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糯米

国家一级戏精表演艺术家

[周叶][哨向][未来世界paro]特//权 21



 

  格拉斯加星球战役落幕后,作为联盟现下的发言人,江波涛应邀前去哨兵营为这群帝国未来的主战力们上一堂课。

  年轻儒雅的副团长站上讲台的那一刻,容纳了1000名哨兵的大礼堂响起了如潮的掌声。哨兵笑了笑,他视线扫过台下一张张年轻洋溢的面孔:“我刚才被你们吓了一跳,心想明明距离上课时间还有五分钟,但你们全都坐得这么整齐,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时间。”

  话音落,台下响起了哄笑声。尤其是台下的亚裔哨兵们,看向江波涛的眼神可谓是热切。待副官调试好全息投影后,江波涛站到了讲台的中央。全息投影上首先投现出来的,是格拉斯加战役的伤亡人数。

  “根据两百年前帝国出台的星际法案中明示,高等文明不得侵略低等文明。故此,我们将宇宙中的星球划分为了5个等级,”年轻的哨兵挽起衬衣的袖子,露出了线条分明的上臂,“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同学一定都十分清楚这5个等级的划分界限,我就不多赘述,只简单的举个例子说明,我们现在所处的费德勒星球,不论是从工业发展程度还是住民素质上来说,费德勒星球可以被列为SS级高等文明星球。而朵拉丹娜要在常驻民战力上要稍微逊色些,可以归为S级高等文明。格拉斯加星球常驻民为低等级哨兵向导和普通民众,我们将它归类为A级文明。法案中明确指出,评级A级以上的,才能称之为‘文明’,即我们不得侵略的。”

  江波涛打开了一张图片,那是月亮岛群星的星云照,哨兵继续说道:“我相信大部分同学一定都去过月亮岛度假,月亮岛上没有高度进化的生物,并且星球面积小,地壳过薄不宜建造密集住宅群和军事基地。再综合月亮岛的大气层特异,空气中含氧量和微元素与人体需求略有差异。”

  说道这里,江波涛笑了笑:“你们是不是以为,我要把月亮岛作为N级星球来举例?”

  台下有哄笑声,“是”或“不是”的回答此起彼伏。但总体来说,台下回答“是”的声音更大些。

  “在评级N级上,星际法案的界定比较模糊。月亮岛是N级星球,这个观点不错也不对。但事实上,在联盟的评级中,月亮岛星群是不在体系中的。”江波涛解释,“从zhan略意义和攻占难度上来说,月亮岛星群不具备评级条件。”

  “相信到这里,会有同学有疑问,我为什么要用这一番长篇大论来解释文明评级。”江波涛话音顿了顿,“当然是为了我们今天上课的内容,你们是不是想这样回答?”

  台下哄然大笑。

  哨兵打开了下一组图片,这是一组战前的格拉斯加星球的无人机侦测图片,在今天亮相之前,从未在公众面前公开过。

  荒蛮、恶心,在图片一张张地自动播放中,这两个词语出现在在座哨兵的脑海中。

  只见当时的格拉斯加星球远没有现在规划的这般整洁安全,星球上植被分布极度不均匀,大片的沼泽和大片的荒漠是这个星球最大的特点。只有空气组分和干净水源是格拉斯加星球宜居的证明。格拉斯加星球上存在着一种脑域未进化,但攻击力极强的生物。这种生物类似肠腔,生存力极强,被炮弹炸得稀烂对它们造不成任何威胁,不过是为了他们的分裂提供了一个更快的途径。而这种生物的体液是人类未曾发现过的生物强酸,它们似乎明白体液是它们唯一的优势,在第一先锋队登录格拉斯加试探战役中,战队全员操控的机甲都报废了,若不是当时考虑周全,输送机甲的航岛未曾着陆地面,先锋队恐怕会全员覆灭。

  格拉斯加的肠腔生物被科学院命名为斯帕里软体虫,归入了寡毛纲环节动物门,和蚯蚓做了亲戚。斯帕里这个名字曾被公众吐槽过,科学院的大人物们也太懒了,直接就音译了分列繁殖来命名,音译也就算了,还译得去头去尾了。当时在社交网上,公众们热热闹闹地调笑了几天。在座的哨兵们,也大多知道,他们在那个时候,有不在意的,也有符合着调笑的。

  然而直到这一刻,这群未来帝国的中坚力量们,才意识到简简单单的一个名字,背后到底背负了多少伤亡。

 

  江波涛放映着战斗时航拍录像。

  那肠腔生物疯狂地喷甩着能将人溶解的强酸,而让帝国引以为傲的哨兵和向导们穿着防护服,在战场上穿行着,在最初战线推进的时候,每日里都有大量伤者从前线输送到后方,防护服只能坚持几个小时,不断地有来不及撤离战场,防护服被灼烧出一个大洞的哨兵被抬回来。向导的伤亡很小,除却本身向导参战的数量就不多的原因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哨兵的殊死保护。向导在格拉斯加战役中太重要了,只有向导才能准确的找到那个体差异巨大的斯帕里软体虫的精神核,并快速地摧毁精神核,阻止斯帕里软体虫的进一步分裂。可能参入战斗的向导数目真的太少了,战斗型向导的锐减,让帝国遭遇到了这百年来的最大伤亡。大部分哨兵不是死于战场,而是在战线后方,活生生疼死的。

  “你们要不要尝试着去判断一下,格拉斯加星球在联盟中的评级?”视频蓦地中断,年轻的亚裔领导者站在讲台上,他的目光如破海的利刃。一时间礼堂鸦雀无声,这群未来的希望第一次清楚地认识到,战场和训练室的不同。

  未等有人回答,江波涛就继续说道:“格拉斯加在联盟中的评级,是N级。未有工业文明,也未有精神文明的格拉斯加,只是凭借着原住生物的强悍攻击力,堪堪搭上评级的末班车。倘若再进一步呢?斯帕里软体虫的脑域进化,它们拥有人类智慧呢?”场下鸦雀无声,没有人敢去假想这可怕的虫子拥有了智商之后,征服格拉斯加星球到底会有多大难度。帝国的伤亡是会翻倍,还是直接乘方?

