的老师吗?”

  贝纳夫人从花圃中走出来,等候在一旁的AI管家立即上前,接过贝纳夫人脱下的围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知道,即使你已经是首辅了,你也会为你今天的作为付出代价。”

  喻文州上前几步,伸手拍了拍AI管家的头部,立即引起了机械音的提示。年轻的执政党首辅回首看向贝纳夫人,“你尽管否认你当年的所作所为,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影响,我不会忘记当年是谁在毕业典礼上给我设下陷阱,让我‘大病不起’,差点成了废人。”

  “老师,你老了。”首辅的语气稀松平常,仿佛在谈论一件不值一提的事,“你没有发现,我已经恢复了吗?”

 

 

 

 

  TBC.

 

  开始收尾啦!我鱼和少天出来打酱油

 

评论(19)
热度(368)
©阴天有雨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