  沉默良久之后,场下有人举手,一旁的助教看见了,忙将话筒送上去。江波涛认得这个年轻人,他是欧文家族的少爷,若是拿威茨曼的妻弟为准绳,这位欧文少爷勉强算好的,精神力评级S级,成绩也不错,就是家族门第观念太强。

  凯里·欧文扬起头颅,脸上的表情很是冷傲:“少将大人,请恕我直言,您这堂课有灌输政zhi观点的嫌疑。谁都知道月前霍姆斯顿毕业典礼上,军部叶上将就战斗型向导的培育上,对霍姆斯顿表达了他的不满。您认可叶将军的观点与否我不感兴趣,但我们都有政zhi观点自由,我不认同格拉斯加战役伤亡重大的原因是战斗型向导输送不足这个观点。”

  这位大少爷侃侃而谈:“首先我想大家都明确近年来向导低迷的诞生率和觉醒成功率,向导已经趋近于‘稀有资源’,更何论战斗型向导?稀有资源都不应当浪费的今日,那更加宝贵的向导为什么要送去前方战场上‘浪费’。”偷换了概念之后,这位家族观念严重的少爷穷图匕现,“我认为格拉斯加战役伤亡重大的根本原因是作战计划制定得太过莽撞,没有给足科学院研究斯帕里软体虫的时间!”

  “政zhi观点应当合理的碰撞,少将大人,您这般模糊焦点地阐述格拉斯加战役,很容易对我们造成误导。”欧文大少爷终于说完了。他给江波涛扣了个高帽子,倒是十分轻松。江波涛摘得掉,他就是年少莽撞;江波涛摘不掉,他就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张益玮抓起水杯,拔开盖子,冲脸直接给自己浇了上去。雨林这几天越发的闷热,他们日夜不停的追寻着叶修的踪迹。终于在第三天的清晨,他们在雨林的腹地,找到了那个把叶修抗走了的怪人。

  张益玮倒完了自己杯子里的水,感觉自己紧绷着的脸皮好歹是松缓些了。他冲身后比了几个手势,方明华立即。距离银河巡回舰队离开太阳系只有两天了,不论这次到底能不能找到欧系派军歼灭科考队的证据,他们都得先把叶修给救出来。以后的事,只能以后再做打算。

  身后一阵轻微地响动,张益玮不用回头都知道,他们已经包围了前方的那个怪人。

  心知眼前的怪人就是“死亡”了十年的叶上将,张益玮的眼眶有点酸胀,他握紧了手中的枪,无言地沉重压在他的心头。

  他们现下无法确定叶上将的正常思维能力还存在多少,只能先把叶修给抢回来再作打算。

  那头叶上将将一直抱着的叶修放在一旁的岩石上,他先是捧了几次水浇在叶修脸上,才警惕地蹲下来,慢慢地喝着水。

  在另一头,包子做了一个简单的弹弓,他用皮筋裹着一个制作粗糙的小炸弹,眯起了一只眼睛,瞄准了叶将军面前的那片水面:“1、2、3——!发射!”

  小炸弹激射而出,以叶将军首席哨兵的敏锐,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突袭的到来,他下意识就转身,要抱起被放在一旁岩石上的叶修。

  然而此时,忽然有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从他身侧后方冲了过来。周泽楷在包子射出那枚小炸弹之后,就奔袭而出,眨眼的功夫他就到了溪边。见叶将军没有丝毫躲避,仍是朝叶修的方向伸出手,周泽楷猛地跃出,直接将叶将军从叶修身边撞开,两人直接扑到了溪里。小炸弹“砰”的一声爆炸,瞬间霸占了哨兵的全部感官,水花四溅挡住了全部视线。

  叶将军在水下快速挣开了周泽楷的挟制,他跃出水面,直接往岩石的方向冲去,可此时此刻,岩石上已经没有了叶修的身影。

  因为爆炸的缘故,四周围充斥着难闻的硫磺味和浓重的水汽,以及方才近在耳边的炸裂声让哨兵暂时失去了灵敏的判断。这个十年前就站在联盟顶端的哨兵发现叶修不见了之后,发出了愤怒的嘶吼声,周泽楷还未来得及撤离,大脑就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仿佛意识云被撕裂。

  脑海的剧痛还未缓过来,周泽楷就猛地睁大的眼睛,只见不远处好似凭空出现了一个时空裂隙,空气的扭曲肉眼可见,片刻过后,一个罕见的老虎出现在周泽楷面前。老虎身上的斑纹是周泽楷从未见过的蓝黑相间,它的个头很大,张开的血盆大口黝黑。虎背上有短窄的双翼,尾巴足有一米多长,上面覆盖了坚硬的鳞甲。

  “我去这是什么?”前来接应周泽楷的黄少天好不容易缓过那一阵意识云撕裂的疼痛,睁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那只变异了的大老虎。

  张益玮甩了甩混沌的脑袋:“是叶将军的精神系。”


  

 

  TBC.

 

  十点多就码好字,编辑好扔lof上,就差点下发布_(:зゝ∠)_(但我居然趴桌上睡到了现在,感觉自己要过劳死(

评论(17)
热度(611)
©一颗糯米
Powered by LOFTER